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关于“烟”和“煙”的字形分析

[日期:2012-04-26] 来源:百度空间  作者:王义然 [字体: ]

关于“烟”和“煙”的字形分析

王义然

 

一、“煙”与“烟”都是古文字、互为异体字

    按照国家制定的汉字标准,“烟”字是通行的简体标准汉字,而“煙”字则是与之相对应的繁体字。在电脑文字处理系统中,“烟”与“煙”可以双向对称地进行繁体与简体的转换。笔者认为,在人们心目中“烟”与“煙”的这种对应关系,其实是不对的。因为这两个字在字形上没有简化与被简化的形体依存关系,且这两个字型都很古老,表达的是同一事物。所以这两个字属于从古至今一直并存的异体字。现在我们把“烟”确定为标准字形,只是在两个异体字中选择了一个,不存在什么简化不简化的问题。这一断言,可以用《康熙字典》对这两个字的解释加以证明。以下是《康熙字典》对这两个字的解释。

    烟《唐韵》乌前切,《集韵》《韵会》因莲切,《正韵》因肩切,竝音燕。《说文》本作煙。详煙字注。《荀子·富国篇》凫雁若烟海。

    煙《唐韵》乌前切,《集韵》《韵会》因莲切,《正韵》因肩切,竝音燕。《说文》火气也。《周礼·秋官·蝈氏》以其煙被之。

    这里特别说明,在《康熙字典》页眉,有分别与“烟”和“煙”相对应的篆文字形“”和“”。直观地看,“烟”与“”结构笔划上的对应关系是没有问题的,而“煙”和“”则看不出字形上的对应关系。

    两个字都存在篆文字形和《康熙字典》的释文所反映出来的《说文解字》中都有注释的实际情况,足以说明这两个字都是先秦文字,且字义完全相同,是古往今来一直并存于世的异体字。

 

二、“烟”是特定方言环境中产生的形声字

    按照传统的六书之说,“烟”是个形声字。对此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但是,按照形声字的构成原理,烟“字”的读音却与声旁字“因”有较大差别。“烟”字读音的韵母是an,“因”字读音的韵母是en。原因何在呢?依照笔者提出和证明的方音构字说,古代社会是一个方音荟萃的社会,方言是汉语语音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形式。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人们制造形声字,选择声旁字,都是根据各自的方言语音。所以,任何一个形声字,都是在特定方言语音环境中产生,而在更广大的范围内被使用。这样,尽管造字者力求所制造的形声字与所选用的声旁字读音完全相同,但那只是就其所在的特定方言语音环境而言的。无论是形声字的读音还是声旁字的读音,都仅仅是特定方言环境的读音。 “烟”字和它的声旁字“因”的读音差异,就是这种方言环境中一种方音特征的反映。简单地说,就是造字者读“因”如“烟”。

    “因、烟”之间蕴含的这种方言特征,笔者称之为en—an混读特征。这种特征的基本表现,就是把现代汉语拼音中的韵母en视同为an。笔者从大量形声字中归纳出来的方音序列中有与这一特征对应的序列,即以下en—an混读序列:

因烟  砧占  粦憐  旬绚  真滇  今黔  巽選……。

    这个序列中的每一个字对中的两个字,一个是形声字,另一个是它的声旁字,且前一个字的读音韵母或韵尾是en,后一个字的读音韵母或韵尾是an。序列中的形声字和它的声旁字读音的共同差异,说明这些形声字产生在共同的方言语音环境之中。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凡是现代汉语拼音中的韵母或韵尾en均被视同为an,即读“因”如“烟”,读“砧”如“占”,读“粦”如“憐”……。“烟”字就是在这样的特定方言语音环境中产生的形声字。可以断言,凡是以“因”字为声旁且读音如“烟”的形声字,如“咽、胭、珚”等,以及以“寅”字为声旁其读音如“演”的形声字,如“演、縯、戭”等,也都是在这样的方言环境中产生的。

 

三、 “煙”是具有合音偏旁的复合汉字

    从结构上看,“煙”字应当是一个形声字,因为其左边的“火”字旁,与“煙”的字义密切相关,能够担当形旁的重任。但是无论从篆文字形看还是从宋体字形看,“煙”字右边都由“西、土”二字构成。而“西、土”二字无论怎样分析,都附会不出 “煙”字的读音。所以,“煙”字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形声字。“煙”字的构成无法用传统六书之说做出合理的解释。为了弄清“煙”字的构成原理,笔者对其字形作如下分析:

    从“煙”和“”字形上的不对应,笔者断定“煙”字必有一个原始的篆文字形,故多方收集资料,探寻这个原型的真貌,破译“煙”字的构成原理。其间,发现“忝”字的篆文字形“”。根据宋体字形推断,其上部“”肯定是“天”字篆文字形作部首后的变形。又发现“玉”字的篆文字形“”与“”上下叠写在一起,与宋体“煙”字的右边偏旁极为相近。所以笔者断定,“”上下叠写就应是“煙”字篆文字形的右边偏旁。据此,笔者运用绘图工具,合成了“煙”字的篆文字形“”。这个字形虽然已经失传,但可断定,他是宋体字“煙”这个字形的原形。根据这个字形,笔者对“煙”字的构成原理作如下表述:

    “煙”字应属复合汉字。其构成应为从“火”、从“玉”、从“天”。“火”是形旁,表字义,“玉、天”是声旁,表字音。造字者用“火”字表达“煙”的字义,用“玉”字读音的声母y和“天”字读音的韵尾an合成“煙”字的读音yān。

    从总体上看,“煙”是个形声字,但其声旁不是现成已有的汉字,而是用音节合并的办法,由“玉、天”二字临时合成。所以,“煙”字是由形声、合音两种造字方法复合而成的复合汉字。

    不难看出,之所以“煙”字的宋体字形右边从“西、土”,就是因为其篆文字形“”的右边偏旁上部的篆文“”与下部的篆文“”的上边一横相结合,恰似西“字”的字形,而篆文字形“”去掉上面一横,恰好就是“土”字。因而,本来造字者用“玉、天”二字合并而成的字形,被人们误解为由“西、土”二字合并而成。这种误解经过长期的汉字形体篆、隶、楷的演变过程,在千百万人的书写习惯中得到定型化,从而导致了“煙”字的构成无法用传统六书之说进行解释,“煙”字的构成原理变成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千古之谜。

    通过以上分析,不难看出,“烟”和“煙”的字音和字义都完全相同,它们是不同造字者为表达同一事物而使用不同造字方法制造的两个不同类型的汉字,属于古往今来一直并存于世的异体字。按照构成原理,“烟”字是个产生于特定方言语音环境的形声字,而“煙”字则是由形声、合音两种造字方法复合而成的复合汉字。

    从字形上看,“烟”和“煙”没有结构和笔划方面的联系,即“烟”这个字形不是由“煙”简化而来,“煙”这个字形也不是“烟”字的繁体。因而笔者特别强调,“烟”字没有与之对应的繁体字,“煙”字也没有与之对应的简化字。目前通行全国过的“烟、煙”二字的简繁对应关系,是一个错误,应当予以纠正。

    按照笔划从简的原则从异体字中选定标准字形,把“烟”字作为通行的标准汉字,无可厚非。

说明:

    本文笔者为“煙”字制造了一个篆文字形“”,整个制造过程都是以《康熙字典》页眉篆文为基础,用绘图工具进行剪切、缩放、组合,基本上保持了各构成部件的原篆文字形。确切地说,这个“”字是用篆文部件组成的篆文。

本文所涉图片字符:







阅读:
录入:此木为柴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反切歌

下一篇:读《赤壁怀古》 析大家乡音
相关文章       说文解字  异体字  王义然  方音  康熙字典  篆文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