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华商人文地理:仓颉故里谒仓圣(图)

[日期:2007-04-04] 来源:华商报  作者:张宏伟 [字体: ]



  建于白水的仓颉庙是全国惟一供奉仓圣的庙宇,也是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湘潭市工贸中专、工贸学校、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简章

报名入读请和湘潭工贸中专学校负责招生的赵红斌老师(13467920032微信同号)联系!



附近村民民风纯朴,而门头上的字却不失文雅



  仓颉墓外墙上“文革”时期的标语依稀可辨,文字在那个特殊时期成为具有攻击性的武器



传说中的仓圣四目如炬



1949年,彭德怀题写的保护仓颉庙文物的碑文



陈许堂驾着轿车样的三轮摩托车下地干活



仓颉庙内的壁画《知足常乐图》

  仓颉,传说中黄帝的史官,创造汉字的始祖,终结了结绳记事的历史,开创了华夏文明的新纪元,被后人称为“万代文字之宗,千古士儒之师”。仓颉的故里位于陕西省白水县史官乡,距黄帝陵100多公里。

  2007年清明全球华人拜祭黄帝前夕,记者专程前往白水拜谒这位“君上之人”。

  仓颉庙与墓冢位于白水县史官村北。说起仓颉,村民们都能讲述这样一个传说,仓颉原来复姓侯冈,因为造字有功,连黄帝也感到仓颉比自己伟大,特赐姓为“仓(倉)”姓,取的是“君上一人”之意。而仓颉并不居功自傲,在“仓”上加了草字头改为“苍”,言即他依旧是草民一介。传说虽无可考证,但在百姓心中,贤帝王的胸襟与圣人谦逊由此可见。各种文献中“仓颉”“苍颉”同时都有记录,可是白水的百姓坚持用仓颉称呼仓圣,他们认为仓颉造字的功绩远远大于帝王。

  相传仓颉从小生得奇伟,四目重光,聪明好学且又博闻强记,成人后被黄帝任命为史官。当时还停留在结绳记事的年代,一次黄帝与炎帝谈判,黄帝命仓颉将炎帝部落犯境杀民抢掠食物牲畜的数字整理出来。可尽管仓颉聪明绝顶,但面对成千上万相似的绳结一筹莫展,给黄帝谈判造成了很大的困难。狩猎人根据动物爪印分辨猎物的经验让仓颉茅塞顿开:为什么不能像动物爪印一样,用一种符号来代替一种事物呢?于是他躲进村边的沟里,斗转星移,不知过了多少年,仓颉造出的字如同“三石六斗的油菜籽”那么多。传说后来孔圣人只学会了两石,剩下的一石六斗无处用,干脆就顺着风播撒到异邦他国。

  按民间传说,仓颉庙的历史可上溯到黄帝时代,而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也有1800余年。2001年6月,仓颉庙被国务院批准为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如今的仓颉庙占地17亩,高垣厚墙,主体由照壁、山门、前殿、报厅、中殿、寝殿和仓颉墓等组成。庙内有48棵千年古柏,与山东曲阜、陕西黄陵并称为三大古柏群。

  庙内报厅的西侧房梁上,一幅被俗称为《知足常乐图》的壁画为人乐道。画面里用坐轿、骑马、骑驴、担担、推车和乞讨之人分别代表社会各个阶层,其中骑驴者在向前走的同时,还往后看着推车和乞讨者,与民间俗语“人家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要饭的”相吻合,充分体现了古人的中庸之道。

  仓颉塑像分别被供奉在中殿和寝殿内,仓圣的四目四眉与众神截然不同。殿内香火并不旺盛,或许是路长水远,或许人们忙于生计无暇顾及。寝殿建筑风格与中殿迥异,几根木柱由下往上向内倾斜,具有蒙古包样的形状,据说是建于元代。最奇的是寝殿大檩,传说是16米长、直径0.55米的均匀体直的蒿木。蒿草原是草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参天大树,讲解员解说曾有林业专家采集标本后研究,认为可能是一种已经绝种的树木。

  寝殿后墙外就是仓颉墓。解放前,国民党将军朱庆澜出资为墓冢修建了围墙,分别在东、西方向各开一门。如今西门南侧墙上“文革”时期的标语还依稀可辨:“打倒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反动权威”。仓圣在天之灵倘若知道他的不肖子孙竟用他发明的文字作为攻击好人的武器,不知是不是要顿足捶胸?

  回到庙门时,彭德怀元帅苍劲有力的字碑引人注目。这是1949年1月由他亲手书写的保护文物古迹的手令。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将军能以国家文物为重,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

  出得庙门,远远看见一辆貌似轿车的三轮摩托车停在停车场南侧的空地上。一个老农从车里拖出一把铁锨。上前一问,他是史官村三组的陈许堂,今年58岁。陈许堂说,庙前有他家6亩果园,去年总共卖了2万斤的苹果,这辆四座的三轮摩托是年初刚花1万多块钱买的。“这都是托了仓圣的福啊!”陈许堂指着庙前的照壁说。

  仓颉庙最初修了照壁,但并没有现在可见到的小拱门。庙门有三个门洞,中间的是神门,仓圣从此出入;东边是人门,供百姓行走;西边是鬼门,常年紧闭不开。史官村的乡民非常敬仰仓圣爷,于是在正对神门的照壁上开了个小洞,为的就是让仓圣的神气一直滋润着史官村。

  出了仓颉庙向东8公里,是史官乡的孔走河村。在村头,76岁的刘彦生和66岁的刘建平两位老人,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传说孔子祭拜仓颉墓,痛哭不止,长跪不起,孔走河和孔走河村也因此驻留而得名。刘彦生老人眉飞色舞地讲完孔走河来历的故事之后,表情逐渐暗淡下来。他说过去私塾先生教娃娃识字之前,都要挂出仓圣爷像让学童祭拜,那时但凡识字的人都是先拜仓圣后拜孔圣,可如今很多人都忘记仓圣爷是谁,实在可惜!

  再次回到仓颉庙前的时候,旁边的史官乡初级中学已经下课,庙门外停车场上两个女学生正在看书。当听说她抱的书里的字都是仓圣爷所造,一名女生大声分辩:“英文字母肯定不是仓圣造的!”看她一脸神气,敢于向传统挑战,这或许更是应该值得发扬光大的吧,毕竟社会要向前进步。本报记者 张宏伟 文/图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人民日报:从潘基文强调“姓潘不姓文”说开去

下一篇:中国数字电视文字柔化防闪芯片问世发布
相关文章       仓颉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