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菊、橘、觉、诀”等古入声字应注上声调

[日期:2018-07-03] 来源:作者贴稿  作者:此木为柴 [字体: ]

 菊、橘,觉、诀等古入声字

应注上声调(一)

王义然

 

初学读书写字,老师教授拼音方法,就知汉字读音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声调。在汉语语音构成中,四声调作为一种语音元素与声母、韵母一样,具有同等重要的区别意义。一个音节(字音)虽然声母和韵母都相同,但只要声调不同,就会被人们用来命名不同的表达对象。如tāntán这两个音节,虽然声母和韵母都一样,但在汉语实践中,阴平调的tān被用于命名“摊、滩、瘫、贪”等事物,而阳平调的tán则被用于命名“谈、潭、坛、檀”等事物。这是汉语独具的特点。

学习古汉语,知古代字音的四声调是平、上、去、入。学习古诗词,又知有平仄对仗之说。且知古上、去、入三声为仄声,今上、去两声为仄声。

1958 年后,开始推广普通话。普通话的四声调与各地方言语音的四声调既存在明显差异,又有很强的对应性。回忆学习普通话的历程,笔者正是凭借家乡方言与普通话四声调的对应差异来理解和记忆一些汉字读音的声调类属的。

研究入声字,知入声调是汉语语音中一种特殊声调,其基本特点是声调短促,被古人称之为促音、短言等。入声现象,是一种方言声调现象,只存在于有入声的特定方言语音环境之中。古按平、上、去、入划分四声调,是站在有入声的方言语音环境中观察和归纳汉语声调类别所致。

对《广韵》的34个入声部进行分析归纳,得出结论:古入声字的覆盖范围只涉及iuaeo)四个韵摄。只有读音中韵尾属于iuaeo)的字才有可能是入声字,而韵尾属aieiaoouanenangengong)的字则不可能是入声字。这是入声方言音变的基本规律。

辅导小孩做作业,查阅字典,常对一些字的字音声调标注存疑。如按山东方言与普通话的四声调对应关系,等级的“级”,应当注阴平,而课本和字典上却注阳平,与“极”同音;矩形的“矩”应注去声,而课本和字典上却注上声,与“举”同音;幸福的“福”、国家的“国”和方格的“格”等字都应注上声,而课本和字典上却注阳平……。

研究发现,这些字为数不少,散见字书各处,多为应注上声而被注为阳平或阴平的字,且多属古入声字。故按古入声字的韵摄覆盖范围及入声字在等韵图中的四等编排定位,把这些字搜寻出来,粗略概括为以下二十一类,计有:

1古声母属gkh,韵母是 e的入声一等韵的“阁、格、隔、葛(藤)、割、革、柯、轲、喝、禾”等字;

2、古声母属gkh,韵母是ie的入声二等韵的劫、结、诘、碣、揭、歇、蝎等字;

3、古声母属于gkh,韵母是uo的 入声三等韵的“国、郭、聒、馘、虢、豁”等字;

4、古声母属gkh,韵母是üe的入声四等韵的“觉、诀、决、角、蕨、缺、阙”等字;

5、古声母属于gkh,韵母是i的入声字“吉、棘、急、激、击、羁、檄”等字;

6、古声母属于gkh,韵母是u或ü的入声字“估、酤、哭、窟、菊、掬、橘、屈、曲、顼”等字;

7、古声母属于gkh,韵母属于aiaua的入声字夹、浃、荚、颊、铗、戛、掐、瞎、刮等字;

8、古声母属于zcs,韵母属于euo的一、三等韵入声字则、责、帻、迮、作、昨、缩等字;

9、古声母属于zcs,韵母属于ie或üe的二、四等韵入声字节、接、切、楔、削、薛等字;

10、古声母属于zcs,韵母属于ua的入声字足、镞、匝、擦等字;

11、古声母属于zcs,韵母属于ii的入声字“积、籍、即、缉、瘠、七、戚、漆、夕、昔、惜、息、膝、锡、犀、袭、析、晰、悉”等字;

12、声母属于zhchsh,韵母属于e的入声字“折(摺)、哲(喆)、谪、磔”等字;

13、声母属于zhchsh,韵母属于uo的入声字“拙、灼、酌、卓、捉、擢、踔、说”等字;

14、声母属于zhchsh,韵母属于i的入声字“织、执、职、植、值(日)、吃、湿、施、失、识、虱”等字;

15、声母属于zhchshr,韵母属于u的入声字“竹、烛、逐、竺、出、叔、菽、淑、枢、儒、孺”等字;

16、声母属于zhchsh,韵母属于aua的入声字“札、扎、插、锸、察、杀、铩、刷”等字;

17、其他韵母属于o的入声字“伯、泊、柏、舶、帛、拨、剥、博、搏、播、驳、颇、泼”等字;

18、其他韵母属于eieuo、üe的入声字“德、得、鳖、捏、贴、铘、咄、托、脱、噎、掖、约”等字;

19、其他韵母属于i的入声字 “滴、镝、擿、剔、踢”等字;

20、其他韵母属于u、ü的入声字“福、(埋)伏、绂、拂、(仿)佛、肤、屋、读、仆、扑、璞、突、秃、凸、菟、闾”等字;

21、其他韵母属于a的入声字“答、搭、达、发、八、鸭、押”等字。

 

初断这些字应注上声调,是因为笔者看到在国人的语言实践中,人们都不理会字典的标注,不约而同地把这些字读为上声调。字典的标注脱离了历史传承,不从众,因而也不能服众。例如,按照字典的标注,幸福的“福”与浮动的“浮”同调;充足的“足”与民族的“族”同调;托起的“托”、逃脱的“脱”与拖拉的“拖”同调……。经过这样的对比,读者定可看到这种标注是不妥当的。更有甚者,道德的“德”和得到的“得”,字典都标注为阳平调dé,而据笔者观察,dé这个音节当属空白音节,在汉语语音实践中没有这个读音的汉字。

在《康熙字典》《明显四声等韵图》上,结摄章“端、透、定、泥”四母下,平声区域全部空白。这证明在韵图编者心目中,detenele这四个实体音节属于平声空白音节,没有相应的平声字。这种认识与现实中“德、得”等字的实际读音是相符合的。应当作为字书注音的重要参照。

笔者研究认为,这些字的注音失准,与国人对入声方言现象的认识偏颇有关。因为有入声方言本来规模不大,全国多数地方都不存在这种短促的声调。而南北朝时期开始归纳汉语声调类别的沈约就恰恰成长于这样的方言语音环境之中。于是,本来在其他地方都读作上声调的字却被界定为入声字。近代,当人们跳出有入声方言环境,站在整个汉语语音体系的角度观察汉语声调现象,重新归纳汉语声调类别时,在判别这些入声字的调类归属问题上,既未对错综复杂的汉语方言语音进行调查归纳,又找不到其他参照,因而出现了脱离汉语语音实际的偏差,硬把这些字纳入平声范畴,标注为阳平或阴平。

考虑上声调与阴平、阳平分属平仄不同的韵类,因而,这些字历史上就被人们读为上声调的事实,可通过古诗对偶句中的平仄对仗关系加以证明。故笔者以《全唐诗》为基本资料,搜寻古诗中每个相关字处于对仗字位的对偶句,以例文中的这些字与平声字相对仗,来说明多数诗作者都把这些字视为仄声字,读为上声调。这样的例句越多,就越能充分说明把这些字读为上声调是从古至今多数人共同的语音习惯,属于通语的范畴,字典应据此把这些字改注为上声调。故笔者以列示例句为基本形式,以每字列举十对例句为目标,撰成此文。(例文附有卷序号的,均源于《全唐诗》)

 

一、古声母属gkh,

韵母是e的入声一等韵的“阁、格、隔、

割、革、轲、柯、禾、喝”等字

 

阁,《新华字典》注音“gé”,应注“gě

1、卷1_51【初秋夜坐】李世民

斜廊连绮阁,初月照宵帏。

2、卷2_5【谒慈恩寺题奘法师房】李治

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衣。

3、卷13_12【郊庙歌辞·享太庙乐章·崇德舞】

祥禽巢阁,仁兽游梁。

4、卷34_2【中书寓直咏雨简褚起居上官学士】杨师道

电影入飞阁,风威凌吹台。

5、卷35_19【奉和过旧宅应制】许敬宗

岐凤鸣层阁,酆雀贺雕梁。

6、卷37_8【晚年叙志示翟处士】王绩

望气登重阁,占星上小楼

7、卷40_10【咏雪应诏】上官仪

花明栖凤阁,珠散影娥池。

8、卷42_42【同崔录事哭郑员外】卢照邻

凤词凌汉阁,龟辩罩周园。

9、卷44_11【奉和春日二首(前首一作上官仪诗)】元万顷

凤辇迎风乘紫阁,鸾车避日转彤闱。

10、卷44_16【和左仆射燕公春日端居述怀】任希古

玉鼎升黄阁,金章谒紫宸。

 

格,《新华字典》注音“gé”,应注“g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