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文章

余下的梦

[日期:2010-12-05] 来源:原创  作者:高国鹫 [字体: ]

        

余下的梦

 

序言

 

去年参加秦皇岛第十二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后,就想在简化字与繁体字边界写一篇文章,直到今年参加上海第十三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在返回途中该文轮廓才最终形成。

按照目前思路,无论是把类推简化字边界确定在哪,都可能产生在同一篇文章中既含有类推简化字也含有对应的繁体字,尤其是含有类推功能极强的12个简化偏旁“钅讠纟贝鱼鸟车门马页饣见”构成的简化字及对应的繁体字,如果人们能够认同这种现象存在,这倒也简单,只要把类推简化字固定在某一范围就一劳永逸了,如果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就要定期对简化字类推范围进行修订,对在期间内出现新的需要类推简化的字进行临时处理。

另在撰写该文时,感到简化字类推范围如果超出某一界限,人们是很难判断该字是否有对应的简化字,当然如果采用以该简化字表为基础制定的汉字输入法是能够避免的,但这种与输入法捆绑才能判断出的类推简化字是难以对外推广的。

本文以《简化字总表》确定的2235个简化字为基础撰写的简、繁边界文章,文中可能有不当之处请批评指正。

 

余下的梦

 

参加完上海第十三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在归途中随着列车轻微震动,我逐渐进入了梦香……

我和同伴一大早去参观上海世博会,如果在我前面不是一个大个子的人,进园时我肯定会被挤出队伍,随着人流蠕动,慢慢进入由栅栏围成的蛇形通道,在这里互不相识的人在一个多小时内几次迎面相觑,不时互相笑笑,反而让等待的时间似乎缩短了许多,不一会就通过了安检……

我随着人流一路小跑,越跑越快,把所有的人都落在了后面,跑到了绛色的“鼎”字形中国馆,我第一个冲了进去……

我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雾很大,几步远就看不清楚,我感到恐惧,却喊不出声来,忽然发现前方站个人,透过迷雾像似百岁老人,身穿细麻布织成的衣服,服饰镶嵌着图案,左手执杖,我忙向老人家鞠一躬说:“我怎么不认识您?”老人家没有吱声,扭头就走,我紧随其后大声说:“您把我带到哪里去?”老人家没回头,只是用手杖往后摆了摆,我看见这个手杖是用树枝制成的,顶端雕刻熊的造型,我惊呆了,这是熊图腾,是古代皇帝部落图腾,细看老人家服饰图案,像似甲骨文,是比甲骨文还要早的文字,啊,他就是仓吉,是创造汉字的仓吉,我立刻大声喊:“您是圣人仓吉长老”,老人家稍微停顿了一下,又往前走,我的猜想得到了验证。

我想,这次上海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虽然结束了,但有的地方我没弄明白,正好请他老人家点拨,就立刻追他去,忽然我的两脚一腾空就飘了起来,好一会降落在距一河谷不远缓坡上。

这是位于黄河故道一远古部族居住地,周边种植稻谷,远处是原始森林,房屋多为半地穴式草房,有的呈圆形,有的呈方形,房屋有大有小,我正前方有一户人家,门前石桌上摆放着石斧、石铲等用具,在地面上凉晒着刚刚收割的稻谷,一妇女正在用石磨盘和磨棒加工稻谷,在石凳上还摆放着已经收拾干净的鳣、鲒、鵔鸃、鳱鴠、凫和彘肉。

在居住地中心是部族广场,在广场北侧用树木搭建成“鼎”字形楼台,表面涂成绛色,我感到眼熟,人们来来往往,好像要有重要事件发生,男人的穿戴与仓吉长老差不多,都很干净,只是手里都拿着兵器,有铤、鏦、铍、鎔和鐔。而女人的穿戴是用蚕丝织成的衣服,用不同颜色搭配,头上戴着錜落落大方,我下意识伸手取照相机,没带,我恨自己的马虎,在自责中发现人们正用异样眼光打量着我,我大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在做什么?”他们的回答让我一知半解,好在我对历史有些了解,猜测出这里是古代皇帝部族居住的地方,今天他们刚刚战败了蚩尤部落,过一会就要举行庆功会,这时,人们逐渐向中心广场涌去,有的人抬着鎗和彝器,这是烹煮工具和盛酒器具,忽然,有几个怪兽支牙咧嘴向我聚拢过来,我吓得惊叫起来,长老不知从哪里踅回来,用手杖一指,这几个怪兽就跑开了,我定睛一看,这些怪兽是熊、罴、貔、貅、貙、虎,是经皇帝驯化的野兽,在皇、蚩大战中它们立了奇功。

仓吉长老没把我带进会场,而是径直走进野马驯化场,恰在此时,一位驯养员把刚从蚩尤俘获的几匹战马牵过来,驯化场的野马一见到异性,立刻骚动起来,有一匹马甚至前蹄腾空,引颈长嘶,我看得出来这是吕布坐骑“赤兔”的祖先,如果按图索骥,夸父山的野马骅骝、騄駬、骐骥、纎离都被捕捉到这里进行了驯化。

从驯马场出来,不远处是鸡舍、牛栏、羊圈、彘牢,我们没往那里去,而是走到飞禽养殖场和毗邻的鱼塘,这是位于小溪边古树林,鸲鹆、鸂鶒、鵷鶵、鸾凤、鷫鸘正在戏耍,在木笼里关着雕、鹖、鹰、鸢在争着吃鲰。飞禽养殖场旁边是鱼塘,一条水渠把鱼塘和小溪相连通,渔民正在从小溪把鮞、鰩、鲩等鱼苗往鱼塘驱赶。

从鱼塘出来,走进一片灌木林,不算茂密,里面建有兵器库,士兵正在把从蚩尤缴获的兵器登记入库,这时一位士兵走近长老身边说了些什么,长老点了点头,于是士兵找个草人,把从蚩尤缴获的鑱铠套在外面,然后用最新研制的鑱剑猛刺,长老走近察看,是鑱剑利还是鑱铠坚,只见长老和士兵瞬间相觑就笑在一处,据皇帝本纪云:“帝采首山之铜铸鑱,以天文古字铭之。”又据管子地数篇云:“昔葛天卢之山发而出金,蚩尤受而制之,以为鑱铠。”我虽未亲见黄、蚩大战,却目睹了剑、铠始祖。

正当我细数缴获的兵器时,长老径直往斜对面一座新建筑物走去,这也是半地下结构,但档次要高得多,我想这可能是长老工作或居住的地方,在房屋旁边停放着一辆輶轩车,车上系着用丝织成的緺随风飘,这是长老外出使用的交通工具。我好奇跟随着走进建筑物,令我惊奇的是,房间布置并不华丽,房角有一张用树木搭建的床铺,还有一张兽皮,这是铺盖,在床旁边有一张用树木搭成的桌子,桌上摆放着一些树皮,树皮上刻有符号,在地面堆满了用泥烧制成的盆盆罐罐,上面也刻有符号,旁边还堆放着捆好整洁的树皮,因光线比较暗,这些树皮和盆罐上的符号看不清楚,但我猜想这可能是最初的汉字吧!

仓吉长老站在那里,望着窗外一言不发,我知道他是在等我,于是我一边寒暄一边拿出讲稿说:“我们是炎黄子孙,您是汉字的源头,让我们华夏在四千多年前就进入了文明社会,因为有了文字记载,我们才得以了解历史,上海世博会中国馆是将几千年华夏文明史展现在世人面前……”,长老皱一下眉头,似乎对这些“奉承”话不感兴趣,于是我言归正传,简要介绍了自1998年第一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以来发展经历,来自各地专家、学者和关心汉字书同文的朋友,以及来自港澳台、海外学者自发走到了一起,从最初的六七个人发展至今三、四百人,共同商讨汉字书同文,并对多课题做了深入细致的专题研究和讨论,然后详细介绍了汉字繁简不对称问题,根据依据的不同,十余年来总共找出繁简字不对称数量从几十组到一千多组不等,对如何纠正这些繁简字不对称的问题,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经过多方努力,最终一定会实现汉字书同文……

仓吉长老听得很入神,忽然,从中心会场传来欢呼声和口号声,这时一位士兵走进来在长老耳边说了几句话,长老看了我一眼欲往外走,我知道庆功会就要开始了,我看了看手表,我的叙述还不到二十分钟,就赶紧说:“我个人还有问题请教,想再占用您点时间”,长老刚想迈步又停顿下来,我接着说:“汉字繁简不对称根源在于……”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带兵器的士兵,使劲往外推我,我吓出一身冷汗,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原来是妻子在推我,我满脸不高兴地说:“你打扰了我的梦,不能再等几分钟吗?”妻子笑了笑说:“列车已经到了本溪站,你看下车的旅客已经走光了,再过几分钟列车就要启动了,那还能下得去车吗……”。

在回家的路上,我仍怒气未消,一再埋怨妻子:“你不该推醒我,我余下的梦怎么办?”妻子风趣地说:“明年你不是还要去西安参加第十四次汉字书同文学术研讨会吗?那在回家的路上就可以继续做余下的梦了,我恢复了平静,但我不清楚,到那时还能梦见仓吉长老吗?

 

高国鹫

手机:13614240885

E-mail   hzpx8298@yahoo.cn

20101128

 




阅读:
录入:

语网特别申明:各专栏专辑作者文责自负,对自己的作品享有完整版权,在语网的发布不影响其再版权,即作者还可另行投稿或出版。任何人均可在本站发布或转载文章,但这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函联系。

评论 】 【 推荐 】 【 打印
上一篇:汉语小键盘——1agb数字键盘的优化 刘学中

下一篇:浅谈恢复繁体字
相关文章       汉字编码三大定律 
发表评论


点评:
 
字数(限500字,建议200字以内):
姓名: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站内查询



 
本周热点
  暂时没有相应新闻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