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走了“常凯申”,又来了“昆仑”

[日期:2012-01-08]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朱四倍 [字体: ]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毛泽东的词作《念奴娇·昆仑》脍炙人口,不过,当它由德文被一名副教授译成汉语后,作者竟成了“诗人昆仑”。1月5日,网友在微博上热议此事,评价其荒谬堪比“常凯申”之于蒋介石。(《北京晨报》1月6日)

  这是一种难言的尴尬,也是一种黑色的幽默。结合此前北大“制造”的“孟子”被译成“门修斯”,清华“制造”的ChiangKai-shek被翻译成“常凯申”,让“同济大学副教授将毛泽东诗词作者错译为‘昆仑’”有了较强冲击和传播效果,也一下子击破了学术界的丑陋一面:喧嚣、浮躁、拜金、学术造假、急功近利等。

  近年来,进入公众的学术笑话越来越多,简直成了“学术笑话连续剧”,而“同济大学副教授将毛泽东诗词作者错译为‘昆仑’”,肯定不是学术界的最后一个笑话,只是,不知道这样的低级笑话何时才能灭绝。

  当网友调侃说“Google都能翻译出蒋介石”时,我们感到了戏谑,更感到悲哀。“诗人昆仑”同样让我们体悟到了这种无言的尴尬。但更让我们尴尬的是同济大学哲学系副教授陆兴华的姿态:“没错,但想怎么样?说我对毛泽东不够了解?你关闭了回帖,瞧你这心态!”不难看出,作为学者,面对问题不仅没有丝毫的歉意和羞耻感,相反,一副傲慢、霸道的姿态,“无知者无畏”的架子恐怕比错误更“雷人”吧?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高全喜称,“现在学术书的翻译很多都是教授承包,然后找几个学生来做,自己审阅一下”。当类似的谬误以相同的形式多次出现时,在笔者看来,拷问学术制度的病变已经成为必然。否则,我们只能等待一个个笑话的上演。

  笔者曾在某媒体上看到一篇文章,公然为这种“门修斯”“常凯申”之类的翻译辩解,认为翻译是一种体力活,早已过了精雕细琢的时代。而持这种论调的恰恰是学术界人士和翻译界人士。这不能不让我们产生忧虑。

  当下,学者们的著作越来越多,“大家”也似乎日益增长,但常识性错误充斥之下,怎能渴望大学尊严的存在?对学子来说,岂不是意味着一种灾难呢?

  在“昆仑”式谬误现象的背后,是越来越多的翻译“机器”的出现,而不是翻译家的产生。走了“常凯申”,来了“昆仑”,接着呢?有个“常凯申”和“昆仑”就足够让人们大跌眼镜,拜托别再谬译了!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马来西亚2011年度汉字“转”出炉

下一篇:禁教拼音汉字能保障幼儿游戏权吗?
相关文章       翻译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