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汉语拼音方案的一大缺失

[日期:2015-03-15] 来源:  作者: [字体: ]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学校欢迎你

汪涵的母校--湘潭市工贸中专

湖南省首批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首所国家级示范学校
湘潭市教育局公办中职学校

湘潭工贸中专学校2016招生简章
扫一扫工贸招生二维码可加微信咨询

联系人:赵红斌老师
报名热线:13467920032

汉语拼音方案的一大缺失            止戈 2015/3/13

 

我国现用的汉语拼音方案实际上是以“北方官话”特别是“北京官话”的读音为主要基础整理而成的。但是在其当初的制定中却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硬把有一大类的读音给砍掉了,或者说是硬按江浙一带读音的习惯,把两种在北方官话中不同的读音合并成一种了。本来按照北方官话,有两类字依其发音就可以清楚地区分开来,却迁就了江浙一带不能加以区分的口音将其混成发音相同无所区别的同音字。这实际上就是将高一级的语音向低一级的靠拢迁就,将本是可以在发音上分得很清楚的一些语词讲得糊涂不清了。

 

具体地说,这就是对“唧、七、西”一类字的读音,与“机、期、兮”一类字的读音的区别与混同问题。本来“唧、七、西” 一类字,在北方广大地域的读音都是用舌尖发的,而“机、期、兮”一类字的读音,是用稍后的舌面发的,二者的读音很不相同,是可以清楚地区分开来,但按照汉语拼音方案读起来,这二类字的读音听起来就毫无区别了。

 

尽管汉语拼音方案已实行了半个多世纪了,但是在北方广大地域,在活的语言中,人们实际上常常还是将这两类读音读得有所不同。如果有人硬按汉语拼音方案的标准将其读得完全一样,反倒使人觉得有些好笑,觉得有咬字不清之感,特别是对于有些较为常用的较敏感的字音而言。

 

下面我们可以举一些实例来说明。

例如:一定要按拼音方案

把“集合”完全读成“及合”; 把“挤车”完全读成“己车”;

把“针尖儿”读成“针肩儿”; 把“将军”完全读成“江军”;

把“节日”完全读成“结日”; 把“接受”完全读成“揭受”;

把“大姐”完全读成“大解”; 把“借款”完全读成“戒款”;

把“进入”完全读成“禁入”; 把“水井”完全读成“水警”;

把“安静”完全读成“安境”; 把“酒菜”完全读成“韭菜”;

把“我就来”读成“我舅来”等等,都会使人感到有些可笑;

 

同样,

把“七天”完全读成“欺天”; 把“妻子”完全读成“欺子”;

把“整齐”完全读成“整奇”; 把“千万”完全读成“铅万”;

把“花钱”完全读成“花钳”; 把“签名”完全读成“牵名”;

把“前进”完全读成“钳近”; 把“枪炮”完全读成“腔炮”;

把“墙壁”完全读成“强壁”; 把“亲爱”完全读成“钦爱”;

把“秦朝”完全读成“禽朝”; 把“清明”完全读成“轻明”;

把“请客”完全读成“顷客”; 把“秋天”完全读成“丘天”;

把“全国”完全读成“拳国”; 把“全权”完全读成“权权”等等,也都有些可笑;

 

同样,

把“西安”完全读成“吸安”; 把“无锡”完全读成“无稀”;

把“学习”完全读成“学袭”; 把“主席”完全读成“主袭”;

把“细致”完全读成“戏致”; 把“媳妇”完全读成“袭妇”;

把“神仙”完全读成“神掀”; 把“先生”完全读成“掀生”;

把“针线”完全读成“针现”; 把“相片”完全读成“向片”;

把“箱子”完全读成“香子”; 把“想象”完全读成“享向”;

把“消费”完全读成“嚣费”; 把“小学”完全读成“晓学”;

把“可笑”完全读成“可孝”; 把“一些”完全读成“一歇”;

把“写字”完全读成“血字”; 把“多谢”完全读成“多懈”;

把“新思想”读成“欣思享”; 把“信息”完全读成“衅希”;

把“星期”完全读成“兴期”; 把“姓名”完全读成“幸名”;

把“领袖”完全读成“领嗅”等等,更会使人感到有些可笑。

 

现用的汉语拼音方案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个缺失呢?这可能要归咎于当初编制此拼音方案的一些主要人员多出身于江浙一带,而在江浙口音中一般都把“唧、七、西”与“机、期、兮”读得一样,无所区别,都是 jiqixi ,没有用舌尖发音的习惯,只有用较后舌面发音的习惯。所以在编制汉语拼音方案时,就主观地将二类读音的不同完全排除掉了,而把“唧、七、西”的读音完全等同于“机ji、期qi、兮xi、”而无所区别了。

 

其实这二类读音的不同,不只从社会现实上存在着的活的语言中可以看到,而且从我国原有字典的传统注音上也可以清楚地看出来。例如,尽管“唧、七、西”三个字的读音与“机、期、兮”三个字的读音,按现在的汉语拼音方案都是“jiqixi”,毫无差别,但在原有字典的传统注音中却是不相同的:

“唧”是节亿切,“机”却是吉衣切;

      “七”是砌一切,“期”却是勤怡切;

      “西”是息鹥切,“兮”却是檄倪切(按中华书局出版的《中华小字典》注音,即1936年版《辞海》的注音),这明显是两种不同的读音。

 

对于现用的汉语拼音方案的这种缺失,无疑是应该加以补正,而不应该将错就错下去。补正的办法应该是不难的,加补三个舌尖发音型声母不就解决了!这三个新的声母建议可以表示为“jcqcxc”的形式,其中加上的“c”尾缀表示这三个新声母具有c(雌)的舌尖部发音的特征。将其用于“唧、七、西”的拼音时就相应为“jciqcixci”了。然后将原归入 jqx各部分中的相应读音为jc~、qc~、xc~的字都分离出来,各自归入jcqcxc部分中,对于有些在习惯上兼具两种读音的字,可以分别在jqxjcqcxc中都加以列入。

 




阅读:
录入:止戈为文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如何看待当下错别字横行?

下一篇:罗马数字遭弃 文化自杀?
相关文章      
本文评论
  这篇文章发在这里,是有承认它的意思吗?   (浅芬 ,2016-02-21 )
  这种文章可以不用发了,作为专业网站的话,丢人。去看周有光著作(音韵学和字母学方面的)   (a ,2016-02-19 )
  我认为 Pinyin58 拼音方案的 ji、qi、xi 改为:gi ki hi 最好。 看看我的 贴子: http://www.pkucn.com/space-uid-402291.html   (Unxziq会员 ,2016-01-20 )
  尊敬的止戈为文先生: 你对“袭”字读音的理解不正确。袭击的“袭”与媳妇的“息”同属舌尖音。《康熙字典》注音“【集韻】【韻會】席入切,𠀤音習。”   (王义然 ,2015-11-23 )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推动中文  

分享到:

语言文字网YYWZW.COM是一个专门针对语言文字、中文信息处理等资源进行整合的网站,为最广泛的语言文字爱好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注册成为本站会员,就可以在语网推荐新闻、发表作品、转载文章,欢迎您的加盟。

栏目主持(按加入先后):

周胜鸿 彭泽润 戚桐欣 冯寿忠

沈克成 苏诚忠 王和   侯永正

宾德斋 潘德孚 陈明然 盛谏

毕可生 何南林 邱崇丙 马庆株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