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苏培成:科学地评价简化字

二、要理直气壮地肯定简化字

[日期:2013-04-11] 来源: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  作者:苏培成 [字体: ]

语言文字属于社会现象,它的发展变化要靠人力来推动。周有光先生说“语文生活的前进动力来自三个方面:1.群众的语文运动;2.学者的语文研究;3.政府的语文政策。三个方面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语文运动就没有活力,没有语文研究就不能提高,没有语文政策就难于推行。”新中国的汉字简化取得成功靠的就是这三方面的合力,其中政府的语文政策具有决定的意义。

汉字简化是语文生活里的大变革,牵涉到各行各业,影响到千家万户。总结半个多世纪来的汉字简化工作,总的来说取得了成功。汉字简化和其它各项工作一样也是有利有弊,而且是利大于弊。有百利而无一弊的改革是不存在的,对于利大于弊的改革要积极推动,而且在推动过程中要尽量扩大利的方面缩小弊的方面。汉字简化利的方面表现在减少了笔画和字数,提高了阅读的清晰度,方便了学习和使用;弊的方面表现在有些字改变了原来的偏旁系统、增加了一些形近字、有些字的构字理据有所削弱。正因为这项改革利大于弊,所以受到各界民众的欢迎。改变千百万人多年来形成的用字习惯要有个过程,社会的各种思潮也会有不同的反映,有时还会引起激烈的争辩。这都是很自然的。近几年来,出现了否定简化字、要求恢复繁体字的声音。有的媒体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尽量扩大这种声音,一个时期内简化字似乎遇到了危机。其实否定简化字的只是极少数人,简化字的旺盛生命力在于广大民众之中,这里说的广大民众既是指工农兵主体,也包括大多数知识分子。汉字简化为广大民众做了好事,对社会文化教育的发展起了积极作用。其影响早已超出了中国大陆,遍及全世界。1958年周恩来总理说过:“我们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上,首先应该把汉字简化这项工作肯定下来。”到今天,我们有了半个多世纪推行简化字取得的成果,证明信息网络时代需要简化字。在当前围绕着简化字进行的争论中,我们要理直气壮地肯定简化字。下面我们对否定简化字的一些有代表性的观点做一点分析,供关心汉字简化的各界朋友作为参考。

有人说:“新月派诗人暨古文字学家陈梦家先生,因反对文字改革而犯下重罪,沦为‘右派分子’,在‘文革’中含愤自尽,成为汉字革命中最著名的祭品。而简化运动的战车,碾碎的并非只是陈梦家一人,而是一个庞大的右派群体,以及所有敢于对文化大跃进说‘不’的知识分子。”繁体字和简化字都是记录语言的的工具,它们只能供人们拿来使用,而不会对人们施加什么暴力行为。碾碎陈梦家先生和“右派”群体的不是简化字,而是“反右斗争”和“文化大革命”。使陈梦家等知识界人士受伤害的这笔账算不到简化字的头上。“反右斗争”和“文化大革命”同样使汉字简化运动受到严重干扰。

有人说:“简化字只是一种过渡手段,其最终目的,就是要彻底消灭汉字,以及消灭一切由这种文字所承载的历史传统,实现向‘文化共产主义’的伟大飞跃。”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完全不顾事实,把汉字简化这种语文改革政治化,已经超出了讨论简化字的学术范围。我们知道,汉字简化始自清末和民初,民国政府曾经要推行简体字,这和“消灭汉字”“实现向‘文化共产主义’的伟大飞跃”扯不上关系。新中国建立60多年来,什么时候要“彻底消灭汉字”,哪里有什么“消灭一切由这种文字所承载的历史传统”的事情?到今天汉字依旧活跃在各个领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有人说:“繁体文本代表着文明的记忆、流逝的岁月及柔软温存的部分,而简体字则是革命、现代性和坚硬冷酷的象征。”这是公开地宣扬语言文字有阶级性的错误观点。事实是不论繁体字还是简化字,都是交际的工具,都没有阶级性,根本谈不上什么“柔软温存”或者“坚硬冷酷”。语言文字本身和运用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思想观点是两回事。如果文本的内容是“柔软温存”的,不论用的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表现出来的都是“柔软温存”的;如果文本的内容是“坚硬冷酷”的,不论用的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表现出来的都是“坚硬冷酷”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五条规定:“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使用应当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有利于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有利于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不论用的是繁体字还是简化字,都应当尊守这些原则。

有人说:“几千年繁体字的历史比几十年简体字的历史重要得多。”持这种观点的人以为汉字的繁体字自古自今没有变化,而简化字只是在1956年以后才产生。这种说法没有事实根据。古文字专家陈炜湛教授指出:“汉字简化实始于商代,始于甲骨文。”甲骨文存在着大量的繁简两体并用,而简体的使用频率高于繁体。例如,甲骨文“渔”字有繁有简,繁的从水从四个鱼,简的从水从一鱼。有四个鱼的是“渔”的古体,也见于殷商金文。甲骨文里从四鱼的仅二例,从一鱼的有四十余例。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带有相当的普遍性,可见简体字与繁体字的历史同样古老。简化字的绝大多数来自古代的“俗”字,它的历史与繁体字一样久远。

有人说:“我对三种简化是不认同的。”“三种简化字指的是同音替代、符号替代和草书楷化。”“这些问题,要逐渐改正,这次的新规范汉字表作了一定的纠正,但还没有大规模地改。”1922年钱玄同先生提出的《减省现行汉字的笔画案》里提出了构成简化字的八种方法,其中就包括上述的三种方法。用这三种简化方法得到的某几个简化字,如果不合适,可以修改;如果从根本否定这三类简化方法,简化字就去掉了八分之三,名存实亡了。汉字简化的方法不是哪个人坐在房子里想出来的,而是人民群众在长期使用汉字中的伟大创造,这些创造已经在社会里扎下了根,不是哪个人说一声“不认同”就可以取消的。把所谓“改正”简化字和新《规范汉字表》联系在一起更是十分不妥的。利用研制《规范汉字表》的机会恢复繁体字得不到民众赞同,只会增加研制《规范汉字表》的难度。

类似这种似是而非的反对简化字的意见还有一些,这些意见既脱离群众的意愿,也没有学术研究作为支撑,注定不会成功。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内容导航】
第1页:一、汉字简化合乎汉字演变的总趋势
第2页:二、要理直气壮地肯定简化字
第3页:三、简化字有利于继承传统文化
第4页:四、从汉字的分合看一简对多繁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周溯源、张广照:论汉字再简化——让汉字成为易识易写易记的文字

下一篇:表外繁体字是否要简化
相关文章       周有光  苏培成 
本文评论
  应当淡化简繁提法、不要把简繁看成是对立的、纠正对传统汉字错误看法   (5kong ,2014-04-29 )
       韩国有史以来都是用传统汉字的,现在韩国身份证 姓名均是传统汉字!   中国几千年来都是用传统汉字的。1964年,国务院 公告了《简化字总表》,第一表是352个不作偏旁使用 的简化字,第二表是132个可作简化偏旁的简化字,第 三表是由第二表类推的1754字,共2236字,乱改统一的 中国汉字为一国两字地,把汉字弄成了需要翻译的外文 了!   可有可无的简体字不但无中生有地平添了冗余涂鸦 汉字,而且,与小白鼠越南一个样造成了文化断层并且 还丢失了自己国家的历史,历史文化即便是翻译出来也 都是些赝品!   一国两字搞乱了中国的文化,不能无障碍文字交流 !二简、一简都是垃圾。1986年6月24日,国务院批转国 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关于废止<第二次汉字简化方 案>》。二简都废了,难道说一简还没有废吗!   任何人只要能阅读传统汉字,就可经由无数的史迹 、诗词、文章、修辞、思想等,和五千年传统文化与风 流人物对话,没任何阻碍。这是多么美好的文化局面!   (文魁星会员 ,2013-07-09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