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抚州片赣方言语法研究

[日期:2007-09-20] 来源:原创  作者:龚玉秀 左国春 [字体: ]

抚州片赣方言语法研究

龚玉秀 左国春

(江西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江西抚州,344000

壹 构词法

一、词缀

(一)前缀

抚州片赣方言中前缀相对比较少,主要有“老”、“贺”、“细”、“经”,而且“贺”、“细”两个前缀只用于一些非常特殊的情况下。

1、前缀“老”

“老”是抚州片赣方言中最常见的前缀之一,有以下五种附加方式:

1)用在人的姓或名前,表示称呼。用在姓前,一般是对年纪比较大的人的称呼,例如:

“老张”、“老李”、“老陈”;

用在人名前,一般构成人的叫名,如某人姓名为“左幼恒”,“恒”表示他在宗族中的辈份,他的叫名为“老幼”。

2)用在名词前面,表明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例如:

表亲属关系:

“老兄”、“老表”、“老弟”、“老公”、“老婆”;

表尊重、敬重:

“老领导”、“老模范”、“老上司”、“老师傅”;

表资历老、历时久:

“老同学”、“老邻舍”、“老同事”、“老朋友”;

表排行最小

“老仔”、“老女”。

值得注意的是“老”在“表尊重、敬重”和“表资历老、历时久”时,在不同的语境中,有细微差别,两者之间的关系可能已经结束,也可能还在继续。如果两者之间的关系已经结束,“老”表示这种关系是在很久以前,现在虽不是这种关系,但这份感情历久弥坚;如果两者之间的关系还在继续,“老”则表示历时久,两者感情深。

3)用在名词前表揶揄、讽刺。例如:

“老棺材”、“老油条”、“老古董”。

4)用在数词前,表排列次序。例如: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小”。

5)“老几”,用来表示鄙视、轻视。例如:

“你算老几!敢管我的事。”

“你还真不晓得自己是老几哩!”

2、前缀“贺”、“细”

“贺”用在亲属称呼前,表示比自己父母大的姑母、姨妈。“贺姑”表示比自己父亲大的姑妈,“贺姨”(有些地方用“贺娘”)表示比自己母亲大的姨妈。如果比自己父亲大的姑妈、比自己母亲大的姨妈不只一个,则在“贺姑”、“贺姨”前加上“大”、“二”、“三”、“细”等。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一般用“细”表示排行小。例如:

“细姨父”、“细叔叔”、“细母舅”、“细女”(最小的女儿)。

3、前缀“初”、“第”

这两个前缀的用法与普通话基本一致,恕不赘述。

4、前缀“经”

用在及物动词前,一起构成形容词,表示“经得起”、“可以长久使用”的意思。例如:“经用”(表耐用)、“经吃”(表耐吃)、“经饿”(表耐饿)、“经打”(表耐打)、“经煮”(表耐煮)、“经晒”(表耐晒)等。

(二)后缀

抚州片赣方言中后缀相对比较丰富,除了“子”、“崽”、“佬”外,还有“头”、“矣”、“个”、“畀”、“凑”、“死”等。“儿”尾、“们”尾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很少见。

1、后缀“子”

后缀“子”在抚州片赣方言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读为轻声,我们记为子1,具体有以下几种附加方式:

1)加在形容词后,表具有形容词特征的人。例如:

“麻子”、“矮子”、“哑子”、“聋子”、“瞎子”、“胖子”、“蠢子”、“憨子”、“撞子”;

2)加在名词后,表物称。例如:

“梨子”、“桌子”、“袜子”、“箱子”、“巷子”、“裤子”、“猴子”、“茄子”、“枣子”、“耳子”;

3)加在动词后面,构成工具名词。例如:

“刨子”、“凿子”、“剪子”、“夹子”、“钳子”、“起子”;

4)加在名词后,表病称。例如:

“疖子”、“痱子”、“癞子”;

5)表贬称。例如:

“婊子”、“雀子”(行为轻佻的女子)、“二流子”、“骗子”、“告化子”;

6)附加在单音节名词重叠式后,表示小的事物。例如:

“伢伢子”、“女女子”、“屑屑子”、“粉粉子”、“水水子”、“末末子”、“鬼鬼子”等。

另一种情况是读上声,我们记为子2,常附加在名词后表示小的事物,例如:

“雪子”(颗粒状的雪)、“瓜子”、“糖子”。

2、后缀“崽”

后缀“崽”附加在名词后,有表示小或者鄙薄的意味;特殊语境下也表示亲昵。

1)表示小的事物。为强调“小”,常重读“崽”:狗崽、猪崽、牛崽、鸡崽、鸭崽;

2)表示亲昵:妹崽(宝贝的意思,没有性别区分,用于小孩)、乖崽、伢崽。

3、后缀“佬”

后缀“佬”是抚州片赣方言中一个颇有乡土气息的词缀。有以下几种附加方式。

1)用在籍贯名词后,指代来自某地的个人或群体。例如:

“日本佬”、“东北佬”、“台湾佬”(也常用来指代“有钱人”)、“抚州佬”。

与普通话中不同的是,普通话中这种形式往往表示轻蔑鄙视的意思,在抚州片赣方言中没有强烈的感情色彩。

2)用在地方名词后,有贬义。例如:

“乡巴佬”、“山里佬”。

3)同数量词结合,表示一张较大面额的纸币。例如:

“五块佬”、“百块佬”、“十块佬”。

4、后缀“个”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个”常附加在动词后,组成名词性词组来表示职业、身份。例如:

“打铁个”(铁匠)、“教书个”(教师)、“看门个”(门卫)、“ 炒菜个”(厨师)“作田个”(农民)、“打流个”(流氓)、“开车个”(司机)、“杀猪个”(屠夫)。

5、后缀“畀”

只有一些特殊搭配。例如:

“鸭畀”、“叶畀”。

6、后缀“头”

“头”作为后缀,在抚州片赣方言中比在普通话中使用更广泛,名词、动词、形容词、量词后面都可以加“头”,共有以下几种附加方式。

1)用在名词、动词后,构成名词。例如:

“木头”、“锄头”、“舌头”、“斧头”、“砖头”、“石头”;

2)用在动词后,构成名词,表示进行该动词的价值。例如:

“看头”、“话头”、“读头”、“做头”、“想头”、“玩头”、“吃头”;

3)用在形容词后,构成名词。例如:

“苦头”、“甜头”;

4)用在量词后,构成名词。例如:

“个头”、“块头”;

5)与方位词搭配。例如:

“上头”、“下头”、“里头”、“外头”、“东头”、“西头”、“南头”、“北头”、“前头”、“后头” 。

7、詈词后缀,包括“鬼”、“卵”、“屄”,用在形容词后面表示具有某种道德缺陷的人。其中后缀“卵”、“屄”分别专指男性和女性,“鬼”则没有性别指向。例如:

“懒屄”、“懒鬼”、“木卵”、“木屄”、“好吃鬼”、“好吃屄”、“小气鬼”等。

8、其他后缀

1)后缀“死”

常用在形容词或动词后,表示程度深,形式上一般还要在“死”后附加一个语气词“矣”。如:笑死矣、骂死矣、哭死矣、痛死矣等。

2)后缀“凑”

常用在数量词后,表示数量上的增加。如:吃几凑、买几凑、给点凑、玩两个钟头凑等。

二、重叠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重叠是一种常见的语法手段。量词、名词、动词、形容词都可重叠,范围相当广泛。从重叠的方式与重叠后的语法意义来看,和普通话的重叠比略有差异。

(一)量词的重叠

量词的重叠,多为单音节自叠。

1、AA式表示遍指,用法与普通话基本相同。例如:

“农忙时,家家都在忙自己田里的事,谁个有闲管该多集体的事。”

皮皮叶畀都上哩虫。”

个个都有份。”

餐餐都吃肉,都吃厌哩。”

2、“一AA”表示逐指,做状语时后面往往接“个”(相当于普通话中结构助词“的”)。例如:

一家家个上门收租。”

一页页个念。”

一件件个洗干净。”

3、在抚州片赣方言中,还有一种单音节量词嵌字重叠方式,即AXA式,常见的嵌字有“似”、“拉”。

1)A似A式,表示主观上认为“长、重、多”。例如:

“年似年”、“斤似斤”、“担似担”、“吨似吨”、“尺似尺”。

2)“A拉A”式,表示遍指。例如:

“渠家里个拉个伢仔考取哩大学。”

袋拉袋米都好。”

只拉只鱼都要大。”

回拉回都是我提醒他。”

(二)名词的重叠

名词重叠共有单音节自叠、双音节重叠两种形式。

1、单音节自叠

单音节自叠可分为三类情况。一类表逐指,例如:天天、人人、村村等。一类表示亲属的称谓,包括敬称和爱称。如:“公公”、“妈妈”(奶奶)、“爹爹”、“叔叔”、“哥哥”、“姐姐”等。一类用在人名方面,用于私人场合,有表示亲呢的意味。如:“锋锋”、“盈盈”、“娜娜”等。

2、双音节重叠

名词双音节重叠,以“AABB”迭字形式为主。这种重叠,有两个语法作用:一是扩大逐指范围,加重谓语分量,如:

家家户户增产增收。

姊姊妹妹都说她好。

二是增强比喻效果,加深贬义色彩,如:

他总是头头脑脑

做事鬼鬼祟祟

此外,抚州片赣方言名词还有一种特殊的重叠,表示小称,如:

“伢伢子”、“女女子”、“屑屑子”、“粉粉仔”、“水水子”、“末末子”、“鬼鬼子”等。

(三)动词的重叠

抚州片赣方言中的动词重叠主要有以下几种方式:

1、单音节动词重叠,即AA+名词式,例如:

他一天到夜就是打打牌、吃吃酒。

没事他就弹弹琴、钓钓鱼。

2、单音节动词重叠,构成“A一下”,表示持续某个动作。例如:

坐一下、问一下、歇一下、扫一下(地)、“读一下(书)”等。

3、单音节动词重叠,构成“AA看”,与“A一下看”结构同价,表示试一试的意思。例如:

“做做看”、“写写看”、“画画看”、“走走看”、“背背看”等。

4、在疑问句中,如果后面没有疑问语气词的,用“动词”加“不”再加“动词”的形式重叠发问。例如:

看不看电影?

去不去抚州?

上不上班?

打不打电话?

5、复叠式AABB

抚州片赣方言中缺乏ABAB式动词重叠,但有AABB式的重叠,表示A和B两个动作反复交叉进行。例如:

“戳戳搦搦”、“吃吃玩玩”、“做做玩玩”、“徛徛向向”。

6、其他重叠

抚州片赣方言中还存在一种重叠,虽然重叠的是虚词,不是动词,但笔者以为这种重叠,表达的还是动词的含义,所以将它归类为动词重叠。而重叠的虚词往往是使动词的动作形象化。例如:

笑蔫蔫、唏唏哭、髤髤痒。

(四)形容词重叠

形容词重叠主要有以下几种形式:

1、单音节自叠。一般有以下几种方式:

1)“AA”式,与普通话基本一致,起强调作用,加深程度。例如:

好好的书包,圆圆的苹果,长长的路程。

2)“AA矣”式,起强调作用,加深程度。例如:

轻轻矣放、狠狠哩打、慢慢哩哇。

3)“AA兮”式,表示具有了轻度形容词A特征。例如:

“酸酸兮”、“甜甜兮”、“苦苦兮”、“辣辣兮”、“长长兮”、“短短兮”、“满满兮”等。

2、双音节重叠,同普通话类似,一般有以下两种方式:

1)“AABB”迭字式。如:“排排场场”、“伶伶俐俐”、“和和气气”、“尖尖钻钻”、“洋洋易易”、“叮叮荡荡”、“疯疯癫癫”等;

2)“A里AB式”嵌音前略式重叠,多表贬义。如:

“雀里雀薄”、“邋里邋遢”、“罗里罗嗦”、“白里白舌”、“糊里糊涂”、“慌里慌张”、“娇里娇气”、“洋里洋易”、“流里流气”、“傻里傻气”等。

3)“A拿AB式”嵌音前略式重叠,多表褒义。如:

索拉索撇、勃拉勃实。

3、附加成分自叠式。有两种表现形式:

1)“AXA”嵌音重叠式,即在单音节形容词的二叠式中间嵌入一个附加音节,带有增强程度的作用。如:

今年实打实增产增收了。

硬打硬把那些货物搬走了。

2)“AXX”式。如:轻飘飘。

 

 

贰 词类研究

一、形容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形容词有一种很有特色的形式:XA式。

(一) XA式的构成

XA式由单音节性质的形容词A前加表示附加意义的语素X构成。根据X性质的不同,可以分为三类:

1)X为名词性语素:雪白、铁紧、笔直、鬏圆、墨乌、冰凉、津甜、蜡白、墨暗。

2)X为动词性语素:喷香、飞快、乓松、揪酸、湍红、捞空、驳实、飘轻、剁苦。

3)X为形容词性语素:辣湿、斩平、宣红、乜烂、乜乌、尴淡。

(二)XA式的语义特征

与词根A相比,XA式表示程度比较高的意义,X起程度加深的作用,有“很”的意思。因而前面不能再加表程度的副词。XA式前的X虽由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语素构成,不过它的意义已经虚化,但也不像“很”那样笼统,而是具有形象性。如X为名词性语素时,可以把XA式形容词理解为“像X一样A”。

(三)XA式的句法功能

XA式具有描述性,在句中主要充当谓语、补语,也可充当主语、宾语、定语、状语,后面一般带结构助词“个”,“个”相当于普通话的“的”。

二、数量词

抚州片赣方言和普通话一样,数量也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亿、兆来表示。

(一)概数的表示法

抚州片赣方言概数的表示方法与普通话有同有异,下面是一些固定用法:

1、相邻数词连用:五六十斤、七八十里、两三块钱。

2、数词后加“来”,表示接近这个数:十来块钱、两百来斤。

3、浅(音同堪)+数词,表示接近这个数,一般只适用于十、百、千、万这样的整数。如:

今朝上街花了浅百块钱

明朝要卖浅千斤肉

粮站一天收到哩浅万吨粮

4、A似A式,表示同一时间、同一重量、同一数目,主观上认为长、重、多。A为量词。如:

他有年似年冇归来。

该多事做哩天似天

我买到斤似斤烂苹果。

你浪费哩尺似尺布。

该个坑有米似米深。

5、A把式,A为量词,“把”表示“左右”。如:斤把、米把、天把。

6、A把两A式,表示一到两A,A为量词,主观上有认同、肯定的感情色彩。如:

学打铁只要年把两年就学得会。

门把两门手艺就能在社会上生存。

天把两天工夫就可以完工。

7、A多两A式,表示一到两A,A为量词,主观上有否定、不认同的感情色彩。

学打铁要年多两年才学得会。

该几个苹果有斤多两斤重。

你浪费哩尺多两尺布。

该个坑有米多两米深。

(二)形量组合

在数词和量词之间,有时可以有条件插入一些形容词,如,一大碗饭、两大块饼。

(三)量名搭配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量词与名词的搭配与普通话有很大的差别,显示了鲜明的特色。

1、头

在普通话中,只有猪、牛以“头”计数,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头”还有“棵”、“株”等意思。如“一头树”、“一头禾”、“一头柴”(半担柴)、“一头白菜”。

2、只

这个量词在抚州片赣方言中结合范围最广,凡是飞禽、走兽、水族、昆虫等动物皆可称“只”。如:一只狗(猪、鸡、鸭、牛、鱼、鸟)等,具有“头、只、条”等量词的职能。另外抚州片赣方言中“只”还用于计算其他事物的量。如:一只电影(汽车、船、皮包、屋)。

3、个

除了具有普通话中量词“个”的作用,还有其他职能。如一个豆子、一个客人、一个米、一个会。

4、把

除了具有普通话中量词“把”的作用,还有“杖、杆、束、叠”等量词的职能。如一把秆(枪、菜、秤)。

5、乘

抚州片赣方言中特有的量词。如:一乘轿子(禾斛、水车)。

6、皮

抚州片赣方言中特有的量词。如:一皮裤子(叶畀)。

7、餐

抚州片赣方言中特有的量词。如:一餐饭(打)。

8、膺(音同错)

抚州片赣方言中特有的量词。称量的对象主要是长条形的物体中的一段,与普通话中的量词 “段”意义相近。如:一膺蔗(树、木头)。研一膺竹子。一膺脚露在外头。

9、眼

抚州片赣方言中特有的量词。如:一眼井(灶、墙)。

10、封

“封”在普通话中一般只称量信件类的封起来的东西,如 “一封信”。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封”的称量范围更广,凡是用纸袋包装并封了口的物品都可以用“封”称量,如糕点、爆竹(限于短爆竹)、蜡烛等。如:买封灯芯糕送过去。带封爆竹去上坟。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原来用纸袋包装的东西现在都改用塑料袋及其他替代物包装,所以,近些年来用“封”称量物品的现象呈减少趋势。

11、到

“到”是计算动作量的,意可与“次、遍、回”相 当。如:看一到记不住就多看几到。 但对冲洗衣物、煎熬食物药品等一类动作行为,以用 “到”为常,一般不用“次、遍、回”,且用“到”与“次、遍、回”语 义不同。因为这类动作过程中本身就包括几个重复的阶段, 与一般动作有别,如洗衣服要经过多遍冲洗,而看书不一定要看几遍。“到”更强调动作过程中一个阶段的重复,“次、遍、回”往往是可以重复的整个动作过程。如: 该件衣裳要多洗几到。煎药要煎两到才有用。

(四)副词

笔者只探讨抚州片赣方言中有特点的几类副词。

1、表程度副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表程度副词与普通话相比有同有异,相同的有“太”、“最”、“更”、“越”,此外抚州片赣方言中主要有这样几个有特色的表程度副词:几、死、好、老(音同烙)、完、顶(顶多)、很。

1)几,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很”,一般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前起修饰限定作用,表示主观上认为程度很深,在句中作状语。如:你的衣服几大哟。做该多事几累哟。

2)死,一般用在形容词、动词后表示程度到了极限,在句中作补语。如:一天没吃饭,饿死哩。该个鬼天,冷死人。

3)好,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很”,一般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前起修饰限定作用,感情色彩不如“几”那么强烈,在句中作状语。如:他今天好高兴。他做事好认真。

4)老,用在形容词前,表示程度深,相当于“很”,但这时“老”应读去声,音同“烙”。例如:“老高”、“老深”、“老长”、“老胖”、“老瘦”、“老小”、“老狠”、“老凶”。且往往被“真”修饰,进一步强调。例如:“真老高”、“真老胖”、“真老深”。

5)完,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完全”,一般用在动词或形容词前表示程度深。如:天完黑了,我们怎么回家啊。我的手机完坏了,不能用。

6)顶,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最”,一般用形容词前表示程度到了极限。如果后米纳接动词,则用“顶多”。如:我顶好哇事(说话)。我顶多去三天就会回来。该件衣服顶多值30块钱。

7)很,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很”一般不像普通话中那样放在形容词前作状语,而是放在形容词后作补语。如:一天没吃饭,他饿很哩。他这个人就是好很哩。

在某些语境中,“很”放在形容词后作补语,表示反向的含义,反讽的意味。

2、表范围副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有特色的表范围副词有:共起、净。此外普通话中的范围副词:全、都、只、总共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也有使用。

1)共起,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总共”,如:该次请客共起花了200块钱。

2)净,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全”、“都”,如:来开会的净是各部门负责人。

3、表时间副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有特色的表时间副词有:浑日、等下、就、原先、一脚、该下、从,此外普通话中的“一向、马上、已经”等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也有使用。

1)浑日,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整天”。如:他浑日就是吃吃玩玩。

2)等下,相当于普通话中的“过一会儿”。如:你先去,我等下去找你。

3)就,相当于普通话中的“马上”。如:你先回去,我就来。

4)原先,表示以前的意思。我原先在这所中学读书。他原先不会吃烟。

5)一脚,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刚刚”,“该下”相当于普通话的“现在”。如:他一脚都还在这里。该下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6)从,表示一直以来,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向来”、“历来”,一般只用于否定句。如我从不跟人吵架。

 4、表频率副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常见的表频率的副词有:老(老是)、刻刻、碰下把。

1)老(老是),表示过去一个长时间段中经常发生的动作或状态。如:家里老缺粮少钱。他老是无缘无故骂人。你不要老买零食给小孩吃。老找不到他人。

2)刻刻,表示一个短时间段内经常发生的动作或状态。如:他小孩刻刻哭闹要妈妈。吃多哩啤酒,刻刻要拉尿。

3)碰下把,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偶尔”、“有时”。他碰下把会向我借钱。我碰下把会去看他。

5、表肯定、否定副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常见的表肯定的副词有:座(方言音同)、准定

1)座,表示肯定,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一定”。如:座是他拿了我的书。他座已经到家哩。

2)准定,表示肯定,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一定”。语气上比“座”稍微弱一点。如:我准定能及格。今天准定会落雨。

抚州片赣方言中常见的表否定的副词有:冒有(冒)、莫、冇(平声)、不、呒。

3)“冒有”(冒)后只接名词,表示不具备的意思,相当于普通话中“没有”的部分义项。如:渠冒有病。我冒有经验。

4)“冇”(平声)后只接动词,陈述已然的客观事实。如:我昨日冇去街。都12点哩,你还冇煮饭。我冇读过书。

5)“莫”后面接动词,有劝诫对方不要的意思,相当于普通话中“不要”的部分义项。如:你莫乱哇事。你莫动不动就着革。

6)“不”后面接动词,一般表示“未然”的意义。如:我不去街,你个人去。没有好菜,我不吃饭。在接“喜欢”、“想”、“理”(搭理)等主观性较强的动词时也可表示“已然”的意义。如:他不理我哩。我不喜欢他。若后面接形容词则表示“已然”的意思。如:你不攒劲当然做不好事。你女长得不排场。

7)呒可以替换“莫”和“不”。

(五)代词

抚州片赣方言中代词主要有:人称代词、指示代词、疑问代词。

人称代词

1)单数

抚州片赣方言中第一人称代词单数和第二人称单数都与普通话一直,分别是“我”、“你”,第三人称单数为“渠”,所有人称代词单数都没有主格、宾格变化。

2)复数

抚州片赣方言一般不用“们”来表示复数,用来表示复数的人称代词的附加成分为:该多人。

第一人称代词复数为“我该多人”,第二人称代词复数为“你该多人”,第三人称代词复数为“渠该多人”。

2、指示代词
抚州片赣方言的指示代词一般都是两分的,即区分为近指和远指两类,分别是“该”、“”与普通话的"这"、"那"以及由它们构成的表示人、物、数量等的系列指示代词相当。恕不赘述。

3、疑问代词

1)问人的疑问代词:何个。它可以问一个人,也可指不止一个人。与普通话的"谁"的用法相当,在句子中可以作主语、宾语、定语等。例如:
昨日何个来过?你晓得渠是何个?你知道他是谁?
   (2)询问人或事物的疑问代词:什个。其用法与普通话的"什么"相当,在句子中可以作主语、宾语和定语等。
   (3)询问性质、状态、方式的疑问代词:难赁、难赁样(方言音同),其用法与普通话的“怎么”、“怎样”相当,在句子中可以作谓语、宾语、定语、状语、补语。如:你考得难赁样哦?你哇难赁办就难赁办。
   (4)询问数目、数量、程度的疑问代词:几、几多,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几”、“多少”、“多”、“多么”。“几”不能单独存在,总是依附于形容词、形容性的修正词组和表心理活动的动词。在句子中可作状语、定语、补语、宾语、谓语等。作状语时,在疑问句中,通常询问数量。例如:该个石头几重?你开学要交几多钱?

5)询问处所的疑问代词:“何里”,其用法与普通话的“哪里”、“哪儿”相当。在句子中作主语、定语、宾语、状语,还可以与介词组合成介词短语作状语和补语。

6)询问时间的疑问代词:什时分、几时、何。用法分别与普通话的“什么时候”、“何时”、“哪”相当。如:你什时分来的?你几时去北京?你何天再来?

六、介词

抚州片赣方言使用的介词和普通话相比,有共性也有不同。

1、表时间、处所、方向的介词。

抚州片赣方言特有的有:行、躲,与普通话有一定关联的有:沿到、顺到,与普通话相同的有:从。

1)行,表示方向的介词,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从”。如:你顺路行武汉去北京吧。我行该条路去更近。

2)躲,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在”。如:你今天就躲该里玩一天算了。我躲该里住了几天了。

3)沿到、顺到,相当于普通话中的“沿着”、“顺着”。如:你沿到河走就能到。

2、表方式、方法、依据、工具、比较的介词。

1)抚州片赣方言中用于表依据、工具、方式方法的介词有:照、靠。如:

我照你的意思做了。

他家靠作田过日子。

2)抚州片赣方言中用于比较的介词在句法研究中将详述,这里略去。

3、表示施事、受事或关涉对象的介词。

 “跟”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可用于引出方式、对象。相当于普通话中的“和”、“替”。如:我跟她说了明天开会的事。我跟你领了两支笔。

  句法研究

抚州片赣方言句法也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

  比较句

从语义类型上看,抚州片赣方言的比较句可分为等比句、非等比句和递比句三大类,主要的比较词有:比、似、不如、不赢等。这里只介绍抚州片赣方言特有的几种比较句式,与普通话相同的恕不赘述。

1、A+W+似+B

这种格式通常被认为在普通话中没有的,但在抚州方言中却使用的很普遍。例如:

我大似他。

跑步我快似他。

读书我差似你,做生意我强似你。

这种格式在受比项B后面一般不再接X,它不能表达施比项和受比项之间的差值。

2、A+不像+B+W

这种句式在普通话中并不常见,但在抚州方言中却有表达规劝的意味,有时还含有强烈的讽刺色彩。如:

我不像他会煽。

抚州不像南昌热。

他不像他哥哥那么懒。

3、 A+动词+B+不赢或A+动词+不赢+B

这是抚州方言中动词谓语比较句的一般形式。例如:

我跑他不赢。

他打不赢我。

4、A+跟+B+样+W

在普通话中,这种格式中的“跟”与“和”的使用效果一样。但在抚州方言中,一般只用“跟”,不用“和”。“样”既是比较词又是比较的结果。句中一般还带有比较项,但往往省略。这种句式中的W一般为单音节词,如果省略了W,为了补足音节,一般在“样”后面加上“个”。如:

他的工资跟我样个。

他个子跟我样高。

  被动句

普通话中表示被动的“被”字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不用,一般用“着”字或“等”字,二字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并存并行并且可以混用,无区别,与普通话中的“被”字有相同的语法功能。如:“老王着(等)老张叫去矣(老王被老张叫去了)”,“那只山着(等)火烧矣”。抚州片赣方言中,被动句一般都要引进行为动作的主动者,即介词“着”、“等”一定要带宾语。再者,普通话被动句子的“被”字不一定要引出主动者来,如“他被开除了。”而抚州片赣方言在“着”字后面却必须引出主动者。如“茶杯着弟弟打烂哩。”(茶杯被打破了),“涂可平着科大少年班录取了”(涂可平被录取了),“流氓阿毛着公安局抓起来了。”(流氓阿毛被抓起来了)。

  “来”“去”句

1、“来”与“去”单用,抚州片赣方言与普通话大体相似。“去”字又表趋向性。如:“不听我哇就打死你去(不听我的话就打死你——吓唬小孩语)”,“不要就钉=掉去(不要就扔掉)”。“来”字用法如:“亻渠来矣抚州(他到抚州来了)”。有的与普通话“主语”加“上”加“宾语”加“去”(“来”)的句式相同,只是中间的“上”字换成了“到”字。如“我到七里岗去”,他冒到乡里来。来有的则换成“主语”去二字连用,它们是一对用在一起的连动词,而这对词的重点又落在去字上。来字起到对事物“加”去(或来)“加”、“宾馆”句式,比普通话筒洁。如:“我去乡下”(我上乡下去),“他冒来街上”。(他没有到街上来)。

2、“来”“去”二字连用,它们是一对用在一起的连动词,而这对词的重点又落在“去”字上。“来”字起到对事物辅助说明的作用。如:“老王,到哩钟,来去吃饭(含义是:老王,吃饭时间到了,你来吧我们一道去吃饭)”,“天墨暗个,象要落雨,老头子,快来去摆晒个谷挑转来(天黑沉沉的象要下雨,老头子,快点来,去把晒的谷子挑回家吧)”。“来”“去”表示先来这里然后再去(做什么)的意思,但在口语中,“来”字含义很淡,且含有一种较客气商量的口吻。有时,当主语为“我们”时,“来”字基本上虚化为一个无实词义的音节了,纯表示一种客气商量的口吻,如:我多=来去街买菜啵?(我们上街买菜去,好吗?)。这些用法是抚州片赣方言中所特有的一种表意方式。

3、单独用“去”,置于句尾,作可有可无的词缀。如“毛仔,你再顽,打死你去。”“大家快看电影去。”“你一个人上山,招应(当心)考虑吃掉你去。”

  述谓句

这种句式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常用,以谓语叙述为重,放在句首显明醒目而不用主语开头,往往还带上宾语。这个宾语反转来也常可以充当主语。如“熟矣饭,快去吃”,“到矣钟,来去上班”,“开矣茶,快来打”。这种句式谓动词之后都要加上一个时态助词“矣”,相当于普通话的“了”。无主语或主语不明,或不必说出,口语的简洁叙说等多用此句型。

  处置句

处置句就是“把”字句。普通话常用“把”字作为宾语前置的媒介。抚州片赣方言里没有“把”这个介词,一般用接近“把”音的“摆”将宾馆提到谓语的前面。如“我摆作业做完了”(我把作业做完了),“他摆碗打烂了”。(他把碗打烂了)。
    六 疑问句
    抚州片赣方言是非式疑问句,有以下四种表达方式,其中一、二、三种与普通话相同,第四种则是本地特殊的句式。

1、用语调表示疑问。如:你在北京上班?你到过武汉?

2、陈述后句加语气助词表示疑问。如:你评到“三好”学生啵(吗)?衣裳洗依(了)啵(吗)?

3、在谓语部分用“肯定加否定”的重迭表示疑问。如:这样利国利民的事,你想不想干?波波,去不去上顿渡?这样衣裳排不排场?

4、在谓语前加修饰词“咖”[kai],表示疑问。如:吃依(了)饭,咖去何里(哪里)?你咖才去归(回家)?

七 特殊语序

抚州片赣方言中,某些句子成份在词序上也有一定的变化。主要有以下三种:
1、状语位置 

普通话中状语位置于谓语之前,抚州片赣方言中则可置于谓语之后。如:

表程度的状语:该个地方臭死矣(这个地方很臭)。今朝做了一天的事,累死了。

表频率:你拿几凑(你再拿一点儿)。

表时间、次序:你哇起(你先说)。你走起(你先走)。

表数量状语:你拿多几,我拿少几(你多拿一点儿,我少拿一点儿)。

表对象的状语:你去拿支笔摆我(你去给我拿支笔)。送本书摆你(送给你一本书)。
2、补语位置 

表能否的补语,普通话中常置谓语之后宾语之前,抚州片赣方言中则常置于宾语之后。如:我吃该碗饭不掉(我吃不掉这碗饭)。我买那本书不到。上街买了本书,还有五块钱多。
3、双宾语位置 

普通话中双宾语结构,指人的宾语往往在前,指物宾语在后,抚州片赣方言中恰好相反。如:“摆本书我(给我一本书)”,“借支笔我(借给我一支笔)”,“有时也说:摆本书得(摆)我”,“借支笔得(摆)我”。“得”(摆)轻声,相当于介词“到”,专用于引进事物的对象——人。句子形式上指人宾语似乎在后,但实际上是介宾词组作补语,与上面两例有别,注意区分。

 

肆 修辞研究

一、入声的修辞功能

抚州片赣方言保留了大量的入声字。与普通话相比,入声不仅是一种音节和声调的差异,在修辞表达上也有自身的特点,对修辞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诗词、俗语谐音方面的运用

《红楼梦》第四回: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四家皆连络有亲,一损皆损,一荣皆荣,扶持遮饰,俱有照应的。今告打死人之薛,就系丰年大雪之“雪”也。”

“雪”“薛”在普通话中声韵相同,但声调不同,不同音,但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它们是完全同音的入声字,所以可以谐音。

又如抚州谚语:

“烟不出屋,倒水煮粥。”

“屋”“粥” 在普通话中声韵调相差很远,但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他们同属入声韵“屋”韵。

抚州儿歌《螃蟹歌》中有句:

“一只螃蟹八只脚,两只钳子一个海螺壳。”

“脚”“壳” 在普通话中声韵调相差很远,但在抚州片赣方言中,他们同属入声韵“觉”韵。

(二)表情达意方面的特殊作用

入声调值的特点是“入声短促急收藏”,给人的感觉是“短促”“浑浊”。入声韵多为音阻较大的齿音,读起来如啜泣、如呜咽,适合用于表达孤独、悲愤的愁苦之情。如李清照的《声声慢》就运用了这种入声修辞。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词中“觅、戚、息、急、识、积、摘、黑、滴、得”都是入声韵,词中运用这些入声韵,借助秋风、秋雁、秋雨、秋花的描写将强烈的感情表达得更加淋漓尽致。

此外,因为入声“短促”,所以,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很多“急促、紧凑、有力的动作”、“短小的状态”等都是入声字。如:

“厾”(快速有力的“捅”)、“啄”、“凿”、“割”、“刮”、“插”。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很多詈词也是入声字,充分体现了入声有强化语言感情色彩方面的功能。如:

“戳”、“木”、“屄”、“贼”

(三)入声重叠的修辞用法

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入声字重叠后放在形容词前充当状语有强调作用。而且第二个字一般变调,如果重叠的原字为阴入,则后一个变调为阳入;如果重叠的原字是阳入,则后一个变调为引入。如:

“几几长”(极言没有预期的长)、“笃笃短”、“恰恰好”、“快快走”(“快”在单用时为去声,重叠变调为入声)、“咪咪小”、“屑屑大”。

二、双声叠韵的修辞功能

双声和叠韵是汉语双音节词一种常见的语音结构。它既是一种构词手段,也是一种修辞方式。在抚州片赣方言中,双声叠韵的修辞功能表现比较明显,即采用双声叠韵、衍音嵌音、多音重叠等方式构成多音词和固定词组,表达消极的感受和情感。如:

雀薄(qo bo)(缺德的意思)、蹊崅(qi  que)(好动、顽皮,喜欢搞破坏的意思)、熬造( ngao cao)(很难对付的意思)

此外,双声叠韵也用于拟声或摹状词中。如:梯梯拖拖(拟走路声,也用于形容一个人做事拖拉)、咪咪摸摸(摹一个人做事慢、效率低状)、淅淅簌簌(拟哭泣声)。

三、谐音修辞

谐音是表达者利用词语的语言和谐,从某个词语引起暗示和联想,由本体向谐体、相关体以及隐蔽谐音的词语转化,也就是将能指意义转化为新的所指意义,从而达到符合语境要求的言语表达目的的修辞方法。如:

A:陪我去逛街好吗?

B:没闲。

A:没闲?不会加点盐凑?(“闲”“咸”谐音)

在抚州有家粥店,店名为:粥家庄。利用的就是在抚州片赣方言中,“粥”和“祝”同音调,运用了谐音修辞,“祝家庄”取自《水浒传》的典故。

 

 

 

 

参考文献:

1]李如龙.汉语方言学[M].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2]刘纶鑫.江西客家方言概况[M].江西人民出版社.2001.
3]顾黔等.汉语方言调查词汇手册[M].中华书局.2006.
4]袁家骅等.汉语方言概要[M].语文出版社.1989.

5]李荣等.南昌方言词典 [M].江苏教育出版社.1998.
6]黄建荣等.抚州方言漫述[M].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04.

7]汪如东.汉语方言修辞学[M].学林出版社.2004

8]黄伯荣等.汉语方言语法调查手册[M].广东人民出版社.2001.

9]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 [M]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注:本文为江西省教育厅人文社科项目《抚州片赣方言语法特点研究》最终成果。

 

 

作者:龚玉秀,(江西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江西抚州,344000),副教授

联系电话:13979497650,电子邮箱:myzuoyuer@126.com

 




阅读:
录入:zuoguochun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试说中文排序

下一篇:马鹏:试论普通话的语法规范
相关文章       方言 
本文评论
  泥西达年子   (西牙崽 ,2008-02-19 )
  感谢您在语网发表文章   (湘里伢子会员 ,2007-09-20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