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跟台北游志诚先生商榷

[日期:2011-09-11] 来源:语言文字网  作者:邱崇丙 [字体: ]

 

湘潭市工贸中专、工贸学校、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招生简章

报名入读请和湘潭工贸中专学校负责招生的赵红斌老师(13467920032微信同号)联系!

 

跟台北游志诚先生商榷

 

北京  邱崇丙

 

 

台湾学生书局出版过一本文集,书名《大陆地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内载游志诚先生的《大陆有关中国古典文学研究述评》,涉及到《古代散文鉴赏辞典》中我写的两篇赏析文章:《战国策》的《赵威后问齐使》和《乐毅报燕王书》。台湾这本研究文集是1991年出版的,现在仍在发行。遗憾得很,二十年以后,我才有机会见到,实在不敢苟同。为简明起见,就《赵威后问齐使》赏析一文,跟游先生商榷。先将我的原文抄录于下,以便参考。

 

这篇文章选自《战国策·齐策》,内容虽与齐国有关,而主要人物却是赵威后,也就是《触讋说赵太后》中的赵太后。赵太后的形象在那篇文章中写得很生动,是一位近于顽固的老妇人。可是这一篇中的赵威后,却迥然不同,她不愧是一位颇具政治远见的统治者。

齐襄王派使臣来问候赵威后,按照一般惯例,赵威后应该立即看信,并表示答谢。可是她不去拆信(这就很不客气了,表明她对齐王有些看法),却向使臣表示了一个异乎寻常的问候:“岁亦无恙耶?民亦无恙耶?王亦无恙耶?”文章这样开头,如异峰突起,令人注目。

这个问候的特殊之处,是三句话的次序,非同一般。齐国使臣察觉到这一点,立即表示不满,认为赵威后这样问,是“先贱后贵”。在贵贱等级森严的社会里,齐国使臣的话,也反映了当时传统的尊卑观念,这是很自然的。不料齐国使臣的反问,难不住赵威后,反招来她一番义正词严的议论。看来她是胸有成竹,要借此机会来批评齐国的政治。她斩钉截铁地说:“不然,苟无岁,何有民?苟无民,何有君?故有问。舍本而问末者耶?”

这一反问,非常有力,且明白无误地告诉齐国使臣,民为本,君为末。文章没有写齐国使臣的反应,给读者留下想象的馀地。使人想到齐使张口结舌、无言以对的窘状。此处省略,效果更佳。

赵威后自己也是“君”,她怎么会有这种思想的呢?可以理解,她受了儒家“民本”思想的影响。战国时期的孟子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是一种可贵的民本思想。赵威后接受这一思想,等于是把自己也放在“轻”的位置上。这是需要政治眼光和勇气的。无论如何,这点也是值得称赞的。前面已经提到,从《触讋说赵太后》中看,她的性格近于顽固,可见她接受这一思想并非心血来潮或标榜自己;她对齐国政治情况非常了解和熟悉,并能根据这一思想作出分析,也可见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齐使无言以对之际,她又进而发问,如连珠炮发,使对方无招架之功,形成一种理论上的气势。他一共问了四个人。先问钟离子,“有食者亦食,无食者亦食,有衣者亦衣,无衣者亦衣”,极言他乐于帮助一切人。次问叶阳子,“哀鳏寡,恤孤独,振困穷,补不足”,极言他同情不幸的人。又问婴儿子,“撤其环瑱,至老不嫁,以养父母”,极言她的孝行非同一般。这三个人表现不仅突出,而且有个共同点,就是利“民”。一个抚养人民,一个帮助人民解决困难,一个以孝行作人民的表率。从“民为贵”的观点看来,这三个人应当受到重视和表彰。不仅齐国使臣不懂民本的道理,齐王也一窍不通,所以她责问道:“此二士不业,一女不朝,何以王齐国、子万民乎?”这意思等于说齐王在路线上犯了错误,违背了民本思想。最后又问到了於陵子仲,“上不臣于君,下不治于家,中不索交诸侯”,极言他什么好事也不干,等于废物,在人民中影响极坏。她用严厉的口气问道:“何为至今不杀乎?”这又从反面来批评齐王不懂得民本的道理,宽容了这种不利于人民的人。

文章到此,戛然而止,赵威后以全胜的姿态结束谈话,加强了主题的表现力量。如果再写齐国使臣或齐王的反应,倒成蛇足了。

文章以齐王为对立面,以齐国的政治情况为材料,对民本思想作了具体而透彻的发挥。全文纯用发问的方法来写,问岁,问民,问王,问钟离子,问叶阳子,问婴儿子,问於陵子仲。前三问,等于提出民本思想的论点,后四问,从正反两方面来论证应以民为本。而且只写发问,不写回答,更增强了压倒对手的优势。

 

游先生说:“另外一种赏鉴文字并不引述集评集释,当然也不依古人为准,而独立自主地做出赏析,其赏鉴进路很容易走上意识型态的路子,以马克斯文学或马克斯美学为主要策略。邱崇丙在赏析《战国策》〈赵威后问齐使〉与〈乐毅报燕王书〉两篇即是显例。大陆学者解释古典理论。(按:这句话似意有未尽)古典作品一旦涉及意识型态,采用马克斯策略,往往露出盲点,有牵强附会与生硬乱套之弊。这也是台湾学界不能认同也不愿对应的一点。赏鉴文字经常冒出‘劳动人民’‘封建社会’‘上层阶级’‘资本阶级’‘被压迫民众’等等,完全以意识挂帅,服从政治教条,充分见证着权力结构、文化模子与文学体制强加给文学论述的操控力与影响力,以致做为一种文学的言谈论述更加暴露了论述的机械特质,假借表象的多元开放,占据着实质的一元封闭主宰。这方面的论述愈多,便愈加贬损学术的客观评价。尤其可能导致研究策略走歪路,走偏激。”

想不到一篇对古代文章的赏析,竟招来游先生如此严重的责难。这一大段议论,很容易使人想起大陆在文革期间流行过的“扣帽子”歪风,因为游先生并没有具体指出《赵威后问齐使》赏析文章哪些地方错误,也没有说明游先生自己对《赵威后问齐使》的“客观评价”是什么,只是给我戴一顶大帽子而已。如果说我运用了“马克斯策略”,对具体问题作出具体分析,而不是笼统的下结论,那么,这就对了。这种“进路”就是灵活运用,就是开拓,就是发展,这比照搬西方理论好得多;如果不能作具体分析,而仅仅是不着边际的下结论,才是牵强附会与生硬乱套,才是“偏激”“歪路”。这顶帽子给游先生自己戴上,也许更合适一些。当然,游先生用的不是“马克斯策略”,但也是“意识型态的路子”。

众所周知,《战国策》汇集的是战国时期策士的言论,内容谈的就是政治。战国时期是什么社会?历史学家称之为封建社会,也有人认为是奴隶社会,游先生既然反对冒出“封建社会”这个词语,那么,应该怎么表达?王、后、臣、民,是历史上存在的名称和事实,又不是“马克斯策略”捏造出来的,也无“牵强附会与生硬乱套”之处。“‘劳动人民’‘封建社会’‘上层阶级’‘资本阶级’‘被压迫民众’等等”,我的文中并未用到这些词语,即使用了,又有何不可?为什么不能“经常冒出”?游先生不准冒出这些词语来,流露出一种政治偏见,很像有“操控力”,其实是不自量。台湾没有劳动人民吗?工人农民不劳动吗?在日本统治时期,台湾居民不是被压迫民众吗?不冒出这些词语,应该怎么表达?游先生自己也创造性的冒出了一个“意识挂帅”,这是否也可称之为“政治教条”?

《赵威后问齐使》内容涉及赵国和齐国两国外交,外交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原文所肯定的是先秦儒家的民本思想,并不是马克思的学说。但民本思想是现代民主思想的先驱,为什么不能肯定?生活在民主时代的游先生为什么要嘲弄?难道要赵太后专制独裁,才是“客观评价”吗? 我并没有牵强附会生硬乱套,把它提升为马克思主义。游先生却硬要指鹿为马。所谓赏析,无非是指出文章的主题和语言特点,提醒读者注意、借鉴。赏析文章分析它的内容和形式,能够撇开它的思想和语言表达技巧吗?如果认为这是盲点,游先生认为应该怎么分析,才是亮点?不冒出政治词语,难道要赏析赵威后和齐王的男女感情吗?难道要分析赵威后缺乏女性的礼貌、温柔,才符合游先生的“客观评价”?

愿夫子……明以教我。

两岸文学评论中都存在有“教条主义”的现象,游先生的文章“即是显例”。对事物不作具体分析,凭个人的信条,下一个空洞的结论,就是教条主义。我不知道游先生读没读过马克思的著作。简单的说,哲学、文学、政治思想都是意识形态,游先生没有意识形态吗?《大陆地区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一书是由“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策划的,游先生是按照策划来写作的。游先生指责“完全以意识挂帅,服从政治教条,充分见证着权力结构、文化模子与文学体制强加给文学论述的操控力与影响力,以致做为一种文学的言谈论述更加暴露了论述的机械特质,假借表象的多元开放,占据着实质的一元封闭主宰。”这话虽然用了“权力结构”“文化模子”“文学体制”“操控力”“机械特质”“表象的多元开放”“一元封闭主宰”这些词语,转弯抹角,用意仍隐约可见。这是不是意识形态?这话所指是不是也包括游先生自己在内?游先生用政治分歧来评论文学,真像是“强加给文学论述的操控力”。游先生厌恶“马克斯策略”,那是政治态度,作为一位学者,不必把政治分歧带到文学评论中来。如果不顾具体事实,用来指责他人,就才真是“政治教条”。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艺术而艺术”“为文学而文学”“纯学术”,那是西方学者的唱词。游先生大约忘记了中国文学的传统是“文以载道”。这并不是马克思的话。这一思想虽然束缚过作家的文学想象力,限制过作家的创造力,但它也有过辉煌的纪录。中国历史上有不少作家,曾以几篇散文而名垂后世。

我以为学者可以不谈政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求同存异。不要“自己判卷子,自己中状元”。能够有助于读者欣赏,就是好“进路”,能够发扬优秀的文化传统,就是好“进路”。一味替古人代言,一味替外国人代言,一味替“行政”代言,就谈不上“进路”,谈不上开拓。两岸学界都不会认同。

学术交流以谦虚谨慎为好。希望游先生也用《赵威后问齐使》的材料,写一篇“客观评价”的赏析文章,作为示范。大家互相切磋,共同提高。

201188

 

 

 




阅读:
录入:湘里伢子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鱼玄机诗十八首

下一篇:尧舜桀纣与谥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