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复兴中华文化,从反思五四运动开始

[日期:2007-01-09] 来源:冯知明的BLOG  作者:冯知明 [字体: ]

前不久,我们在北京大学举办了“第三届今古传奇武侠文学颁奖会”,引起了诸多媒介的关注和报道,随后,我又先后接到“温世仁武侠文学百万大奖”、“新浪武侠奇幻文学大赛”组委会的邀请,前去出席会议或担任大赛评委。由香港中华书局与红袖添香网站、MSN读书联合举办的“2006新武侠小说大赛”也正举办得如火如荼。用北大教授孔庆东先生的话说,我们武侠文学的盛世江湖已经到来了。

湘潭市工贸中专、工贸学校、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简章

报名入读请和湘潭工贸中专学校负责招生的赵红斌老师(13467920032微信同号)联系!

所谓武侠文学的盛世江湖,其实就是一种复兴中华文化的具体表现,是一种最为大众所接受的方式。

为什么要提出复兴中华文化,因为我们的中华文化传统被西方通俗文化、快餐文化所冲击,正面临断裂的暗涌。这并不是杞人忧天危言耸听,随便找几个我们新生代的年轻人,考校一下,就会发现在他们身上中国传统文化的痕迹几乎已经不见踪影。

一旦这种暗涌冲垮中华文化传统的最后一道防线,将使我们面对一个长期的文化游离期,并且即使在之后得到续断,其本质也将受到伤害。这种危险在我们的文化发展过程中已经隐约可见,当代中国的价值观失衡与此有直接关联。

这一切从源头说起的话,就要追溯到五四新文化运动。

五四运动的伟大意义,在于改造了中国旧有价值体系对民众思想和社会制度的制约,为社会革命扫清了障碍,这种历史功绩是无法抹煞的,但是就文学来说,五四新文化运动可以说是一剂充满毒素的虎狼之药。五四新文化运动可以是政治的、历史的、社会的、经济的,但它绝不应该是文学的,甚至不该是文化的。

五四运动对中国文学的破坏显而易见。当国门洞开,五四时期的那些一代大家,面对那样的历史环境,尽管他们有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但是依然表现出一种彻底的拿来主义,在自己的创作理念和创作实践中都对西方文学进行了全方位的复制。这种做法放到那个时代中考量,本也无可厚非,而且那时他们所学习的西方文学经典,毫无疑问是优秀而卓越的,都是在文学殿堂中无法重现的惊世之作。

所以问题不是在于五四文人学习了西方文学,而是他们急功近利的学习方法导致了根本上的歪曲,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因为理解性的歪曲和翻译过程中造成的语言代沟,使五四时期的文学打上了鲜明的欧化语言的色彩,也就是所谓的翻译体。由此在我们的文学史上产生了一些怪胎一样的东西,如我们胡适之先生的白话诗,《尝试集》一卷东来,固然颠覆了中国千百年来的一种思维窠臼,但是中国诗歌特有的美感也被胡适之及后来者破坏殆尽,中国新体诗人唯一值得称道的大概就是“不带走一片云”的徐志摩先生了。

中华民族的文学语言,本是非常的朴实、简练、准确,以微言而见大义,经锤炼而深蕴美感,这样的一种文字表现在唐宋传奇、聊斋志异、四大名著中,已经达到了一个几至巅峰的高度,本来可以成为世界文学之林的一朵不可替代的民族奇葩,但我们的五四前辈们却东施效颦,大量使用欧化语言,就像李敖嘲笑鲁迅先生,指出他的语言因为欧化而让世人无法进行有效的阅读,更枉谈理解。五四之后的人效颦于此前的效颦者,这就造成了一种累加的恶性重量,将中国文学压得越来越畸形。

这种欧化语言对后世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为什么在五四之后的文学发展过程中,中国文学经历了几次断代,很多人把这归罪于政治方面的原因,但究其根本,还是因为五四文学是没有根基的,是非常蹩脚的外来品,而这种外来品又被窜改和误读,导致了谬种流传,更不用说有什么生命力。这种没有生命力的文学,即使没有政治冲击,依然是苍白的、僵死的,不可能存活的,还是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断裂。

中国的知识界是不是没有反思精神呢?也不是,许多人都看清了这一点,但是因为五四运动有着辉煌的进步意义,太伟大,伟大的让我们不敢反思一下,不敢提丝毫的意见,我们出于对五四那个时代及那个时代所创造的历史的尊重或敬畏,而造成中国知识界的集体沉默和失语。

当代德国著名的汉学家顾宾先生用很情绪化的语言称我们的当代文学是垃圾,不得不引发我们的反思。“……这个要看中国人﹐因为最看不起中国文化中国文学的不是我们外国人﹐是中国人自己。问题就在中国本身﹐中国人根本不给他们自己的文化和文学什么地位……很多中国当代作家是在按照外国模式写作。如果没有外国文学,也许90%的中国当代文学都不会存在,因为没有东西可以模仿。”

我们伟大的“五四运动”给们带来“德先生”、“赛先生”的同时,对我们传承的传统和文化不得不说是一种颠覆。顾宾先生的无心之言,却恰到好处地指明了中国当代文学恶之花的萌芽之处。

我们引入大量西方式的文学观人文观,大量的文学作品翻译化,而丢失了中华文化的根本,放在西方价值体系内,被人称为“垃圾”就不足为怪了。今天我们在这里复兴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学式样,建立我们的标准和评价体系,其先锋军,当数中华民族特有的无法复制的武侠文学。

武侠文学赶上中华文化复兴的历史关头,注定要由我们这一代人来弘扬。

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们要让整个世界都能看到,我们不仅有李小龙、李连杰和成龙,也有金庸、古龙和正在蓬勃发展的新派武侠。

武侠文学是中华民族独特的文学式样,无疑是最接近民族文学的一种形式,但关于武侠文学是否是民族文学,是否能足够担当起弘扬民族文化的重任来,似乎还有争论,但这不妨碍我们对中国文学的整体反思。然而,要让武侠从国门走出,走向世界,武侠文学首先应建立在民族文学这杆大旗之下,无论是民国时期的社会武侠、神魔武侠,还是一直流传的言情武侠、历史武侠,乃至现在的北派武侠、奇幻武侠,大陆新武侠、还是港台仍在发展的武侠,可以说,都是在民族文学的旗帜下,得以存活发展、生生不息的。

著名武侠一代宗师温瑞安先生有这样一段话,“武侠小说是最能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它的背景往往是一部沉重的历史,发生在古代的山河:无论是思想和感情,对君臣父子师长的观念,都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一种精神。”这段话足以与有识之士共勉。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日本人说它的文化独一无二

下一篇:[图文]汉字简化也是传统演变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因为最看不起中国文化中国文学的不是我们外国人﹐是中国人自己。   (笑哈哈会员 ,2007-12-20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