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唐诗对偶句中的“直”字

[日期:2017-12-15] 来源:作者贴稿  作者:王义然 [字体: ]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7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唐诗对偶句中的“直”字

 

一、“直”是仄声字 读入声调

王维是一位颇有名气的盛唐诗人。他的名气常让王姓族人引以为荣。记得童年时的一个春节,邻居一位长我四、五十岁的大哥,贴出了他自撰的对联:“竹里开前业,槐堂发故枝。”听长辈们解释,知道联中的“竹里”二字,指的是王维建竹里馆之事。

上初中的时候,知有唐诗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循着这一名句,找到了王维在奉命慰问边关将士的途中写下的《使至塞上》这首纪行诗,知其全文是:

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吴天。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圆。萧关逢候骑,都护在燕然。

这是一首标准的五律名篇,在当今小学语文教材中就能见到。诗中最传神的名句就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笔者曾存疑,这一名家、名篇、名句,按其在诗中的位置,肯定属于对偶句。然而,若按普通话语音标准去考量,前面的“大漠孤烟”与“长河落日”对仗得都很工整,但其句末的“直、圆”二字的读音都属阳平调,显然不符合平仄对仗的要求。原因何在?后来查《康熙字典》才知道,原来,“直”字的读音今属阳平调,古属入声调

经搜索,“直”字古读入声,在唐诗韵脚中有很多见证。这里举以下六例加以点评:

1、白居易的《渡淮》 

淮水东南阔,无风渡亦难。孤烟生乍,远树望多圆。

春浪棹声急,夕阳帆影残。清流宜映月,今夜重吟看。

2、白居易的《红藤杖 杖出南蛮》节选 

南诏红藤杖,西江白首人。时时携步月,处处把寻春。

劲健孤茎,疏圆六节匀。火山生处远,泸水洗来新。

3、张九龄的《戏题春意》。 

一作江南守,江林三四春。相鸣不及鸟,相乐喜关人。

日守朱丝,年催华发新。淮阳只有卧,持此度芳辰。

4、魏征的《郊庙歌辞·五郊乐章·雍和》

昭昭丹陆,奕奕炎方。礼陈牲币,乐备篪簧。

琼羞溢俎,玉醑浮觞。恭惟正,歆此馨香。

5、刘长卿《对雨,赠济阴马少府,考城蒋少府,兼献成武》(节选)

二贤纵横器,久滞徒劳职。笑语和风骚,雍容事文墨。

吾兄即时彦,前路良未测。秋水百丈清,寒松一枝

6、杜甫的《送张十二参军赴蜀州,因呈杨五侍御》

好去张公子,通家别恨添。两行秦树,万点蜀山尖。

御史新骢马,参军旧紫髯。皇华吾善处,于汝定无嫌。

以上六首唐诗,都含有末字是的对偶句。仔细观察可见,在这些对偶句中,直、圆对仗,直、匀对仗,直、新对仗,直、香对仗,直、清对仗,直,尖对仗。按照普通话的语音标准,与字相对仗的圆、匀、新、香、清、尖六字,其读音或者属阴平调,或者属阳平调,都是平声字。所以,与这些字相对仗的字肯定属于仄声字。这就证明了六首诗的作者与王维一样,都是把字视为仄声字,读为入声调的。唐诗中有很多例证可以证明,在唐朝把字视为仄声字,读为入声调的大有人在。

 

二、也是平声字 读阳平调

笔者反复思考,“直”字今读阳平调,肯定有历史的渊源,在唐诗对偶句中,也应当能够找到其与仄声字相对仗的例证。经在《全唐诗》中仔细检索,竟然发现了不少这样的句子。以下是作者从中精选的六对对偶句。

1、白居易的《早秋晚望兼呈韦侍御》中的对偶句

穿霞日脚,驱雁风头利。

2、卢照邻《长安古意》中的对偶句

梁家画阁天中起,汉帝金茎云外

3、崔融《西征军行遇风》中的对偶句

夙龄慕忠义,雅尚存孤

4、李咸 《奉和九日幸临渭亭应制得“直”字》中的对偶句

菊黄迎酒泛,松翠凌霜

5、杜甫《殿中杨监见示张旭草书图》中的对偶句

锵锵鸣玉动,落落群松

6、杜甫《复阴》中的对偶句

万里飞蓬映天过,孤城树羽扬风

在以上六对对偶句中,“直、利”对仗,“直、起”对仗,“直、义” 对仗,“直、泛” 对仗,“直、动” 对仗,“直、过” 对仗。按照普通话的语音标准,与“直”字相对仗的“利、起、义、泛、动、过”六字,其读音的声调或者属上声,或者属去声,都是仄声字。这就证明了与这些字相对仗的字被视为平声字。可以断言,六首诗与《使至塞上》的用韵情况正好相反相反,都是把字视为平声字,读为阳平调。在唐诗中,还可找出很多这样的例句。这证明,在唐朝,把字视为平声字,读为阳平调的同样大有人在。字今读阳平调,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

反过来看,现在,在全国绝大多数地方,字都被读为阳平调,这是历史传承的结果。这不仅说明了普通话确定的这个声调符合当今现实,符合从众原则,而且还说明在历史上这种读法就远比把字读为入声更普遍。读入声,从来就是一种规模不大的方言读法。

 

三、历史上的入声字

在前文所举证明“直”字读入声、读平声的例文中,笔者已经剔除了反映“直”与“值”相通假的篇章,所以,这里“直”字的字义都是不弯曲的意思,本文所说的既读入声又读平声的“直”字,就是是非曲直的“直”。

在唐诗中所表现出来的曲直的“直”既读入声又读平声的事实,再次证明了笔者的论断:入声是汉语语音中的一种声调,读音短促,是这种声调的基本特征,历史上被称之为促音、短言等;入声调是一种规模不大的方言声调,只存在于有入声的方言语音环境之中,很多地方都不存在这种声调;一个字被读为入声调仅限于有入声的特定方言语音环境,在其他地方会被读为其他声调;古按平、上、去、入划分四声调,系按照有入声的方言语音习惯归纳汉语声调类别所致;今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划分四声调,是跳出有入声特定方言语音环境,站在整个汉语语音体系的高度归纳汉语声调类别的必然结果。

按平、上、去、入划分四声调,始于南北朝时期的沈约(441—513年)。沈约系吴兴武康(今浙江湖州德清)人,正处于有入声的吴音覆盖区域。这一事实可以证明,平、上、去、入四声调正是当时吴方言的声调特点。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白居易和杜甫二位作者,既有把“直”字当仄声字用的作品,又有把“直”字当平声字用的作品。这证明二位作者均非处于有入声的方言语音环境之中,而是由于异地语言交流的扩大,对“直”字入声读法的一种认可。这种认可,使“直”字平仄两读,逐步成为他们的语音习惯。

基于这些论断,笔者认为,入声字问题从来就只是一个方言声调问题。从古到今,任何一个入声字,都只是在有入声的方言语音环境中才被读为入声调,而不是国人都把这些字读为入声调。所以,不能僵死地、绝对化地认为入声字就是入声字,走到哪里都读入声调。

中华民国时期,学界兴起构拟中古音的风潮,把入声字构拟为有ptk三种韵尾,分为阳入、阴入、中入三类。现在更有人仿此把上声调分为阴上、阳上,去声调分为阴去、阳去,打造出粤语九声调之说。这些都属于远离了汉语语音实际的荒唐之举,无稽之谈。

 




阅读:
录入:此木为柴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等韵图中看得见的古今方言

下一篇:整字书同文与偏旁书同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