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解字新篇 为“朮、术”反正

[日期:2013-05-04] 来源:百度空间  作者:此木为柴 [字体: ]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工贸学校/工贸中专/市一职招生简章

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宣传

解字新篇  为“朮、术”反正

王义然

    特为两个汉字撰文,是因为笔者看到,“朮”与“术”这两个字,虽然字形比较简单,但其构成原理却无法用传统六书之说解释清楚。传统六书之说按照造字和用字的原理,把汉字分为象形、会意、指事、形声、假借、转注六类。这种学说自汉代形成,流传至今,社会公认。但本人研究认为,传统六书之说,存在重大缺失,汉字的类型除了以上六种之外,还有合音字和复合汉字。加上这两种,才是古人造字和用字方法的完整体系。

    这次使用这个完整体系,把“朮”与“术”的构成原理说清楚,既可纠正人们对这两个字的错误认识和错误使用,也可让读者进一步看清传统六书之说的缺失,明白合音造字法和复合造字法在语言文字研究和应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一、合音字与复合汉字例解

    合音字是按照音节合并的办法制造的汉字。复合汉字是同时用两种以上的方法制造的汉字,也就是同时用几种方法造一个汉字。为了弄清“朮”与“术”构成原理,这里先举几个合音字和复合汉字的例子,让读者品尝一下解读合音字和复合汉字的滋味。

    站立的“立”就是一个合音字,其构成为从“六”、从“一”,造字者用“六”字的声母l与“一”字的韵母i合成“立”字的读音li。这里,“六”和“一”字形的合并,实际上是代表声母l与韵母i音素的合并。这与反切注音一样,“六”字取其声,“一”字取其韵。

    奇怪的“奇”也是合音字,下从“可”、上从“立”,造字者用“可”字的声母k与“立”字的韵母i合成“奇”字的读音qi(ki)。这里,“可”和“立”字形的合并,实际上是代表声母k与韵母i音素的合并。这与反切注音一样,“可”字取其声,“立”字取其韵。这里“可”与“立”有公用笔划“一”。

    “嫩”字是用三拼法制造的合音字,其构成为从“女”、从“束”、从“文”,造字者用“女”字的声母n、“束”字的韵母u与“文”字的韵母en合成“嫩”字的方言读音nun。这里,“女、束、文”三字的作用,分别等同于现代汉语拼音中的字母n、u、en。

    “杀”字是个复合汉字,其构成为从“乂”、从“十”、从“八”。“乂”是形旁,表字义,“十、八”是声旁,表字音。造字者用“乂”说明“杀”是指杀戮的意思,用“十”字的声母sh和“八”字的韵母a合成“杀”字的读音sha。

总体上看“杀”字是个形声字,但其声旁不是现成已有的汉字,而是用音节合并的办法,由“十、八”二字临时合成。显然,“杀”字是用形声、合音两种造字方法复合而成,故称复合汉字。

    乂,读若“易”。义同“芟”,即割草。象形,撇捺相交,取劲草迎刃之形。 

    “杀”字,是其繁体字“殺”的一个偏旁,据此可断定,它存在于“殺”之前。所以,简化汉字“杀”本是一个古文字,属于古字新用。从构成状况的分析可以看出,“杀”字 既能准确地表义,也能较准确地表音,是一个很完美的汉字。繁体字“殺”,是在后人未理解前人造字意图的情况下,又给它添加了一个偏旁“殳”(一种无刃兵器),实有蛇足之嫌。 

二、“朮”应是技术的“术”的正字

    按照现代简化汉字标准,“术”是技术、学术的“术”的正字,而“朮”则是“术”的异体字。“术”又音zhū,即中药名称白术的“术”。按照字典上的标注,这两个字音、义相同,只是字形不同。但至于为什么,却至今没人说清楚。

    最近,笔者按照合音造字法和复合造字法分析这两个字的构成原理,终于弄清了它们的身世。下面列示这一分析过程,展现给对此感兴趣的读者。

    “朮”字是个复合汉字,其构成为从“卜”、从“十”、从“兀”。“卜”是形旁,表字义,“十、兀”是声旁,表字音。造字者用“卜”说明“朮”是指占卜、祈巫、作法之类的技能,用“十”字的声母sh和“兀”字的韵母u合成“朮”字的读音shù。

    从总体上看,“朮”字是个形声字,但其声旁不是现成已有的汉字,而是用音节合并的办法,由“十、兀”二字临时合成。一个“朮”字用形声、合音两种方法复合而成,故称复合汉字。

    不难看出,“十”字在“朮”字构成中的作用,完全等同于现代汉语拼音中的声母sh,而“兀”字在“朮”字构成中的作用,完全等同于现代汉语拼音中的韵母u。

    在“朮”字构成中,“一”与“丨”都属于公用笔划。“一”既属于“十”字的一横,又属于“兀”字的一横;“丨”既属于“十”字的一竖,又属于“卜”字的一竖。公用笔划的使用,使整个汉字笔画减少,结构紧凑,浑然一体,简约而美观。

    无论是从音、义表达上看还是从字形的组合上看,“朮”字都是一个很完美的汉字。这种造字方法充分体现了古人在造字方面高超的智慧和卓越的技巧。

    “朮”字作为其繁体字“術”和形声字“怷”的一个偏旁,其字形的存在肯定早于这些字。 因而可断言,“朮”字应是一个古老的文字,其字音、字义都等同于技术的“术”。现在它被作为技术的“术”的异体字处理是不妥当的。其实他才应是技术的“术”的正字。

三、“术”只能用作白术的“术”

    现代字典注释,技术的“术”,又音zhū,即中草药名白术的“术”。前人未说清为什么,笔者认为:

    “术”字属合音字,其构成为从“丌”、从“卜”。“丌”是声部,“卜”是韵部。造字者用“丌”字的读音jī(gī)与“卜”字的韵母u合成“术”字的方言读音jū(giū)。

    “丌”读音jī。《康熙字典》注:《集韵》居之切,音姬。《说文》下基也,荐物之具。象形。

    “术”字又音的声母被视为g,是受zh—g混读方言特征影响所致,造字者读“术”如“居”。

    zh—g混读方言特征与ch—k混读、sh—h混读属于一类。这类特征至今犹存,其一般表现为读“支”如“妓”,读“吃”如“乞”,读“书”如“虚”。其实质就是把现代汉语拼音中的声母zh、ch、sh对应视同为g、k、h。形声字中存在的“支妓、吃乞、舌絬”等声旁关系,就是这种方言特征的反映。

    这个本来由“丌”和“卜”合并而成的字形,在人们传写中,变成了现代字形“术”,被混同如“朮”,并喧宾夺主,取代了“朮”。

    总之,本文在弥补传统六书之说重大缺失的基础上,通过认真分析“朮、术”二字的构成原理,透视古代造字者造字时的良苦用心,破解有关这两个字的千古谜团,让读者看到国人对这两个字误解、误用的实际情况。从而明白,“朮”与“术”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汉字,不仅字音、字形、字义都不同,连构成原理也不同。尽管它们字形很相近,但前者属于复合汉字,既能表音,又能表义。而后者是个合音字,只能表音,不能表义。

    这两个字因字形相近在传写中被混同,字书中作为异体字处理,这是对二者的误解和误用。实际上,现代技术的“术”应写作“朮”,读音为shù,与之对应的繁体字为“術”。而“术”只能用作中草药名白术的“术”,读音为zhū,没有与之对应的繁体字。

    “朮”这个字,字形简单而严整,音、义表达准确而全面,构成原理清晰而科学,是一个古老而完美的汉字。笔者提议把它作为技术的“术”的标准字形,让这个字从简到繁,再从繁到简,实际上是返璞归真,再现其历史真貌。相信读者定可通过对“朮”字构成的分析,理解同时使用几种方法制造一个汉字的复合造字法,看清传统六书之说的缺失,透视古人造字的智慧和技巧,掌握古人造字方法的完整体系。




阅读:
录入:此木为柴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现代汉语拼音中的j、q、x

下一篇:还语文教材一个明白干净,如何
相关文章       说文解字  王义然  方音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