阅读文章

陈明然:关于非一一对应简繁字研究的系列问题

四、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字组数探究

[日期:2009-08-24]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陈明然 [字体: ]

四、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字组数探究

    这一节对非一一简繁字字组数的探究,严格以《总表》为依据,不承认表外类推简化字,并且不考虑字形上的微小差别,即平常所说的“新旧字形”,如字头上的“丷”和“八”。

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又可分为“一对多简繁字”和“一对多繁简字”两个子集。

(一)一对多简繁字

笔者试着在手头已有的冯寿忠教授、周胜鸿先生、张书岩研究员、冯霞女士、连登岗教授、李牧先生及《语文建设通讯》编辑部提出的七份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字表的基础上,进行了归纳分析,最后得到非一一对应简繁字196组。归纳分析的过程如下:

第一步,把冯寿忠教授的117组、周胜鸿先生的183组、张书岩研究员的186[[1]]、冯霞女士的121组、连登岗教授的148组、李牧先生的247组、《语讯》的274组这七个集合进行合并,得到一个396组的并集[[2]]

第二步,把这个并集中,属于《一异表》的163[[3]],以及《总表》和《一异表》中都没有的18组筛选掉,余下属于《总表》215组。

第三步,首先肯定七个集合中没有分歧的70组,即七个集合的交集中的所有元素。

第四步,考察分析余下的,各研究者之间尚存在分歧的145组。这些字组是:

肮骯、坝垻壩、币幣、蚕蠶、忏懺、厂廠、柽檉、虫蟲、仇讎、从從、苁蓯、达達、担擔、胆膽、党黨、灯燈、邓鄧、籴糴、敌敵、淀澱、吨噸、垩堊、恶惡噁、儿兒、尔爾、坟墳、奋奮、赶趕、个個、巩鞏、构構搆、沟溝、购购、谷穀、广廣、柜櫃、怀懷、还還、伙夥、饥飢饑、机機、积積、极極、借籍、虮蟣、价價、茧繭、荐薦、鉴鑒鑑、胶膠、洁潔、仅僅、惊驚、据據、忾愾、垦墾、夸誇、块塊、亏虧、腊臘、蜡蠟、累纍、离離、漓灕、篱籬、隶隸、怜憐、了瞭暸、猎獵、灵靈、岭嶺、芦蘆、录錄、箓籙、虑慮、罗羅儸、么麼、霉黴、弥彌瀰、蔑衊、悯愍、宁寧、柠檸、泞濘、盘盤槃、凭憑、苹蘋、扑撲、启啟、气氣、迁遷、钳鉗拑、确確、扰擾、洒灑、杀殺、晒曬、声聲、胜勝、圣聖、识識、适適、昙曇、叹嘆、体體、铁鐵、听聽、涂塗、团團糰、袜襪、万萬、网網、芜蕪、吓嚇、宪憲、镶鑲瓖、须須鬚、旋鏇、痒癢、样樣、药葯藥、叶葉、医醫、佣傭、优優、忧憂、犹猶、邮郵、余馀餘、与與、园園、钥鑰、沄澐、芸蕓、运運、杂雜、脏髒臓、折摺、征徴、证證証、种種、烛燭、庄莊、咨諮谘、钻鑽。

1145组中,“从從、坟墳、构構搆、鉴鑒鑑、晒曬”5组属非等同异体字;详析如下:

从從——《汉语大字典》一卷105页“从条”:“同‘從’”。段玉裁注:“从者,今之從字,從行而从废矣”。徐灝笺:“从、從古今字。”《玉篇·从部》:“从,今作從”。连教授注“从是從的古体,音义皆同。”[[4]]台湾常用字有“從”;“从”收在异体字表中。故宜归入非等同异体字本文引证内容均引自《汉语大字典》,以下凡引证处不再重复说明

坟墳——一卷426 “坟”条单注“‘墳’的简化字”。台湾常用字有“墳”;“坟”收在异体字表中。这组字也宜归入非等同异体字。

构構搆——胡双宝先生把这一组列为包孕异体字[[5]];冯寿忠教授也把它归入非等同异体字[[6]]。《总表·第一表》只规定“構”简化为“构”,第二表和第三表都没有简化“搆”。二卷1174页:“构”同“構”,并引《正字通·木部》:“构,俗構字”。《一异表》把“搆”作为“構”的异体字淘汰。台湾常用字有“構”;次常用字有“构、搆”。“构搆”属于非等同异体字。

鉴鑒鑑——“鑑”不是“鉴”的繁体字,而是《一异表》淘汰的异体字。《总表·第三表》中只有[]”,没有“鑑”。台湾常用字有“鑒”。“”应该归入非等同异体字。

晒曬——“晒”、“曬”二字的字音字义完全相同。二卷1506页引《正字通·日部》:“晒,與曬同”。台湾常用字有“晒”;“曬”收在异体字表中。这一组字宜归入非等同异体字。

2.“沄澐”不是简繁字组。

沄澐——“沄”不是《总表》里的简化字,早在《说文》和《广韻》里就有“沄”;“澐”也不是繁体字。“沄、澐”都是沿用字,它们之间不存在简繁对应关系。这是表外类推引起的一个误会。

3.“坝垻壩、仇讎、儿兒、购購、饥飢饑、罗羅儸、悯愍、宁寧、盘盤槃、钳鉗拑、识識、适適、镶鑲瓖、药葯藥、钥鑰、证證証、咨諮谘、钻鑽”等18组不是一对多简繁字字组,而是一对一的简繁字组

坝垻*[[7]]壩——《总表·第一表》规定“”简化作“坝”,并没有规定“垻”简化作“坝”,三表也没有由“貝—贝”类推出“垻—坝”。“垻—坝”恐怕还是表外类推产生的误会。

仇讎——《总表·第三表》规定“讎”类推简化为“雠”,但是《总表》并没有规定“讎”简化作“仇”《总表·第三表》给“雠”加注说“用于校雠、雠定、仇雠等。表示仇恨、仇敌义时用仇”。这个注解,并不意味着“仇”是“讎”的简化字,而只是说明“仇、雠”二字在用法上的分工。因此讎(仇/雠)”不是一对多简繁字的字组。19861010日重新发布《总表》时已经恢复了“雠”的规范字地位[[8]]

儿兒——《总表·第一表》规定“兒”简化作“儿”,但是并没有说要在某个读音(比如 ní)上及其相应的义项上保留使用“兒”这个字形。大陆《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中有“儿”没有“兒”;台湾《國字標準字體宋體母稿》中有“兒”没有“儿”。许多学者提出读ní(姓)的“”不能简化[[9]]从学术的角度来说,笔者赞同这一观点;但是目前从《总表》的现实面貌上讲,“儿/兒”还是一一对应的简繁关系[[10]]。至于《总表》在非一一对应简繁字问题以外的其他方面的完善问题,不在本文范围之内,这里不作深入讨论。

购購*——六卷3628页:“购”条只注“‘購’的简化字”。张书岩研究员在其同形字的“意义和出处”一栏列出的“治(《篇海类编》)、廪《直音篇》)”,是“ ”的义项。同在六卷3628页“ ”条注的就是这两个义项的出处。这是一个表外类推产生的小小的疏忽。实际上《总表·一表》只把“購”简化为“购”,三表也没有由“貝—贝”类推出“ —购”。

饥飢饑# [[11]]——《总表·第三表·几部》由 “幾—几”、“飠—饣”类推把“饑”简化作“饥”,《总表·第三表·饣部》又由“飠—饣”、“幾—几”类推也是把“饑”简化作“饥”;但是没有把“飢”简化作“饥”。《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字典》也都只注“饑”是“饥”的繁体字,而没有注“飢”是“饥”的繁体字。“飢”简化作“饥”恐怕还是表外类推引起的误会。

罗羅儸——“儸”不是“罗”的繁体字。《总表·第二表》规定“羅”简化作“罗”;三表据此类推把“蘿、囉、邏、玀、欏、鑼、籮”简化为“萝、啰、逻、猡、锣、箩”(1986年“囉”简化为“啰”恢复使用);但是没有简化“儸”。

愍——《总表·第三表》规定“悯”作“憫”的简化字,从第二表的“門—门”类推而来;但“悯”不是的简化字。

盘盤《总表·第一表》只规定“盤”简化作“盘”,没有规定“槃”简化作“盘”。

宁寧*——《总表·第二表》规定:“宁”读níngnìng时为“寧”简化字,“原读zhù的宁作 ”。即有“宁寧”、“ 宁”两个一对一字组[[12]]

钳鉗拑——《总表·第三表》由“釒—钅”类推把“鉗”简化作“钳”,但没有提到“拑”,且“钳”的笔画数比多,故“钳”不是“拑”的简化字。

识識*——六卷3954页“识”条只注“‘識’的简化字”。这个字组里的同形字“识”恐怕是“ ”之误;六卷3953页:“ ”有二读,①xī,喜笑不止貌。②zhī,谓。可见“ ”不是被《总表》简化的繁体字,“识”也不是“ ”的简化字。这又是表外类推引起的误会。

适適*——《总表》规定“适”读kuò时用本字“ ”,所以这里应该是两个一对一的关系:“适(shì)—適”和“ —适(kuò)”。

镶鑲瓖—《总表·第三表》把“鑲”类推简化作“镶”,但没有把“瓖”简化作“镶”。

药葯藥#——《总表·第一表》规定“藥”简化作“药”,然而第三表并没有由“糹—纟”类推出“葯—药”。五卷3212页:“药”条只注“‘藥’的简化字”。连登岗教授曰“药,本指白芷的叶子,也指花药”[[13]]。这里的“药”恐为“葯”之误。

钥鑰*——六卷4178页“钥”条下只注“‘鑰’的简化字”,另在“钥”条之上还有一个“鈅”字,音yuè,义为兵器。这个字组里的同形字“钥”恐是“鈅”之误。《总表》并没有简化“鈅”。这又是表外类推简化引起的误会。

证證*——“証”没有简化作“证”。《总表·第一表》只规定“證”简化作“证”,第三表也没有类推简化。胡双宝先生也指出“證”和“証”是两个字[[14]]。《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字典》也都只说的繁体字是“證”,没有说还有“”。

谘諮咨——《总表·第三表》由“訁—讠”类推把“諮”简化作“谘”,而不是简化作“咨”。“咨”和“諮”不存在简繁关系。

钻鑽*——“钻”没有同形字。“钻鑽”是一对一的简繁字关系。六卷4185页“钻”条只注“‘鑽’的简化字”。把“钻”列为同形字恐怕又是表外类推造成的疏忽,是把“钻”当成了“鉆”的类推简化字。六卷4184页:“鉆”,chān,镊子,在车毂上加油;②qián,古刑具;③tiē,著物。

4.属于一对多简繁字的字组(共116组):

恶惡噁、弥彌瀰、团團糰、须須鬚、余馀餘、脏髒臓六组,很明显属于一对多简繁字。

肮骯*——三卷2052页:“肮”有音①háng,大脉;②gāng,颈项、咽喉。七卷4408页:“骯”①kǎng,盘曲、体胖;②āng,龌龊。两字原来的音、义都不相同。台湾常用字有“骯”;次常用字有“肮”。

币幣*——一卷728页:“币”本读yìn,合作印字。753页:“幣”音bì,财物、货币。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幣”;全表无“币”。

蚕蠶*——四卷2837页:“蚕”除了通“蠶,另有音tiǎn,蚯蚓。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蠶”;次常用字有“蚕”。

忏懺*——四卷2272页:“忏”①qiǎn音,怒;②qiān,好,“忏,善也”。“忏”和“懺”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懺”;全表无“忏”。

厂廠#(庵)——“厂”原音①hǎn,山崖;②ān,同“庵”,用于人名。“厂廠”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中有“庵”;次常用字有“厂”。

柽檉*——二卷1191页:“柽”本读jué,义阙。1299页:“檉”音chēng,河柳(檉柳)、古地名。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全表无“柽、檉”二字。

虫蟲*——四卷2833页:“虫”本读huǐ,毒蛇。在台湾“虫、蟲”都是常用字。

苁蓯*——五卷3182页:“苁”,同“從”。3281页:“蓯”,zǒng,葑蓯(芜菁);②cōng,蓯蓉(药草);③sǒng,衝蓯(相入貎)。二字本不相通。台湾次常用字有“蓯”;全表无“”。

达達——六卷3816页:“达”读dá音时通“達”;然在读tì音时有“滑、迭”等义。6855页:“達”无tì音及相关字义。台湾常用字有“達”,全表无“达”。

担擔*——三卷1851页:“担”另读dǎn,拂拭(现作“掸”)、击打;jiē,举;只在读dān(肩挑)、dàn(担子)时通“”(1971页)。台湾常用字有“擔”;“担”收在异体字表中。

胆膽*——三卷2059页:“胆”①fán,胆口脂泽;②tǎn,袒露;③dá,臈胆;只在读dǎn时通“膽”。2117页:“膽”义为胆囊、胆量,也作姓用。台湾常用字有“膽”;“胆”收在异体字表中。

党黨#——一卷273页:“党”音dǎng,通“黨”,但在作姓氏、古族名用时不通“黨”。台湾常用字有“黨”;次常用字有“党”。

灯燈*——三卷2188页:“灯”①dīng,火烈;②俗燈字。台湾常用字有“燈”;“灯”收在异体字表中。

邓鄧*——六卷3754页:“邓”本读shān,地名。3799页:“鄧”除了作姓用,还有古国名、古地名、逗弄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鄧;全表无“邓”。

籴糴*——五卷3141页;“籴”除了通“糴”,另有音zá,同“雜”。“糴”,义为买粮食。台湾次常用字有“糴”;“籴”收在异体字表中。

敌敵*——五卷2943页:“敌”本读huá,字义为“尽”。二卷1475页:“敵”音dí,有敌人、对抗、相当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敵;全表无“敌”。

淀澱#——三卷1661页:“淀”有浅水湖泊、蓝色染料、沉淀(澱)三义,其本(主)义是浅水湖泊。1764页:“澱”也有以上三义,但其本(主)义是淤泥、淤积。台湾常用字有“澱”;次常用字有“淀”。

吨噸*——一卷588页:“吨”原读①tú ,说话不清;②tǚn,气相冲。689页:“噸”只作量词用(重量单位)。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噸”;全表无“吨”。

垩堊*——一卷437页:“垩”本读shèng,同“聖”(圣旨)。449页:“”,①è,用白色涂料粉刷墙壁、白色的土、向水田里施肥;②yà,两山之间狭窄的地方。二字音、义原来都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全表无“”。

奋奮*——一卷535页:“奋”除了通“奮”,本有音kǎng,盐泽义。550页:“奮”,音fèn,鸟类振羽展翅、振作,又作姓,没有盐泽义。台湾常用字有“奮”;全表无“奋”。

赶趕*——五卷3475页:“赶”有音①qián,兽畜翘着尾巴奔跑;②gǎn,追逐。3488页:“趕”只有gǎn音,无qián 音及“举尾跑”义。台湾常用字有“趕”;次常用字有“赶”。

个個*——一卷103页:“个”读gè 时通“箇(個)”,还有正堂两旁的侧室义;另读音gàn,箭靶左右伸出的部分。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個”;“个”收在异体字中。

巩鞏*——一卷412页:“巩”音gǒng,本义是抱。七卷4333页:“鞏”无抱义。二字原不相通。台湾标准常用字有“鞏”;全表无“巩”。

沟溝*——三卷1571页:《康熙字典》就有“沟”,本义为水声。1692页:“溝”义为水道、壕沟。二字原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溝”;全表无“沟”。

谷穀#——六卷3902页;“谷”有山谷、姓等义,也通“穀”;但“穀”没有山谷义(三卷2164页)。在台湾“谷”、“榖”都是常用字。

广廣#——二卷872页:“广”本音①yǎn,义为依山而建之屋、屋脊;②ān,同“庵”。二卷897页:“廣”义为大、开阔,也作地名、姓用。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廣”;全表无“广”。

柜櫃*——二卷1167页:“柜”本音jǚ,榉栁、行马。1307页:“櫃”音guì,义为收藏衣物的柜子。二字本不相通。台常用字有“櫃”;次常用字有“柜”。

怀懷*——四卷2276页:“怀”原音fù,怒义。2369页:“懷”义为怀抱、思念,也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懷”;全表无“怀”。

还還*——六卷3818页:“还”原有二音,①fú,俗;②huán,同“還”。3888页:“還” ①huán,义为返回,归还等,也作姓用;②xián,旋转、迅速、敏捷义。二字除返还义,在其它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還”;“还”收在异体字中。此组兼有非等同异体字属性。

伙夥——一卷126页:“伙”有同伴、伙食、集体等义。二卷865页:“夥”在表示多时与“伙”不相通。《总表》注:“作多解的夥不简化。”在台湾“伙夥”都是常用字。

机機*——二卷1155页:“机”,jī,木名(桤木),也通“几(小桌)”,又作姓; ② wèi,砧板。1298页:“機”音jī,机械类装置、时机、保密事项,也通“幾、異、几”。二字除了通“几”一项外,其他义项本都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機”;次常用字有“机”。

积積*——四卷2599页:“积”原读zhǐ,义阙。2626页:“積”只有jī一读,有聚积、诸数相乘的结果、量词等义。台湾常用字有“積”;全表无“积”。

极極*——二卷1161页:“极”义为驴背上的负板。1240:“極”义为房屋的正梁、顶点、尽头。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極”;全表无“极”。

借藉——一卷171页:“借”音jiè,本义为借贷,还有凭借、依靠义。五卷3309页:藉有二读,①jiè,古代祭祀时陈列礼品的垫物,引申为铺垫,也有凭借义;②jǐ,杂乱、古代田制、进贡、用绳缚,又作姓。二字除了凭借义,其它义上本不相通。《总表·第一表》注:“藉口、凭藉的藉简作借;慰藉、狼藉等的藉仍用藉”。在台湾“借、藉”都是常用字。

虮蟣*——四卷2833页:“虮”有二读。读jǐ时通“蟣”,蟣蝨(虱子的卵);读jī时为虫名(密虮)。2894页:“蟣”也有二读。jǐ,虱子卵;qí,蚂蟥。二字只在虱子卵上相通,其他义上不相通。台湾“虮蟣”二字都收在次常用字中。

价價#——一卷124页:“价”原音jiè,有善良、供役使的人、介绍等义。224页:“價”义为价格、声望、化学用语等义。二字本不通用。台湾常用字有“價”;次常用有“价”。

茧繭*——五卷3203页:“茧”原读chóng,草名、草衰。3320页:“繭”音jiǎn,蚕变蛹前吐丝做成的壳。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繭”;全表无“茧”。

荐薦#——五卷3201页:“”有草席、牧草等义,亦通“”。3305页:“”除有兽畜吃的草、草垫、推荐义外,在进献、陈说、无牲的祭礼、祭品等义上不和“”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收在异体字中。

胶膠*——三卷2070页:“胶”①xiáo,嗀、声、胫骨义;②jiāo,同“交”,日月交道。三卷2109页:“膠”,读jiāo,粘合器物的物质、牢固、欺诈,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膠”;全表无“胶”。

洁潔*——三卷1602页:“洁”原读jí,古水名。1743页:“潔”读jié,干净、德行操守清白;也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潔”;全表无“洁”。

仅僅*——一卷110页:“仅”原有二音。①fù,同“付”,授付於人;②nú,同“奴”。208页:“僅”也有二音。①jǐn,只是,只有;②jìn,几乎、将近。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僅”;“仅”收在异体字表中。

惊驚*——四卷2318页:“惊”líang,同“悢”,悲伤义。七卷4576页:“驚”义为“马骇也”,又有惊恐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驚”;次常用字有“悢”;全表无“惊”。

据據#——三卷1909页:“据”音①jǖ,拮据;②jǜ,通“據”、倨(傲)等义。1967页:“據”有依仗、依据、凭证、姓等义。二字在凭据义上相通,其他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據”,次常用字有“据”。

忾愾*——四卷2276页:“忾”有两读,读kài时同“愾”;但在读qì时义为喜悦,不通“愾”。台湾常用字有“”;全表无“”。

垦墾*——一卷442页:“垦”本读yín,同“垠”。492页:“墾”音kěn,翻耕,开垦。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墾”;“垦”收在异体字表中。

夸誇#——一卷526页:“夸”有奢侈、自大、虚夸、夸张、赞赏、量词、花名(荂)、姓等义。六卷3962页:“誇”有夸大、夸奖、粗大、美丽等义,但在逞、歌唱(音qǜ)等义上不通“夸”。在台湾“夸、誇”都是常用字。

块塊*——一卷428页:“块”,音yǘe(义闕)。464页:“塊”只有kuài音,有土块、孤独等义。台湾常用字有“塊”;异体字表里有“块”。

亏虧*——一卷5页,“亏”,音yǘ ,“象气之舒亏”,长出气,后隶变作“于”。四卷2830页:“虧”有气损、缺损、毁坏、亏空、心虚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虧”;异体字有“亏”。

腊臘#——三卷2084页:“腊”音xī,有干肉、皮肤干燥义,又同“臘”(农历十二月)。2123页:“臘”在农历十二月、冬季醃制的肉类两义上通“腊”;另在祭臘、佛教用语、缉治、人出生后七天等义上不通“腊”。台湾常用字有“臘”;次常用字有“腊”。

蜡蠟#——四卷2859页:“蜡”,qǜ,蝇幼虫;zhà,大祭、水母等义。2903页:“蠟”本义为蜜蠟,另有蜡烛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蠟”;次常用字有“蜡”。

累纍#——五卷3381页:“累”lěi,有堆集、连续、重叠、增加、拖累、合计、姓等义;lèi,疲劳义。3466页:“纍”léi时义为相连缀、绳索、缠绕义,又作姓,不通“累”;②读lěi时同“累”,拖累。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累”,次常用有“纍”。

离離*——一卷287页:“离”,音chī,兽形山神,后作“魑”;只在读lí时通“離”。六卷4106页:“離”有鸟名、失去、分开、离别、离间、割、违背、逃避、罗列等义。二字 在多数义项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離”;次常用字有“离”。

漓灕*——三卷1705页,漓,除了通“灕”、通“離”,还有浅薄、薄酒等义。1793页:“灕”有水渗流貎、车饰物下垂貎、水名(甘肃大夏河)等义,不通“漓”。台湾常用字有“漓”;次常用字有“灕”。

篱籬*——五卷3004页:“篱”音lí,笊篱,也通“籬”。3034页:“籬”也读lí,篱笆。二字在“笊篱”义上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籬”;全表无“篱”。

隶隸*——七卷4323页:“隶”,dái,捕获;yì,树木再生的嫩条;③dì,狐子。4323页:“隸”音lì,有奴隶、附属、隶书、察看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隸”;全表无“隶”。

怜憐*——四卷2287页:“怜”有jíngliánlǐng三音,只在读lián时通“憐”;读jíng时义为机灵;读lǐng时义为明白;后两读都不通“憐”。台湾常用字有“憐”;全表无“怜”。

了瞭#暸——《总表·一表》有“了、瞭”,无“暸”。一卷48页:“了”①liǎo,了结、决断、明白;②le,作助词、语气词用。四卷2512页:“瞭”①liǎo,眼珠明亮;②liào,远看。二字原不通用。《总表》注“瞭”“读liào(瞭望)时作瞭,不简作了。”“了、瞭”在台湾都是常用字。

猎獵*——二卷1351页:“猎”,①xī,义为一种象熊的兽;②què,良犬。1376页:“獵”,音liè,主义为捕捉禽兽(打猎),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獵”;“猎”收在异体字表中。

灵靈*——三卷2190页:“灵”,音líng,微温,也通“靈”。六卷4082页:“靈”,也读líng,有古时降神的巫、神灵、灵验、灵魂、聪明等义,又作姓;另可通“軨、令、零”;但没有微温义。台湾常用字有“靈”;异体字有“灵(横出头)”。

岭嶺*——一卷768页:本读líng,山深义。768页:“嶺”读lǐng,山道,山峰,山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嶺”;次常用字有“岭”。

芦蘆*——五卷3184页:“芦”本读hù,同“芐”,地黄(草名)。3325页:“蘆”音lú,萝卜,荠根,芦苇。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蘆”;“芦”收在异体字表中。

录錄——二卷960页:录“同‘彔’”,刻木。六卷4225页:“錄”有金色、记载、簿籍、誊写、采纳、收藏、次第、逮捕、总领、姓等义。台湾常用字有“錄”;异体字有“录”。

箓籙*——五卷2988页:“箓”音lù,同“簏”(竹箱子)。3030页:“籙”也读lù,除了在竹箱义上和“箓”相通外,另在古代帝王自称受命于天的神秘文书、簿籍、道教的秘文等义上不通“箓”。台湾次常用字有“籙”;异体字表中有“箓”(旧字形)。

虑慮*——四卷2290页:“虑”原读bì,愁貎。2342页:“慮”,①lǜ,谋划、思考、担心、怀疑,又作姓;②lǘ,藤名(諸慮)。除了“忧虑”义,二字在其他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慮”;全表无“虑”。

么麽*麼——冯寿忠教授、周胜鸿先生和连登岗教授列出的是“么麽”[[15]];冯霞女士是作为一对多繁简字列出“麼(么麽)”[[16]]、《语文建设通讯》列出的是“么(幺)麼”[[17]]。本文认为:么麽麼”字组应该是“么麽”字组,因为总表·第一表》规定“么”做“麽”的简化字,并没有规定“么”做“麼”的简化字《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在字头“么”后面列出的繁体字也只有“麽”;《汉语大字典》也只说“么”是“麽”的简化字(第一卷33页)。《总表》注:“‘么’读me轻声。读yāo(夭)的么应作幺(么本字)。……麽读mó时不简化,如幺麽小丑。”《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中有“么、幺”和“麽”,没有“麼”。台湾常用字中有“么、麼”“麽”被收在异体字表中。

蔑衊#——五卷3279页:“蔑”有消灭、微小、末尾、抛弃、轻侮等义。3054页:“衊”有污血、涂染、诬毁、鼻出血等义。二字在轻侮、诬毁(诬蔑)义上相通,其它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蔑”,次常用字有“衊”。

柠檸*——二卷1189页:“柠”本有二读。chǔ,木名(楮);②zhù,木名(梧桐)。1311页:“”读níng,木名(檬)。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全表无“”。

泞濘*——三卷1594页:“泞”本读zhù,清澈、明净、水停貎。1773页:“濘”有三读,①níng,小水;②nìng,泥濘、滑,也有清澈义;③nì,陷在泥中。二字在常用义上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濘”;全表无“泞”。

凭憑#——一卷277页:“凭”,义为依靠。“凴”是“凭”的后起字,除了“依赖、依仗”义,在其它义项上和“凭”都不相通(四卷2350页)。台湾常用字有“憑”;次常用字有“凭”。

苹蘋#——五卷3189页:“苹”音píng,同“萍”,蒲白、艾蒿。“蘋”音①pín,大萍(田字草);②píng,蘋果。二字原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蘋”;次常用字有“苹”。

扑撲#——三卷1827页:“扑”有击打、戒尺、击败等义。1956页:“撲”除击打义,其他义上与“扑”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撲”,次常用字有“扑”。

启啟——一卷594页:“启”,开义;“后作‘啟’”。646页:“啓”除了开启义,在开创、教导、招致、前锋、陈述、公文、右前足白色的马、姓氏等义上不通“启”。台湾常用字有“啟”;异体字表里有“ ”。

气氣——三卷2010页:“气”,有云气、乞求(qǐ)之义。2011页:“氣”无乞求义,也无qǐ音。台湾常用字有“氣”;次常用字有“气”。

迁遷*——六卷3816页:“迁”除了通“遷”,还有行进、墓地、伺候、标记等义。3881页:“遷”有登高上移、徒居、搬动、变更、离开、流放、降职、离散、古州名、姓氏等义。二字在多数义项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遷”;“迁”收在异体字表中。

确確#——四卷2450页:“確”有坚固、坚定、准确等义。2434页:“确”有土地多石贫瘠、坚硬、确切等义。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確”;次常用字有“确”。

扰擾*——三卷1834页:“扰”本读yòu,福、动。1979页:“擾”读rǎo,烦劳、侵扰、安抚。二字原来的音、义均不相同。台湾常用这字有“擾”;全表无“扰”。

洒灑——三卷1603页:“洒”,①xǐ,洗涤;②sǎ,洒水、散落、潇洒、自称;③xiǎn,整齐、陡峭、寒貎;④sěn惊貎;⑤cuǐ高峻;⑥xǜn洒水扫地等义。1794页:“灑”,①sǎ,散水于地、散落、投、挥写、自然不拘束、大瑟等义;②xiǎn,同“洒”;③xǐ,洗;④lí,连续不断;⑤shǐ,雕文貎。二字除洗涤、洒水义外,其它义上原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灑”;次常用字有“洒”。

声聲*——一卷429页:“声”,①同“聲”;②qìng,同“ (磬)”。四卷2794页:“聲”,音shēng,声音,又作姓用。二字只部分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聲”;“声”收在异体字中。

胜勝*——三卷2060页:“胜”,①xīng,腥、瘦;②qìng,鸟名;③shēng,饩肉。2090页:“勝”,音shèng,本义是能承担,又有胜利、超过、克制、美好、有名、织布机上持经线的轴等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勝”;次常用字有“胜”。

圣聖*——一卷417页:“圣”,音①kū,“致力於地曰圣”(同“掘”);②读shèng时为“聖”俗字。四卷2789页:“聖”音shèng,本义为无所不通,又有德行高尚、聪明、帝王尊称、佛教用语、姓氏等义。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聖”;全表无“圣”。

昙曇*——二卷1488页:“昙”原读yǜ ,义阙。1536页:“曇”音tán,密布的云气,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次常用字有“曇”;全表无“昙”。

叹嘆*——一卷575页:“叹”原有二音:①yǐ;②yòu,同“又”。和“嘆”在音、义上均不相同。台湾常用字有“嘆”;“叹”收在异体字中。

体體——一卷130页:“体”原有二读,bèn,同“笨”,粗劣;②cuì,狱名。七卷4419页:“”,①tǐ,身体,表现,艺术作品的表现形式,如体裁、字体;又作姓;②tī,贴身的,亲近的(體已)。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次常用字有“体”。

铁鐵*——六卷4186页:“铁”有两读,读zhí时同“紩”,车下铁;也有用针线连缀义;只在读tiě时通“鐵”。台湾常用字有“鐵”;“铁”收在异体字表中。

听聽*——一卷591页:“听”有三读,读yǐn时义为笑貎、口大貎、仰鼻;读yí时义为口开貎;只在读tīng时同“聽”。台湾常用字有“聽”;次常用字有“听”。

涂塗#——三卷1628::“涂”有水名、道路(途)、塗、害、十二月(涂月)、姓等用。一卷474页:“塗”,音tú,有泥巴、粉刷、污染、涂抹、乱写乱画等义,也作姓;另有dù音,义为以金饰物。二字除涂抹义,其它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塗”;次常用字有“涂”。

袜襪*——五卷3081页:“袜”有mò、wà二音,读wà时同“襪”;读mò时义为抹胸,兜肚,不通“襪”。台湾常用字有“襪”;全表无“袜”。

万萬#——一卷9页:“万”,音wàn,同“萬”,千的十倍、复姓“万纽于氏”;读时用于复姓万俟。五卷3247页:“萬”,音wàn,有虫名、数词、众多、古州县名等义;又作姓。除数词一项,二字在其它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萬”;次常用字有“万”。

芜蕪*——五卷3178页:“芜”,音wú,草名,也通“蕪”。3291页:“蕪”有两读,①wú,田地荒废,丛生的草,繁杂,又作姓;wǔ,丰盛。二字不完全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蕪”;全表无“芜”。

吓嚇*——一卷577页:“吓”本读hà,语气词、叹词、方言同量词“下”。695页:“嚇” ①hè,怒叱声;②xià,使人害怕。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嚇”;“吓”收在异体字表中。

宪憲*——二卷927页:“宪”本读xiòng;义阙。四卷2351页:“憲”读xiàn,敏捷、法令、典范、宪法简称,又做姓;②xiǎn兴盛。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憲”;全表无“宪”。

旋鏇#——三卷2181页,“旋”音xuán,有转动、返回、圆、圈儿、悬钟的环、庄稼早熟、小便、星(北斗第二星)、姓等义。六卷4251页:“鏇”,①xuàn,回旋着切削、圆炉、茶炊、铜锡盘等义;②xuán,圆辘轳。除转动义,二字在其它义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旋”;次常用字有“鏇”。

痒癢*——四卷2673页:“痒”除了“癢”义,还有忧思成疾、痈疮等“癢”字没有的字义。台湾常用字有“癢”;次常用字有“痒”。

样樣*——二卷1207页:“样”本读yáng,搁架蚕箔的木柱。1284页:“樣”,①xiàng,橡果,后作“橡”;②yàng,式样、形状、品种。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樣”;全表无“样”。

叶葉#——一卷568页:“叶”本读xié,同“协”。五卷3243页:“葉”,yè,植物的葉子、时期(二十世纪中叶)、草名,也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葉”;“叶”收在异体字表中。

医醫*——一卷85页:“医”本读yì,古代放弓和箭的器具,后作“翳”。六卷3595页:“醫”,①yī,治病的人,即医生,医术,医学;②yǐ,饮名。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醫”;全表无“医”。

佣傭*——一卷137页:“佣”本读yòng,佣金义。214页:“傭”,①chōng,公平义;②yōng,雇用义。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佣、傭”。

优優*——一卷120页:“优”,本读yóu,五谷精白。233页:“優”,良好、古代乐舞或杂戏演员,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優”;次常用字有“优”。

忧憂*——四卷2276页:“忧”本读yòu,心动。2341:“憂”读yōu,忧虑,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憂”;全表无“忧”。

犹猶*——二卷1335页:“犹”,①yòu,兽名;②yóu,犬吠声、姓(也作“尤”),也通“猶”。1359页:“猶”,①yóu,兽名(犹猢,形似麂)、五尺犬、如同……一样,又作姓,也通“由、訧、欲、诱”。二字在部分义项上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猶”;全表无“犹”。

邮郵*——六卷3763页:“邮”本读yóu,亭名、乡名。3779页:“郵”,①yóu,传递文书,邮递;又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郵”;全表无“邮”。

园園*——一卷714页:“园”,①wán,同“刓”,削去棱角使圆;②yuán,同“圓”。723页:“園”,音yuán,种植花果、树木、蔬菜,或供人憩息、游乐或观赏的地方。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園”;“园”收在异体字表中。

芸蕓*——五卷3178页:“芸”,①yún,有芸香、菜名、姓等义;②yǜn,枯黄色。3290页:“蕓”,油菜。二字在音义上本来均不相通。在台湾,“芸、蕓”都是次常用字。

运運*——六卷3818页:“运”本读yǚn,走。3866页:“運”音ynù,移动、转动、命运,又作姓;“運”通“煇、暈、渾(hún)”,但不通“运”。台湾常用字有“運”,全表无“运”。

杂雜*——二卷1155页:“杂”本读duǒ,同“朵”。六卷4106页:“雜”音zá,混合,紊乱。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雜”;全表无“杂”。

折摺——三卷1838页:“折”有30个义项,①zhé音有28项;②shé音有2项。三卷1950页:“摺”,①zhé,毁坏、摺叠;②lā,同“拉”、还有摧折义;③xié,人名(夷王摺懿王子)。二字只在“折叠”义上相通。《总表》也加注:“在折和摺意义可能混淆时,摺仍用摺。”可见“折”不能完全代替“摺”。台湾常用字有“折、摺”。

征徴——二卷815页:“征”有远行、征伐、夺取、赋税、姓等义。842页:“徴” zhēng,有征召、求取、征收、征兆、征聘等义,也作姓;②zhǐ,古代五声音阶的第四音;③chéng,古地名。《总表》注:“宫商角徵羽的徵读zhǐ,不简化。”台湾常用字有“征、徴”。

种種#——四卷2593页:“种”,本读chóng,幼小义,又作姓。2617页:“種”,①chóng,早种晚熟;②zhǒng,种子、宗族、种族、类别,也作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種”;次常用字有“种”。

烛燭*——三卷2199页:“烛”本读chóng,同“爞”,又有旱热之气义。2241页:, ①zhú,火炬、蜡烛、物理学上的发光单位,又作姓;②kuò,男子下体。二字本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燭”;全表无“烛”。

庄莊*——二卷873页:“庄”除了读zhuāng时同“莊”,另在读péng时表示“平”的意思,不通“莊”。台湾常用字有“莊”;全表无“庄”。

5.属于异体字作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处理的4组:

尔爾、霉黴、杀殺、网網、与與5 组字中的简化字,《汉语大字典》都注“同‘×’。”例如“”条注“同‘爾’。[[18]]根据汉文字学上的相关定义,音同,义同而字形不同的两个字为异体字;所以这5组字实质上属于异体字的范畴,是拿笔画较少的异体字做简化字用。《汉语大字典》也都把这些字列入了第八卷的《异体字表》中[[19]]。按理说,“凡属于异体字即相同音义,不同形体的字,应归属到异体字整理中去整理。《简化字总表》中的异体字也应归入异体字整理工作中去处理”[[20]]。考虑到在台湾,这5组中的尔爾、霉黴、网網与與4组,其中“霉黴”一组二字都在常用字表中,其它3组中的繁体字都在常用字中,简化字都在次用字表中,可以归入非一一对应简繁字。余下1组“杀殺”应归入异体字处理。

6.补遗6

除了上述字组,笔者对《总表》里的其它简化字,用《汉语大字典》做工具书,再一一进行核查。发现还有“号號、旧舊、洼窪、踊踴、众衆、邺鄴7组非一一对应简繁字。下面分别予以分析:

号號——一卷570页:“号”有háohàoxiāo三音。读hào时通“號”;在读háo时义为痛哭、呼喊;读xiāo时同“呺”。台湾常用字有“號”;“号”收在异体字表中。

旧舊5410——二卷1483页:“旧”,音jìu,义阙(但不是“舊”的异体字)。第八卷的《异体字表》只把“旧”列为“舊”的简化字,而不是历史上存在过的异体字。台湾常用字有“舊”;“旧”收在异体字表中。

洼窪——三卷1601页:“洼”,①wā,深地、潴积、低凹、古水名;②guī,姓。台湾常用字有“窪”;次常用字有“洼”。

踊踴——六卷3711页;“踊”音yǒng,有跳跃、登上、价涨、垒筑、受刖足刑者用的鞋、豫、涌现等义。3727页:“踴”,同“踊”(误作“踴”)。二字只在部分音义上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踴”;次常用字有“踊”。

众衆——一卷117页:“众”本来读yín,即“乑”,众立义。五卷3051页:“衆”,①zhòng,许多人、殷、周从事农业生产的奴隶、普通、姓,也是佛家用语;②zhōng,谷类的一种(秫)。二字本来并不相通。台湾常用字有“衆”;“众”收在异体字表中。

邺鄴——六卷3762页:“邺”,原音qīu ,同“邱”。3800页:“鄴”,音yè,古地名、姓氏。二字本不相通。

这样,七份研究成果并集中存在分歧的145组中,剔除属于非等同异体字的5组;不是简繁字关系的1组;一对一的18组;作异体字剔除的1组;余下一对多简繁字120组。加上“补遗”部分的6组和无分歧的70组,我们得到一个196组的一对多简繁字集合。

为方便大家查检,再把这196组集中罗列于下:

肮骯*、摆擺襬#、板闆#、币幣*、辟闢#、表錶#、别彆#、卜蔔#、才纔#、蚕蠶*、忏懺*、厂廠#、柽檉*、冲衝#、虫蟲*、苁蓯*、丑醜#、出齣#、达達、担擔*、胆膽*、当噹當#、党黨#、灯燈*、邓鄧*、籴糴*、敌敵*、淀澱#、吨噸*、冬鼕#、斗鬥#、垩堊*、恶惡噁#、尔爾、发發髮#、范範#、丰豐#、奋奮*、复複復#、干乾幹#、赶趕*、个個*、巩鞏*、沟溝*、谷穀#、刮颳#、广廣#、柜櫃*号號、合閤#、后後#、胡鬍#、划劃#、怀懷*、坏壞*、还還*、回迴#、汇匯彙#、伙夥、获獲穫#、机機*、几幾#、积積*、极極*、家傢#、虮蟣*、价價#、茧繭*、荐薦#、姜薑#、胶膠*、洁潔*、借籍、仅僅*、尽盡儘#、惊驚*旧舊、据據#、卷捲#、忾愾*、克剋#、垦墾*、夸誇#、块塊*、亏虧*、困睏#、腊臘#、蜡蠟#、累纍#、里裏#、离離*、漓灕*、篱籬*、历歷曆#、隶隸*、怜憐*、帘簾#、了瞭#暸、猎獵*、灵靈*、岭嶺*、芦蘆*、卤鹵滷#、录錄、箓籙*、虑慮*、么麼*、霉黴#、蒙矇濛懞#、弥彌瀰#、蔑衊#、面麵#、柠檸*、泞濘*、凭憑#、苹蘋#、扑撲#、仆僕#、朴樸#、启啟、气氣、千韆#、签簽籤#、迁遷*、秋鞦#、曲麯#、确確#、扰擾*、洒灑、舍捨#、声聲*、沈瀋#、胜勝*、圣聖*、术術#、松鬆#、苏蘇囌#、台臺檯颱#、坛壇罎#、昙曇*、叹嘆*、体體、铁鐵*、听聽*、涂塗#、团團糰#洼窪、袜襪*、万萬#、网網、芜蕪*、系繫係#、吓嚇*、纤縴纖#、咸鹹#、宪憲*、向嚮#、须須鬚#、旋鏇#、痒癢*、样樣*、叶葉#、邺鄴、医醫*、佣傭*踊踴、优優*、忧憂*、犹猶*、邮郵*、余馀餘、吁籲#、与與、郁鬱、御禦#、园園*、愿願#、云雲#、芸蕓*、运運*、杂雜*、脏髒臟#、折摺、征徵、症癥#、只隻衹#、制製#、致緻#、钟鐘鍾*众衆、种種#、朱硃#、烛燭*、筑築#、庄莊*、准準。

(二)一对多繁简字

一对多繁简字有“乾(干/乾)、夥(伙/夥)、藉(借/藉)、瞭(了/瞭)、麼(么/麽)、餘(余/馀)、摺(折/摺)、徵(征/徵)”8组。具体分析请阅笔者的《一个繁体字对应多个简繁字字组数细探》一文[[21]]

实际上,一对多繁简字集合是包含於一对多简繁字集合之中的,这就是说,所有一对多繁简字的字组,又同时是一对多简繁字的字组。



[1] 张书岩研究员提出同音代替字105组,同形字89组,合计194组;其中“蒙矇、蒙懞、蒙溕”、“台臺、台檯、台颱”、“系係、系繫”、“只隻、只祇”10组分别按多数研究者的习惯合并作4组,另“团團糰”、“叶葉”重复,实际为186组(见张书岩《简化与同形字》,载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216页,217页。

[2] 本文不赞成以GBK《汉字内码扩展规范》为统计样本,故没有采用郭小武、叶青二位的1065组。

[3] 其中“鎔”已恢复为规范字,简化为“镕”。

[4] 连登岗《〈简化字总表〉归并字代替字研究》,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131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版。

[5] 胡双宝《繁简异体字转换模糊消解方法補苴》,《语文建设通讯》88期,23页。

[6] 冯寿忠《可按分化法整理的非等同意义包孕异体字》,冯寿忠主编《汉字书同文研究》第3辑,131页,华夏文化出版有限公司20028月第1版。

[7] * 号的是张书岩研究员列入“同形字”的字组;下同。请参阅张书岩《简化与同形字》,载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219~223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出版。

[8] 见语文出版社编《语言文字规范手册》(增订本)170页,语言出版社19911月出版。

[9] 参阅陈燕《谈“蒙”、“儿”等字的同音代替问题》,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179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出版。

[10] 《现代汉语规范字典》注“兒作姓用,不能简化作儿”。这正属第三节讨论的字词典能否作研究依据问题。

[11] # 号的字组是张书岩研究员列入“同音代替字”的字组;下同。请参阅张书岩《简化与同形字》,载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216~217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出版。

[12] 这只是从理论上来讲,因为“ ”在计算机上打不出来。GBK里有“貯、佇、苧、紵”的类推简化字“贮、伫、苎、纻”,可是没有“ ”。这是GBK的缺陷,与《总表》无涉。不过,《总表》只在第三表里由“貝—贝”类推把“貯”简化作“贮”;“伫、苎、纻”是表外类推字。

[13] 见连登岗《〈简化字总表〉归并字代替字研究》,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135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第1版。

[14] 同注1022页。

[15] 见冯寿忠《“非对称繁简字”对照表》,载《语文建设通讯》5327页,19979月出版发行;或《汉字书同文研究》第辑,234页,气象出版社20019月第1版。

  连登岗《简化字总表归并字代替字研究》,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136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第1版。

[16] 见冯霞《繁简字字形转换中模糊消解的非统计方法》,《语文建设通讯》第8740页。

[17] 见《语讯》编辑部《汉字简一繁多对应表》,《语文建设通讯》第90期,36页。

[18] “尔”见一卷562页;“霉”见六卷4065;“杀”见二卷1155页;“网”见四卷2913页;“与”见一卷5页。

[19] “尔爾”:5335页;“霉黴”:5355页;“杀殺”:5385页;“网網”:5419页;“与與”:5340页。

[20] 连登岗《〈简化字总表〉归并字代替字研究》,载史定国主编《简化字研究》,146页,商务印书馆20049月出版。

[21] 载《语文建设通讯》第90期,30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内容导航】
第1页:内容提要
第2页:一、问题的提出
第3页:二、本文的系列观点
第4页:三、讨论
第5页:四、非一一对应简繁字字组数探究
第6页:五、非一一对应简繁字问题的解决办法
第7页:六、尾声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陈明然:非一一对应简繁字研究的概况(提纲)

下一篇:胡百华:汉字“和谐体”与“同文”大业
相关文章       繁体字  简化字  异体字  繁简之争  第十二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 
本文评论
  個人支持第四種意見”全部恢复相关繁体字以后再酌情简化其中部分字“,全部復繁是與歷史與世界接軌并解決現實存在的問題,酌情簡化部分字是在復繁後對特別繁雜的字進行優化,但這些字的優化一定要得到充分論証,兩岸一致認可才行,否則便不動。   (davix ,2009-08-25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