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整字书同文与偏旁书同文

[日期:2017-12-25]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周南祥 [字体: ]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7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整字书同文与偏旁书同文

周南祥

【摘要】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因整字简化和偏旁简化同步发生,互相影响,故应该同步进行书同文。研讨汉字整字书同文时不能忽视偏旁书同文。一个个整字孤立地零碎地进行书同文,不同时进行偏旁书同文,会加剧汉字表意表音缺规律状态。汉字需要实现整字书同文,更加需要实现偏旁书同文。偏旁书同文包括形旁书同文和声旁书同文。两种偏旁分工不同,作用不同,书同文时,标准应该不同。形旁书同文按照表意需要进行,声旁书同文按照表音需要进行。

【关键词】整字书异文、整字书同文、偏旁书异文、偏旁书同文、形旁书同文、声旁书同文

 

要实现汉字书同文是因为目前汉字书异文。汉字书异文包括整体级的整字书异文和局部级的偏旁书异文。因此,汉字书同文也就包括整体级的整字书同文和局部级的偏旁书同文。要实现真正的汉字书同文,就不但要实现整字书同文,更要实现偏旁书同文。

 

整字书异文与偏旁书异文的产生

汉字一个整字或偏旁各出现两个以上不同形构(整字或偏旁笔画数不同或其他结构方面的不同),就出现整字书异文或偏旁书异文。

汉字书异文大都因为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个人用不同方法创造不同汉字字形和偏旁并加以使用、传播所引起,国家的分裂、地域的分割是最主要的因素,有时零星发生,可称为零星书异文,有时成批发生,可称为成批书异文。

先秦时期因国家长期分裂而发生成批书异文,到秦朝统一后消除,实现书同文,形成基本的通用正写字形和基本的通用正写偏旁。秦以后,国家基本上处于统一状态,汉字及偏旁基本上是同文的,但由于发生几次短期的分裂和其他原因,也发生零星书异文,产生一些异写字形和异写偏旁,如“碍”有异写字形“硋、礙”和异写偏旁“亥、疑”。

20世纪50年代国家又出现分裂状态,内地进行了汉字和偏旁的简化,简化了2235个汉字。这2235个汉字就有了简写和繁写两种字形。港澳台及海外某些使用汉字的人士以未简化的原字形和原偏旁,即以繁写字形和繁写偏旁为通用正写字形和通用正写偏旁,内地以简写字形和简写偏旁为通用正写字形和通用正写偏旁。这样就发生现代成批书异文--成批整字书异文和成批偏旁书异文。

汉字书异文的双方在书面交流上有一定的障碍,需要实现汉字书同文,才利于双方的书面交流。但是,人们往往只注意汉字的整字书异文而忽视偏旁书异文。所以,特别需要研讨偏旁书异文,因为它们是互相影响的。

 

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的相互影响

现代成批汉字的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因整字简化和偏旁简化同步发生,互相影响。

有时,偏旁书异文引起整字书异文,如形旁“金”简化成“钅”,声旁“喬”简化成“乔”的偏旁书异文,引起“銅”与“铜”、“橋”与“桥”的整字书异文。

有时,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如整字“陽”简化成“阳”的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昜”与“日”的偏旁书异文。

但是,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互相影响的情况有不同。

整字书异文不一定引起偏旁书异文。整字书异文有时会引起偏旁书异文,如“陽”与“阳”的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昜”与“日”的偏旁书异文;整字书异文有时不会引起偏旁书异文,如“噸”简化为“吨”的整字书异文,没有引起形旁“口”和声旁“屯”偏旁书异文。

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有孤立性,个别性的特点,作用面比较小,但比较复杂无序。一个简化汉字的产生只导致一个新偏旁的产生,但这个偏旁只适用这个汉字,其他同偏旁汉字一般不受影响。这种书异文具体有三种表现。第一种是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性质变化,如“郵”简化为“邮”,会意字变成了形声字,字的左偏旁由会意部件变成了声旁,“涙”简化为“泪”,形声字变成了会意字,声旁变成了会意部件。第二种是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形构改换, “臨”简化为“临”,偏旁“臣”改换成偏旁“丿丨”, 右偏旁也改变了,“幫”简化成“帮”,形旁“帛”改换为形旁“巾”、声旁“封”改换为声旁“邦”,“颳”简化为“刮”,形旁“風”改换为形旁“刂”,“燦”简化为 “灿”,声旁“粲”改换为声旁“山”。第三种是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形体减省,如“餘”简化为“余”,形旁从有减为零, “厰”简化为“厂”,声旁从有减为零。

偏旁书异文必然引起整字书异文,如形旁“金”与“钅”的偏旁书异文引起“銅”与“铜”的整字书异文。

偏旁书异文引起整字书异文有连锁性,系统性的特点,作用面比较大,但比较简单有序。一个简化偏旁的产生会导致多个新汉字的产生,如一个简化形旁“钅”的产生导致多个新汉字 “钢、铁、铜、锡…… 的产生,一个简化声旁“仓”的产生导致多个新汉字 “仓伧沧苍鸧舱 的产生。因为偏旁简化,与原字同偏旁的汉字就全部或部分发生简化。

因为整字书异文与偏旁书异文互相影响,字书同文与偏旁书同文也互相影响。

字书同文不一定导致偏旁书同文,而偏旁书同文却必然导致整字书同文,导致规律化的汉字书同文。因此,应该同步实现整字和偏旁书同文。                       

 

 同步解决整字书同文和偏旁书同文

两级书异文既然同步发生,就应该同步解决,研讨汉字整字书同文时不能忽视偏旁书同文,应同步研讨偏旁书同文。汉字需要实现整字书同文,更加需要实现偏旁书同文。

整字书同文就是通用字形统一化,用一个通用字形代表一个字种,表示同一个音和义。

偏旁书同文就是通用偏旁统一化,用一个通用偏旁(形旁和声旁)形体代表一个偏旁,表示同一个意或音。

整字书同文可以统一通用汉字字形,精简通用汉字数量,从而便于学习和使用。

偏旁书同文可以统一通用汉字偏旁,精简通用偏旁数量,从而便于学习和使用。

实现汉字书同文应该是既要达到整字书同文,也要达到偏旁书同文。只进行整字书同文,而不进行偏旁书同文,这种书同文是不完全的。只有实现偏旁和整字两级书同文才是真正的完全的汉字书同文。

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虽然同步发生,但是人们在提出汉字书同文的时候,往往很少把偏旁书同文摆到重要位置,没有把偏旁书同文单独作为一个问题提出加以研究,只想在废弃或选留一个个的整字上做文章。但这样以一个个整字孤立地零碎地进行书同文,不同时进行偏旁书同文,至少会产生以下弊端:一是标准难以确定,以笔画多寡为标准或是以是否符合原始造字法为标准还是以规律化为标准?二是加剧汉字表意表音缺规律状态。

有的学者虽也注意到偏旁书同文,但是往往不注意两种书同文的关系,不注意两种书异文的互相影响,不注意偏旁的种类及其作用,提出偏旁一律复繁或一律留简的主张,其结果必然导致不必要的倒退或折腾。

我们不能撇开偏旁书同文而孤立地研讨整字书同文。我们不能孤立地实现整字书同文,应该同步实现偏旁书同文。故整字书同文和偏旁书同文应该结合进行。

                   

从偏旁书同文入手

只解决好整字书异文并不能自然解决好偏旁书异文。

无论是原字还是简化字都有部分字利于偏旁的统一和精简,部分字不利于偏旁的统一和精简。

有时,把原字作为统一字形,其偏旁可以统一和精简,把简化字作为统一字形,其偏旁不能统一和精简。如cang音节的“倉傖濸蒼鶬艙凔嵢滄獊瑲螥賶篬”与“仓伧沧苍鸧舱”,原字作为统一字形,其声旁是“倉”,14个汉字都只有一个统一的声旁“倉”,简化字作为统一字形,“仓伧沧苍鸧舱”6个汉字的声旁是“仓”,其余“凔嵢滄獊瑲螥賶篬”8个汉字的声旁是“倉”,同一个声旁有两个形构。

有时,把简化字作为统一字形,其偏旁可以统一和精简,把原字作为统一字形,其偏旁不能统一和精简。如tai音节的“态”与“態”,简化字作为统一字形,声旁可以统一和精简为一个“太”, tai音节就可以完全废除声旁“能”。把原字作为统一字形,声旁“太”继续保留,声旁“能”也要保留。

偏旁书异文引起的整字书异文应该从偏旁书同文入手是容易理解的,因为如果是偏旁书异文引起整字书异文,只要实现偏旁书同文,就必然实现偏旁和整字书同文。例如偏旁“农”与“農”的书异文引起“农侬浓哝脓秾”与“農儂濃噥膿穠憹欁濃禯穠繷醲齈襛癑”的整字书异文,只要选择偏旁“农”与“農”其中之一作为统一偏旁,就实现偏旁和整字双同文。而解决好偏旁书异文可以自然解决好整字书异文。无论偏旁书异文引起整字书异文,还是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都要从解决偏旁书异文入手,即从偏旁书同文入手。这是解决汉字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的最佳选择。

整字书异文引起的偏旁书异文,要从偏旁书同文入手可能不容易被理解。也许有人认为既是整字书异文引起就应该从整字书同文做起。但是从整字书同文入手能否促成偏旁书同文呢?有时能,有时不能。这可以举整字书异文的 “态-態”、“际-際”为例说明,整字书同文时如果以简化字 “态”取代原字“態”,tai音节的声旁就可以统一和精简为一个“太”, 如果以原字“際”取代简化字“际”,ji音节声旁就可以统一和精简为一个“祭”,但如果整字书同文时以原字“態”取代简化字“态”,tai音节声旁就增加一个,除声旁“太”外增加声旁“能”,以简化字“际”取代原字“際”,ji音节声旁就增加一个,除声旁“祭”外增加声旁“示”,声旁不能统一和精简,不能实现偏旁书同文。可见,从整字书同文入手作出的选择带有盲目性,选择“态”、 “际”作为统一字形还是选择“態”“際”作为统一字形?标准难以确定。如果从偏旁书同文入手,就比较容易作出科学的选择。如“态-態”的选择,联系tai音节的“太-酞汰肽呔钛忲粏舦軚鈦态 態”,就知道“太”是可以统帅系列汉字的偏旁,表音准确,“態”是孤字,其偏旁表音与字音不合,“际-際”的选择,联系ji音节“祭-祭暩漈穄際鰶瘵  际”,就知道“祭”是可以统帅系列汉字的偏旁,表音也准确,“际”是孤字,偏旁表音与字音不合。这样,汉字书同文时至少就有一个比较科学的标准,即以利于表音规律化为标准,根据标准选择“态”、“際”作为统一字形,避免了书同文的盲目性。

因此,整字书异文引起的偏旁书异文,也要从偏旁书同文入手。应该联系因整字简化而产生的新偏旁和原偏旁进行比较和评估,看看新偏旁和原偏旁哪一个最能符合表意表音需要,最能统帅系列汉字。

如果新偏旁符合表意表音需要,最能统帅系列汉字,就可以保留,如果新偏旁不符合表意表音需要,不能统帅系列汉字,简化汉字只是该音节中的一个孤字,就不应保留。可见,整字书异文引起的偏旁书异文,也要从分析偏旁做起。以简化字还是原字作为统一字形要根据偏旁的具体情况而定。

“標”与“标”的整字书异文引起“票”与“示”偏旁书异文,孤立地从整字入手,选择“標”或者“标”作为统一字形很难说有什么不妥。如果联系该字所在音节的同声旁汉字进行比较而选择声旁,从利于表音规律化和偏旁书同文角度考虑,就有了一定标准,选择就不再那么盲目。联系biao音节“票-膘鳔骠镖僄剽墂嫖幖徱摽標檦漂熛褾謤鏢驃鰾瘭篻蔈  标”等字,可知该音节系列汉字都以“票”为声旁,“标”茕茕孑立,是孤字,其声旁“示”,表音与字音不合,只是取了“票”的下部,少写几笔而已,没有什么理据,也没有什么意义,选择“標”作为统一字形,可以实现整字和偏旁两级书同文,还利于表音。

整字“郵”与“邮”,“涙”与“泪”,“塵”与“尘”,“臨”与“临”,“幫”与“帮”,“颳”与“刮”,“燦”与 “灿”,“餘”与“余”,“厰”与“厂”如何选择?单以笔画多寡比较,自然以简化字为统一字形为好,从是否符合该字原始造字法比较,自然以原字为统一字形为好,各有各的理,从整字书同文入手很难作出科学的选择。如果不从整字入手而从整字的组成入手,即从偏旁入手,根据表意需要选择形旁,根据表音需要选择声旁,就容易理顺。

因为整字书同文有时与偏旁书同文是一致的,整字书同文可以自然促成偏旁书同文,有时却不一致,整字书同文不一定能促成偏旁书同文,因此,整字书异文引起的偏旁书异文,也应该从偏旁书同文入手。解决好偏旁书异文可以自然解决好整字书异文。整字是由偏旁组成的,偏旁理顺了,整字就可以理顺,偏旁书同文了,整字就跟着也书同文。如果脱离偏旁书同文,光从整字入手就难以确定标准,难以避免盲目性,难以实现偏旁书同文,整字书同文就会陷于无规律无系统状态。

不停留在单单比较笔画多寡,也不停留在单单比较是否符合该字原始造字法,而从汉字规律化方面考虑,联系与该字同形旁系列汉字,进行比较而选择形旁,联系该字所在音节的同声旁系列汉字,进行比较而选择声旁,以最利于偏旁书同文、汉字系列化(同偏旁汉字形成系列)的字形为统一字形,以偏旁书同文促成整字书同文,就可以达到整字和偏旁双同文。

无论偏旁书异文引起整字书异文,还是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都要从根子入手去解决,都要从解决偏旁书异文入手,即从偏旁书同文入手。这是解决汉字整字书异文和偏旁书异文的最佳选择。

汉字书同文的程序应该是先进行偏旁书同文再进行整字书同文。偏旁书同文搞好了,整字书同文就走上了轨道。

                     

区别不同情况

整字书同文和偏旁书同文要分清引起书异文的不同情况,不能用简单绝对的办法(如废繁或废简)解决,除了要区别引起书异文的具体情况,还要区别偏旁的种类及其分工。

偏旁书同文引起整字书同文比较有规律,容易解决。既是偏旁书异文引起就从偏旁书同文做起。形旁“金”简化成“钅”,声旁“喬”简化成“乔”,只要偏旁统一为原偏旁或简化偏旁就可以达到偏旁书同文和整字书同文。

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比较缺规律,解决起来比较麻烦。整字书异文引起偏旁书异文有多种不同情况,要根据各种不同情况区别对待。第一种,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性质变化,应该根据新偏旁是否符合表意表音需要决定取舍。如“郵”简化为“邮”,会意字变成了形声字,字的左偏旁变成了声旁,进入you音节中声旁“由”系统,这是一种进步,应该肯定,只要简化的声旁符合表音规律,就应该废繁留简。“涙”简化为“泪”,形声字变成了会意字,声旁变成了会意部件,把提供读音信息的可贵部分丢掉了,不利于表音,不是进步,只不过少写2笔,意义不大,但如果简单地废简留繁,也未必妥当,因为声旁“戾”在lei音节组字不多,读音也不一致,不如换成同音声旁“类”或“耒”。第二种,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形体改换,也可以根据新偏旁是否符合表意表音需要决定取舍。“幫”简化成“帮”,形旁“帛”改为“巾”、声旁“封”改为“邦”,简化的形旁、声旁符合表意、表音需要,分别进入形旁“巾”系统和bang音节中声旁“邦”系统,新偏旁能统帅系列汉字,应该废繁留简。“颳”简化为“刮”, 形旁“風”和“刂”都可以进入形旁系统,两者的废留都无不可。“燦” 简化为“灿”,声旁“粲”改换为“山”,简化的声旁读音与can音节的音不一致,不能成为can音节的有效声旁,“山”不能统帅该音节系列汉字,而原声旁却是该音节有效声旁,可以统帅系列汉字,可以废简复繁。第三种,因为整字简化引起偏旁形体减省,根据简省的偏旁性质决定取舍,如果简省的是形旁,是否需要恢复,主要看简省后是否产生意思混淆,不会混淆则保持简化,会混淆则恢复原字,如果简省的是声旁,应该予以恢复。“多余”的“餘”简化为“余”,形旁从有减为零,如果有必要,“多余”的“餘”可以恢复形旁,与表示第一人称的“余”相区别,“厰”简化为“厂”,声旁从有减为零,脱离chang音节中原声旁“尚”系统,从表音规律考虑,应该恢复声旁,废简复繁。

                 

形旁书同文与声旁书同文

汉字偏旁分为形旁和声旁,汉字偏旁书同文需要分别实行形旁书同文和声旁书同文。

两种偏旁分工不同,作用不同,标准应该不同,处理方式也应该不同。

书同文时,不加区别地一律全部废简复繁或者一律全部废繁留简,是没有进步意义的。偏旁书同文时,要先区分形旁、声旁,然后分别进行形旁书同文或声旁书同文。

形旁的作用是表意,应该以是否符合表意需要为标准。如果某一个形旁是表示某一个相关的意,只要注意选择一个形旁一贯到底就可实现形旁书同文,例如形旁“釒”和“钅”、“飠”和 “饣”、“馬”和“马”、“車”和“车”、“鳥”和“鸟”、“魚”和“鱼”,无论选择何种形体作为统一形旁都可以实现形旁的统一,最有效地精简形旁数量。以原形旁作为印刷用,简化形旁作为非正式场合书写用也是一种办法,这样就不需要花费精力作特别记忆哪个字的形旁是简化过的,哪个字的形旁是没有简化过的,只要记住几条规则即可,如规定私下书写时左形旁“食”可以简化为“饣”、“糸”可以简化为“纟”,“示”可以简化为“礻”(印刷时偏旁“示”比“礻”好,与“衤”区别性大)。字典只需要编写繁简偏旁对照表,不需要编列繁简对照字形,字头也只需要一个,不需要两个。

声旁的作用是表音,应该以是否符合表音需要为标准。要先区分其所表示的字音,然后分别进行书同文。如果某一个声旁只表示某一个音,只要注意选择一个声旁一贯到底就可实现声旁书同文,但是如果某一个声旁是表示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音,就需要根据其所表示的音的不同作不同的选择,就要根据表音需要进行偏旁的合理分工,用一贯到底的办法统一声旁没有什么意义。

例如以”或“”为声旁的汉字,在lou音节有“娄-偻搂喽溇嵝楼蝼镂耧髅蒌篓瘘”简化字和“婁-僂摟嘍漊嶁樓螻鏤耬髏蔞簍瘻  塿慺熡甊瞜膢艛謱軁遱鞻髏寠廔窶”等原字,在lv音节有“娄-偻褛镂缕屡蒌篓”简化字和“婁-僂褸鏤縷屢蔞簍  慺樓氀瞜膢謱軁鷜寠瘻”等原字,如果不区别lou音节和lv音节的音的不同,用“”或“”的其中一个声旁一贯到底盲目统一两个音节的声旁就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从声旁的作用出发,考虑声旁表音的规律化,有区别地进行书同文,lou音节声旁统一为”,lv音节声旁统一为”,人们根据声旁“”的读音就可以知道以“”为声旁的所有汉字的读音,根据声旁“”的读音就可以知道以“”为声旁的所有汉字的读音,两个音节都实现了偏旁书同文和规律化的整字书同文,效果就大不一样,声旁的表音作用可以充分体现,汉字就取得突破性进步,书写简化了,读音也简化了,汉字的音形义就得到高度的统一,这样的书同文就有意义得多。

又如以“长”和“長”为声旁的汉字,在chang音节有“长-长伥怅苌”简化字和“長-長倀悵萇 棖脹鋹韔鼚”等原字,在zhang音节有“长-长张涨帐胀账”简化字和“長-長張漲帳脹賬 涱粻餦痮瘬”等原字,选择“长”和“長”其中之一作为两个音节的统一声旁就没有什么意义,其中之一作为chang音节的统一声旁,另一个作为zhang音节的统一声旁就比较有意义。

同一个偏旁进行书同文时要先区别是形旁还是声旁。例如: 以“(見)”为偏旁的下列“苋〔岘〔现〔枧〔砚〔蚬〔笕〔觌〔覿靓〔觎〔觏〔觐〔觑〔〕” 等汉字,先区分“(見)”在这些汉字中是形旁还是声旁。在“觌〔覿靓〔觎〔觏〔觐〔觑〔〕”中“(見)”是形旁,在“苋〔岘〔现〔枧〔砚〔蚬〔笕〔〕”中,“(見)”是声旁。然后,对形旁“(見)”和声旁“(見)”分别书同文。形旁“(見)”的处理有2种办法: 1是把剩下的所有以“見”为形旁的汉字全部类推简化,都以“见”为形旁,2是废除简化形旁“见”,形旁全部恢复为“見”。声旁“(見)”的处理根据表音需要:读jian音的“枧〔笕〔〕”声旁恢复为“見”,读xian音的“苋〔岘〔现〔枧〔蚬〔笕〔〕”声旁保留简化的“见”,读yan音的“砚〔〕”声旁可以在“见”上加记号,读wan音的“苋〔〕”并入“莞”。

形旁是表意的,繁写形旁比较利于表意,书同文时统一恢复繁写形旁比较好。

声旁是表音的,应该尽可能剥离表意功能,把它看成纯粹表音符号,无论繁写声旁或是简写声旁还是异写声旁都可以用来表示不同的字音,如果不够,可以添加记号生成新声旁,不必拘泥于保持原来形购。

进行整字书同文和偏旁书同文可能产生一些新字形,有人会忧虑汉字总量的增加,但是我们只要控制通用整字和通用偏旁数量,其他非通用的整字和偏旁,无论再多都不会影响人们的学习量。很多汉字分别有数个不同字形,《百福图》、《百寿图》,“福和“寿”各有一百多种写法,会造成人们的学习负担吗?人们只要学习一种通用字和通用偏旁用于交流,其他都是凭兴趣学习或研究而已。因此,进行整字和偏旁书同文不必束手束脚。

附录是整理电脑字库汉字得出的《待书同文的形旁及其统帅汉字举例表》、《待书同文的声旁及其统帅汉字举例表》,可作偏旁和整字书同文的参考。表中形旁、声旁在破折号前,该形旁、声旁统帅的汉字在破折号后。形旁按繁写形旁的笔画从少到多顺序排列,声旁按声旁本音的音节顺序排列。

 

附录:

一、待书同文的形旁及其统帅汉字举例表:

-計訂訃譏議討訌訐記訊訕訓訖訪訝諱詎謳訣訥設諷訛訢許論訟訩詁訶評詔詞譯詘詗詛識謅詆訴詐診詒諢該詳詫誆詿詰詼試詩詡諍詮誅誄詬詣話詭詢誠誕滸誚説誡誣語誦罸誤誥誑誘誨獄誼諒談諄讅誶請諾諸讀誰諛調諂諞諮諶謊謔謁諤謂謐誹諉課謎諺諫諝謗謙諏謀諳諦諗諜諧諑諗諜諧諼諭謚謙謖謝謡儲謫譾謹譎讎讖譖譚讕譙讌諼諭

-计订讣讥议讨讧讦记讯讪训讫访讶讳讵讴诀讷设讽讹许论讼讻诂诃评诏词译诎诇诅识诌诋诉诈诊诒诨该详诧诓诖诘诙试诗诩诤诠诛诔诟诣话诡询诚诞浒诮说诫诬语诵罚误诰诳诱诲狱谊谅谈谆谉谇请诺诸读谁谀调谄谝谘谌谎谑谒谔谓谧诽诿课谜谚谏谞谤谦诹谋谙谛谂谍谐诼谂谍谐谖谕谥谦谡谢谣储谪谫谨谲雠谶谮谭谰谯谖谕

-饑飥餳飩飯飲飫餼飪飭飼餞飾飽飴飿餄餉餃餏餠餌饒蝕餎餑餒餓館餛餜餡餶餷饋餿饈饃餺餾饉饅饊饌饟

   

-饧饨饭饮饫饩饪饬饲饯饰饱饴饳饸饷饺饼饵饶蚀饽馁饿馆馄馇馈馊馐馍馏馑馒馓馔馕

 

 

 

二、待书同文的声旁及其统帅汉字举例表:

 

bin-賓儐擯殯濱璸繽臏蠙鑌顮髕鬢

pin-嬪矉礗穦馪驞薲 

bin-宾瑸摈滨膑殡缤髌傧槟镔鬓   

pin- 

 

can-參傪嘇慘穇謲鏒驂鰺黲嵾篸

shen-參嘇幓槮滲鰺瘮蔘 

can-参掺参惨惨骖黪鯵鲹

shen-参渗椮鯵鲹瘆

 

cang-倉傖凔嵢滄獊瑲艙螥賶鶬蒼濸篬 

qiang-搶槍熗瑲戧嗆蹌鶬創牄謒鎗篬

Chuang-搶槍熗瑲戧嗆蹌鶬創牄謒鎗篬

cang-仓沧舱伧鸧苍

qiang-抢枪炝玱戗呛跄

chuang-抢枪炝玱戗呛跄鸧

 

chan-毚儳劖嚵巉攙欃瀺艬讒酁鑱镵饞 

shan-攙纔 

谗(去除简省讠)chan-谗馋搀

谗(去除讠)shan-

 

chan-産剷嵼摌滻鏟簅

sa-隡薩蕯

chan-产浐铲

sa-

 

chang-長倀悵棖脹鋹韔萇鼚 

zhang-長帳張涱漲粻脹賬餦痮瘬

chang-长怅伥苌

zhang-长张帐涨账胀

 

che-車俥唓硨蛼莗

ju-車俥輂檋

che-车砗伡

ju-车伡

 

cong-從暰樅漎瑽瞛縱鏦篵蓯

zong-緃踨從樅磫縱豵蹤熧瘲嵸蓯

cong-从枞纵丛苁

zong-枞纵疭

 

chu-芻媰犓雛鶵蒭

zhou-皺縐謅騶

chu-刍雏

zhou-诌绉驺皱

 

da-達噠墶橽燵繨蟽躂鐽韃薘

ta-達韃撻澾闥

da-达哒鞑垯跶荙

ta-达挞鞑闼

 

dai-帶艜螮蹛遰廗蔕

zhi-墆摕滯蹛

Dai-

zhi-

 

dan-單彈憚撣殫燀僤襌譂鄲匰  癉簞

chan-單僤嘽囅墠嬋幝憚撣燀禪繟蟬襌譂闡灛閳

dan-单弹掸郸惮殚瘅箪

chan-单蝉婵冁禅啴掸

 

er-爾嬭趰邇薾

ni-儞嬭彌檷濔瀰禰鑈镾隬

er-尔迩

ni-你妳祢鉨

 

fa-發撥橃醱廢蕟 

bo-潑撥襏蹳驋鱍

fa-发泼拨袯

bo-泼拨袯 

 

feng-風偑楓渢煈猦碸諷飌瘋檒鳯鳳凨凬凮凤

lan-嵐葻

feng-风枫讽砜沨疯

lan-

 

gua-咼剮歄煱緺諣踻騧

guo-堝楇渦濄瘑蝸過鍋鐹  

gua-

guo-锅涡埚

 

gui-貴撌璝瞶膭鞼匱櫃   

kui-嘳嬇憒樻殨潰瞶聵膭鐀饋簣蕢匱鑎籄

gui-贵瞆匮 

kui-馈愦聩溃篑蒉匮

 

hua-華嘩嬅撶樺璍譁鏵驊鷨崋  

ye-墷曄燁皣瞱曅爗

hua-华哗铧桦骅

ye-晔烨

 

hui-會徻檜澮燴璯瞺繪襘譮薈

kuai-會儈噲澮獪璯糩膾鄶鱠廥旝

hui-会绘烩浍桧絵荟 

kuai-侩哙浍郐狯脍鲙

 

斷(去除斤)ji-檵繼

斷(去除斤)duan--斷籪躖

(去除斤)ji-

(去除斤)duan-断簖

 

jia-夾唊埉挾梜浹脥蛺裌郟鋏頰鵊筴莢

xia-俠埉峽浹狹硤陜陿

jia-夹挟颊铗浃郏蛱荚

xia-峡狭侠硖浃

 

jian-柬谏揀暕諫錬鍊

lian-楝堜媡湅煉瑓練鍊鰊欄萰錬

炼(去除火)jian-

炼(去除火)lian-炼练 

 

jian-戔俴帴淺濺牋碊諓賎賤踐餞馢剗

zhan-棧琖碊虥虦輚醆盞菚嶘

jian-戋贱溅浅践饯钱笺

zhan-栈盏桟 

 

jian-見挸梘涀絸筧 

xian-見俔哯垷娊峴晛梘涀現睍粯蜆鋧麲筧莧

jian-见舰枧笕

xian-见现岘蚬伣苋笕

jiang-將摪鱂螿醬奬槳漿獎蔣奨醤

qiang-將摪蹡鏘墏嶈

jiang-将鳉螀蒋 

qiang-将锵

 

jin-晉搢縉

jian-

jin-晋缙搢榗溍瑨縉

jian-榗戬

 

jing-巠俓剄勁弳徑桱涇烴經脛踁逕鋞陘頸鵛痙莖葝  坙 坕

qing-涇硜輕鑋葝氫

轻(去除车)jing-经径颈劲弪刭胫迳泾烃陉痉茎

轻(去除车)qing-轻氢 

 

jun-軍皸皹鍕

yun-喗惲煇緷腪賱運鄆韗餫齳暈 

jun-军皲

yun-恽郓晕

 

le-

yue-樂擽櫟爍躒鑠

le-

yue-乐栎烁跞铄

 

liang-兩倆啢掚緉脼蜽裲輛魎蹣

lia- 

liang-两辆俩唡魉蹒

lia-

 

long-龍儱嚨壠巄徿攏曨朧櫳瀧爖瓏矓礲蠬襱豅贚躘鑨隴龓壟礱聾蠪驡鸗龒寵嶐巃竉籠蘢靇龐

pang-龎龐

long-龙拢咙陇垅胧珑泷栊昽眬聋垄砻笼茏厐宠庞

pang-庞厐

 

lou-婁僂嘍塿嶁慺摟樓漊熡甊瞜耬膢艛螻謱軁遱鏤鞻髏寠廔瘻窶簍蔞

lv-慺樓氀瞜縷膢褸謱軁鏤鷜寠屢瘻簍蔞

lou-娄楼搂偻蝼镂耧髅喽嵝溇篓蒌瘘

lv-缕偻褛镂屡篓蒌

 

lun-侖倫埨婨崘惀掄棆淪溣睔碖稐綸耣腀蜦論踚輪錀陯鯩圇崙磮菕

guan-淪綸

lun-仑论轮抡伦沦纶囵

guan-纶沦

 

mai-

du-儥凟嬻櫝殰瀆牘犢瓄皾襩讀讟豄贕鑟韇韥黷匵竇

mai-

du-读犊渎椟牍黩

 

滿(去除氵)man-滿慲樠瞞蟎襔蹣鏋顢鬗

滿(去除氵)men-暪璊瞞懣

满(去除氵)man-满瞒螨颟蹒

满(去除氵)men-满懑

 

mian-黽澠

min-黽僶繩

mian-黾渑 

min-黾绳

 

nie-聶囁攝讘躡鑷顳

she-攝欇灄懾

nie-摄镊嗫蹑颞

she-摄慑滠

 

nong-農儂噥憹欁濃禯穠繷膿醲齈襛癑莀辳

nang-噥憹擃譨鬞

nong-农浓脓哝侬秾

nang-

 

qu-區嶇敺毆軀驅鰸

ou-區嘔塸慪摳敺歐毆漚熰甌膒謳醧鏂鷗蓲櫙藲

qu-区驱駆躯岖 

ou-区呕欧鸥鴎沤殴怄瓯讴抠

 

qi-豈隑榿

kai-塏嵦愷暟鎧颽闓

qi-

kai-凯垲剀铠恺闿

 

qian-臤慳摼蜸婜掔藖

jian-堅樫熞鰹鋻鋻 

坚(去除土)qian-

坚(去除土)jian-坚鲣 

 

qian-僉鐱厱簽

jian-儉劍劎劒劔撿檢瞼醶鐱險鹼 

qian-佥签

jian-险检剑捡俭硷睑 

 

qiang-墻嬙檣牆艢廧薔蘠 ?

se-嗇懎濇瀒穡穯繬轖廧

qiang-墙樯嫱 

se-啬穑

 

qiao-喬僑勪嘺墧嶠橋犞繑蟜譑趫蹻鐈鞽驕蕎

jiao-僑勪嬌嶠憍撟敽敿橋矯穚蟜譑趫蹻轎驕鱎鷮簥蕎

qiao-乔侨峤硚骄桥鞒荞

jiao-娇骄矫轿峤挢侨 

 

shou-壽濤醻

chou-儔譸幬疇躊籌嚋嬦懤擣檮燽醻魗薵

寿shou-寿涛

寿chou-踌畴俦帱诪筹

 

su-肅橚潚璛驌鱐鷫

xiao-嘯彇橚歗潚熽蟰簫蕭櫹瀟蠨

su-肃骕鹔

xiao-啸萧潇蟏 

 

wan-萬澫贎

li-蠇厲勵巁曞櫔濿爄犡礪禲糲蠣鱱癘

wan-万杤

li-厉励粝砺栃蛎疠

 

wei-韋偉喡媁幃徫愇暐椲湋煒瑋緯衛鍏韑韙韡颹違讆躗圍潿葦闈衞讏躛

hui-椲煒褘諱違

wei-韦伟违纬帏玮韪炜囗围涠闱苇

hui-袆违讳

 

wei-為偽溈蒍 

gui-偽媯

wei-为伪沩 

gui-妫伪沩 

 

慍(去除忄)wen-慍搵榲轀鰮溫薀縕蘊

(去除女)yun-媼慍熅縕轀醞氳蒕薀蘊

wen-揾榅殟煴瑥緼

yun-愠韫媪榅煴緼缊蝹褞輼辒醖韞馧蒀蕰 

 

wu-無墲嫵幠憮潕璑甒瞴膴蟱譕鷡廡蕪

fu-嘸撫

wu-妩怃芜庑 

fu-抚呒

 

歞(去除欠)xian-韅顯灦

歞(去除欠)shi-

xian-显顕

shi-湿

 

xian-

xuan-縣懸

xian-

xuan-

 

xian-韱孅攕纖襳

jian-殲攕櫼殲瀸纖鑯虃

xian-

jian-歼奸姧纤靬

 

ya-亞俹啞埡婭孲掗椏稏錏鵶堊鐚氬瘂

e-啞埡椏惡僫噁堊琧蝁

ya-亚哑垭桠娅挜铔痖氩

e-哑垭恶垩  

 

yang-昜揚煬暘鍚颺婸崵敭湯瑒禓諹輰陽鐊鰑楊鸉瘍氱霷

tang-偒啺愓糃蝪踼餳逿湯鐋燙簜蕩薚蘯摥漡 

dang-偒場婸崵愓瑒碭逿瘍燙璗盪簜蕩蘯

shang-場愓湯禓踼傷塲慯殤漡觴鬺

chang-場暢瑒畼腸塲膓

xing-

扬(去除扌)yang-扬杨炀旸钖飏

扬(去除扌)Tang-饧汤铴烫荡

扬(去除扌)dang-场砀烫荡  

扬(去除扌)shang-汤场 殇觞

扬(去除扌)chang-场玚肠畅

扬(去除扌)Xing-

 

yao-堯僥嬈嶢徺獟顤嶤蕘

xiao-嘵憢撓曉獟皢穘膮譊驍髐暁

yao-尧侥娆峣

xiao-挠晓骁

 

ye-

xie-頁蝢

ye-

xie-

 

yi-睪墿嶧懌擇斁曎歝澤燡繹襗譯醳釋驛圛

ze-擇澤礋蠌襗鸅蘀

译(去除讠)yi-译绎怿驿峄择释 

译(去除讠)ze-择泽萚 

 

 

yuan-員隕鶰圓 

yun-員傊愪殞溳熉磒縜鄖隕霣篔蒷霣

yuan-员陨圆

yun-员陨郧殒涢筼

 

zan-贊儹囋攢灒瓚禶穳臢襸讚趲酇饡

zuan-劗攢欑纘躦鑽籫

zan-赞酂攒趱瓒

zuan-攒缵躜 钻

 

ze-責嘖嫧幘樍歵皟瞔耫謮賾簀蔶 

ji-勣積績襀蹟鰿廭癪

ze-责帻啧赜箦 

ji-

 

zhuan-專傳剸囀塼嫥摶漙瑼甎磚竱縳膞轉鄟鱄篿

chuan-傳暷甎膞  

zhuan-专转砖传抟啭

chuan-

 

周南祥论文目录

1、汉字书同文与汉字完善化(2011.5.12

2、汉字书同文与汉字新排序(2013.2.26

3、古代书同文与现代书同文(2013.3.13

4、汉字书同文与文字形体式(2013.12.6

5、汉字书同文与“识繁书简”论(2014.2.26

6、汉字书同文与一简对多繁(最新稿)2015.9.18

7、汉字书同文与中英文字词(2016.7.3

8、全部书同文与部分书同文(2016.10.21

9、整字书同文与偏旁书同文(2017.12.25

 




阅读:
录入:周南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唐诗对偶句中的“直”字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汉字书同文与汉字完善化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