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汉字之争——围绕汉字使用的韩国文化之战

[日期:2007-01-03] 来源:春秋  作者:佚名 [字体: ]

  韩国的文化战争正酣。这场战争不是围绕排斥日本文化和欧美文化,而是在要求恢复使用汉字的人与主张韩国表音文字专用者之间展开激烈的文化争论。

  韩国法律规定,以表音字为专用文字。1948年独立之后,为了弘扬民族精神,政府制订了朝鲜拼音文字专用法,规定公文只能用表音字书写。但是鉴于历史的缘故,暂时允许兼用汉字。从1970年起,韩国小学、中学教科书中的汉字被取消,完全使用朝鲜表音字。在其后的30年当中,小学完全取消了汉字,初中高中仅向学生教授1800个汉字。这一原因造成韩国20--40岁的人几乎完全不懂汉字。他们被称为"表音字的一代"。

  带给这代人的后果,是古典文化修养欠缺,与传统脱离,完全脱离了东亚文化圈,深陷孤立与凄楚之中。韩国青年一代连汉字读法都不清楚,书写汉字就更困难了。很多人用汉字写不出自己的名字,父母的名字也写不出,走出学校进入社会之后还要自学汉字。韩国面向成人的汉字函授机构遍布各地。

  因为只能读表音字的年轻一代,占报纸、杂志读者的大多数,因此报界早早过度到全部使用表音字。随之而来的是,印刷文字由原来的竖排变为横排。于是通晓汉字的一代和专用表音字的一代的差异,在韩国被称为"竖排一代"和"横排一代"的差异。

  韩国的表音字由10个元音和14个子音组成。其优点是简单易学。即使外国人,只要掌握了拼写组合方法,也能正确诵读。不过,能够诵读是一回事,能否理解其中的意思却是另外的事。全部使用拼音文字的朝鲜表音字存在严重"盲点"。

  韩国文字与日文词汇相近,有70%来自表意象形文字的汉语。如果仅以表音字记录事情的话,很明显会出现混乱。因为同音异义的字很多。

  仅以韩国的姓氏为例。郑和丁,姜和康,柳和俞,林和任等均同音。另外,单词中也存在不少同音异字。例如,故事、古寺、考查、古辞、告辞、枯死等22个单词同音;诈欺、士气、死期、社旗同音;电机,转机,前期,战记同音;输入、收入同音……报纸上也经常遇到,因使用表音字母令读者对其表达意思感到头疼,需要象猜谜一样猜想(试设想我们废弃汉字使用汉语拼音,去看古诗"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情况--幽灵),颇费时间。这一点好似日本人看用假名发送的电文,如果电文用假名和汉字一起使用,其意便可一目了然。作为象形文字的汉字,很容易从形状上辨认。而表音字却不行。由于限定使用表音字,韩国的报纸杂志、街头招牌几乎全部使用表音字。到韩国的日本人看不懂路标和商店招牌觉得为难。不识韩文路标的日本游客觉得在韩国比在香港更象外国。所有到过韩国的日本人全都抱怨看不懂街上指示图。受害最深的不是日本游客,而是只识表音字的韩国年青一代。他们到了日本成田国际机场一下飞机就不认识汉字书写的出口标识。作为非汉字文化圈的韩国在日留学生,要重新接受汉字教育。韩国的大学生读不懂混有汉字的书籍,想博览古典文学作品也饱受其苦。教授为学生缺乏汉字知识而惋叹。如此下去,韩国的古文化将葬送在下一代人手中。

  另外,还不不时发生这种笑话?有警察因看不懂身份证上用汉字书写的姓名,而放走犯罪嫌疑人。主张全部使用表音字的人们也注意到上述弊端,想把汉语置换到纯正韩语中。

  然而,象日本有与汉语无关的大和语言一样,韩国也有纯正的韩国语言。同大和语言相同的地方是缺少抽象性和语言的创造性。表音字的倡导者也造了一些单词,比如把飞机说成是"飞行装置"却推广不下去。韩国在全面使用拼音文字中,国民患上了该懂的知识却不懂的"知识贫血症"。

  韩国100年以前是一个仅限于使用汉字的国家。不仅公文如此,日常生活中的文字也同样。韩国的统治阶级、两班使用汉字写信、创作。德川幕府派到日本的朝鲜通信使,选用汉语造诣高的官员担任。他们与日本的儒学家、僧侣之间用汉字笔谈,并即席创作汉语诗词。朝鲜只是庶民与汉字无缘。

  朝鲜表音字创造于1443年。朝鲜王朝世宗下令创造庶民使用的简单易学的表音文字。学者们遵照王命,创造了由11个元音和14个子音组成的表音文字。这种钦定文字颁布之时,称为"训民正音"。然而,统治阶级仍然只限使用汉字。妇女、儿童使用拼音字。用拼音字书写的文章叫"谚文",受人歧视。

  甲午战争之后,韩国掀起"文明开化"运动。在称为"甲午更张"的改革中,封建制度受到冲击,韩国引进太阳历,从这时起书文从专门使用汉字过度到汉字与表音字结合使用。韩国沦落为日本殖民地时代,确定"国(指日本)汉文字并用"。当时,把朝鲜表音文字学者作为反日思想坚持者来对待,对他们进行了残酷的镇压。二战期间,总督府命令解散研究表音字的朝鲜语学会,有的学者被逮捕投狱。因有上述历史缘故,使用表音字成了民族主义标志,被视为反日爱国的象征。

  1945年,韩国从殖民地统治中解救出来。新生的韩国提倡国粹主义。表音字学者站在弘扬民族精神的最前列,提出全部使用表音字等于爱国。1948年政府一成立,立即制订了《表音文字专用法》,规定公文全部使用表音字。但是,公文的附加条款允许汉字与表音字并用。

  *把拼音文字视为民族主义的象征

  韩国大力推广全面使用表音字起于1950年的韩战。战事中全国青年参军受训。他们由于学历参差不齐,读不懂混有汉字的教科书。于是首先在军队中统一使用表音字。而后扩展到全社会使用表音字。

  另一方面,朝鲜北部也从1949年起全面废除使用汉字,逐渐过渡到一律使用表音字。不过1968年在金日成指示下,修改了一律使用表音字方案,逐步恢复汉字教育。目前朝鲜小学生从五年级开始学习汉字,至高中毕业止学习1500个汉字。大学期间再学习1500个。共计教授3000个汉字。同样是在1968年,韩国的朴正熙总统下令从1970年起,公文中禁止使用汉字,强行废除教科书中使用的汉字.

  在朴总统坚决推行使用表音字的背后,强调的是土著民主主义以此解释自己的偏执。当时的朴总统企图终身独裁专制,于要求实行欧美式民主的人们针锋相对。以倡导土著民主主义,竭尽全力强调各国各自的土著制度和精神,在此基础上推行文字拼音化。总统的一句话就废除了汉字教育。

  鉴于社会舆论对废除汉字教育的批判压力,韩国政府开始修改全面废除使用汉字方针。

  1972年确定恢复中学、高中的汉字教育。1974年确定学习1800个基础汉字(初中900个,高中900个)。并允许汉字在国语和国史教科书中加到括号内使用。

  但是,在表音字使用占多数人的社会里,青年人对学习汉字无兴趣,考大学试题也不包括汉字知识,学生学习汉字没有压力。学习属于象形文字的汉字,适于从小学学起,从中学开始学习的话效果欠佳,造成一代人不识汉字的后果。

  随着全面废除汉字教育,人们开始感到不方便,掀起各种形式的要求恢复汉字教育运动。多个社会团体联合组成全国汉字教育推广总联合会,1998年11月17日召开总动员大会,提出"从小学接受汉字教育,摆脱文化危机"的口号。大会通过议案?小学学习汉字1000个;2,小学至高中的教科书汉字与表音字混合使用;3,允许公文、路标、招牌等汉字与表音字混用;4,奖励新闻媒体采用汉字表音字混用方式。

  大会还向国会提议,"废除表音字专用法案"。赞同的7000多名政界、财界、学术界、宗教界、文艺界知名人士联合签名。

  但是,表音字专用者也没有沉默。1997年11月下旬,以韩国表音字学会为中心的表音字专用实践促进会,在诸多大报上发表声明,强调"在韩国解放半个多世纪的今日,更要坚定不移地使用表音字"。他们攻击对方大肆赞美汉字的用意,在于恢复到旧王朝时代,说汉字使用者企图将韩国国语作为方言、表音字只允许作为记述方言的"谚文"。该促进会认为,韩文的表音字功能与汉字相比不但绝对的好,而且能表现出民族自主精神,所以主张全盘表音字化。他们还主张坚决彻底地贯彻"表音字专用"方针,要求立即停止目前的中学汉字教育。此外,该促进会积极促成把制订发布表音字的10月9日定为法定公休节日。

  为维护表音字专用法,他们开展了轰轰烈烈的1000万人大签名活动。双方围绕着是否恢复使用汉字问题的争论升级到不仅是理论之争,扩展升华至民族感情层次。

  强调全面废除汉字给社会带来困惑的人们认为,最近政治混乱和经济危机是因为"表音字一代"人文知识欠缺所致,造成伦理、哲学、思想、道德上的混乱。在迎接亚洲太平洋时代,在中国、日本、台湾、新加坡、香港的汉字文化圈中,只有韩国使用表音字特别孤立,妨碍文化交流,阻碍经济发展。表音字专用者强烈攻击对方,为使其理论合理化,用尽诡辩、谎言招数,且不惜重金刊登广告造谣惑众。在政治腐败严重的情况下,出巨资掀起文化运动,如同搞政治运动,不知其目的何在。他们还纠集有权势人物,企图以金钱和权势左右韩国文化政策。

  韩国新闻界对双方褒贬各半,使得双方争论更加激烈。

  在当今计算器时代,韩国难以回避汉字问题。发明了计算机汉字转换功能,出现划时代飞跃,书写复杂问题得到解决。而韩国表音字最大弊端是文字字数过多。韩国在表音字专用思想指导下,计算机组件汉字转换功能落后,不具备汉字单词直接转换功能,再加上组件需求量少,如若普及表音字与汉字混用的计算机,开发出来尚需时日。关于是否恢复汉字教育,不光是部分学者和教育工作者的事,事关国家大计、文化根基问题。近几年来,中国每年接待几十万韩国游客。中国导游颇有感触地说,"日本游客每当听到用古诗、成语和典故介绍名胜古迹时,都知道其古文化渊源,听起来兴致勃勃。而韩国人听了却呆若木鸡"。韩国自古以来儒教传统浓厚。年轻一代对儒教最基本的《论语》却一无所知。儒教传统成为空架子。学过"衣食足,礼节知"的韩国人,衣食足却不识汉字。甚至出现历史系学生去图书馆,连自己国家的朝鲜、高丽时代的古籍都看不懂的情况。

  主张恢复使用汉字的人,批评表音字专用者患了文化封闭症,自己夜郎自大还觉得不够,还硬要把病患强加给下一代,增加"不懂文化的残疾儿"。

  这场文化之战在持续,何时能够终结目前尚不清楚,最大受害者是正在接受教育的一代人。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

下一篇:周汝昌的深切体会:洋文是“死”的,汉文是“活”的
相关文章       汉字  韩国  日本 
本文评论
  好   (喂 ,2007-04-19 )
  问题没那么严重吧   ( ,2007-01-04 )
  我郁闷,我搞不懂   ( ,2007-01-03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