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市工贸中专,湘潭职校,湘潭中专,湘潭市工业贸易中等专业学校,湘潭工贸学校,湘潭市一职,学校简介,招生简章,入学指南

发布日期:2005-11-30

 

5音素phoneme

 

      ELLP4066BolingerSears提出现代的音素概念是代表:在某一特殊语种中的有限的发音类别中的一个,它的改变可以使该语言中的词汇与其他词汇区别开。因此,每一种语言中的音素都是不一样的,即使是同种语言中,方言的音素也是不一样的。音素应该与人体的发音严格的区分开,因为音素是指一个有规律的有限的发音系统而人体的发音则是无限的。音素是音位学的单位,而人体发音则是从医学或物理学角度考虑的声音效果。

      当人们证实了音位学的划分与物理的需要及生理的运动不一致以后,一些人怀着浪漫主义的心情接受了它。ELLP3484乔姆斯基认为:对于音位学来讲,词法像一个过滤器。它并没有改变什么,只是将有用的部分截留。但是,科学的发展并不是这样的。它要求一种更接近实际,有更广泛市场的,被全世界各个学科所接受的切分声音的方法。近代自然科学的发展日新月异,许多突破的根本原因是对于微观世界的从新认识。这一点深刻地影响了语言学家的思路。由于音节的长,短不一,无法把它们当作相同的事物来将复杂的事物进行化简,也由于音节的划分与生理及自然的划分不符,此外它也无法进行抽象的数学运算。尤其是当考虑到电脑的应用时,电脑无法识别音节。这样音素的概念,就应运而生了。不过依然有些人不愿意接受它。P4431语言心理学家认为音节比音素更容易被识别。” ‘语言学简史A Short History of LinguisticsP32提到:古希腊人曾经试图用元素element这个词来描写声音,当时这个词已经被人们当作组成物理世界的最终要素了。而十二世纪的时候,有一位不知名的冰岛学者在第一次语言专题讨论First Grammatical Treatise中将语音分解成类似后来国际音标的36种可以区别的元音。遗憾的是他的作品直到1818年才发表。但是使用音素来表示声音中的元素一词还是从近代开始的。

  1873年,法国语言学家Dufriche-Desgenettes第一次使用音素这个单词,当时仅仅简单地代表说话的声音。五年以后,这个词出现在Saussure的著作中,代表演变出了几个声音的一个原先的声音。第一个给出音素定义的是一位波兰语言学家Baudouin de Courtenay(18451929)和他的学生Kruszewski(18501887)Kazan大学宣称物理及生理学上的声音为人类发音学Anthropophonics,而在词法中所用的发音则为心理发音学Psychophponetics,后者的基本单位就是音素。开始它代表一般引起了形和义的的变化的那个声音因素。Baudouin解释音素是心理与说话声音的等同体。或者说是将头脑中代表相同意念的声音被同样的说话声音表达了出来。说话人虽然有明确的目的,但是真正说出的话却要受到该音的前后几个音所牵制。设计音素Phoneme的最初想法可以理解为国际语音协会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IPA)的发起人 Paul Passy的一段设想:由于在区分单词意思时,使用的是某一()个声音,那么就应该有一种可以分离出来的字母来代表它们。

      ELLP3282布拉格Prague学派也强调音位学与发音学是两回事。发音学Phonetic是音位学的辅助学科,它仅研究人体器官发音的原则与规律。而音位学才是为表达意思所进行的发音组合。该学派定义音素Phoneme是不可分割的,最小的音位学单位。它与音位反差 Phonological Opposition有所不同,音位反差是由各种声音的对比来反射出意思的变化。

      音素的定义是任何一个声音上的最小差别,它可以是一个辅音,也可以是一个元音。既然在西方语言中,认为发音是线性的(即第一个音符从嘴里蹦出后再蹦第二个比如tian这个音,在汉语中认为是一个音,而在拼音语言中则认为应该是 tian四个音连在一起了。我认为,发明音素的过程,与当时化学界正在讨论物质是否无限可分有关。)所以他们认为,识别发音不但要识别声音中各个成员的特征,还要了解它们的相互关系及怎样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已经说过,研究生理上怎样发音的科学称语音学Phonetics,而研究各声音如何连接的学科称为音位学Phonology。音素Phoneme被称作音位学上最小的单位。它代表两个最相近的不同的单词的最小差别。比如badbed最小差别是ae,而bedbeg的最小差别是dgmehe的最小差别是mh。由于这种分离发音的方法需要被被大多数语音学家所认同,所以,它可以说是世界性的而非某种语言特有的。虽然各语言中所含的音素种类不一样。早在二、三十年代,布拉格学派就提出这个理论(W.

Bright撰写的Distinctive FeaturesP1043)特征理论的目的是希望从所有人类可能的语言中分离出相关的音位学上的因素。这些语音学家的最初目的是要建立一组最小的,在普通人说话或收听时的语音区 别。

      ELLP3031Principle of Phonology中谈到:Phonology的起源是为了区分两个可以代表两个不同意思的声音之间的相对关系。如果有两个发音做不到这种区分,那么,这两个发音从音位学的角度来讲是没有意义的。就英语来讲,单词可以被切割成可以区别的节片--音素,我们定义它为音位学上最小的单位。每种语言的因素都不一样,而leaffeel中的l的区别是由于位置产生的,所以那并不能叫做真正的区别而只能说是不可区分nondistinctive      ELLP3283音素不能被分解成更小的线性成分。

     ELLP3029认为Phoneme是音位学的单位,而Phonetic则代表物理上或者实际操作上的发音。前者一般代表一种符号或者一种抽象的声音,后者一般指口部发音与耳部听觉所能接受的声音及口,耳的联系。二十世纪末,对于Phoneme的争论的焦点是:它到底是一种心理学上的,只能体会而不能具体测试的东西呢?还是有形的,可以用某种手段,严格地分离出来的成分。这些辩论充分反映了拼音语言学家对于汉语普通话的无知,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世界上还有一种语言能够使每一个单个的意思载体都发单个的声音,而不用几个声音的联合体来代表一个意思。

      拼音语言中的根本问题在于各个字母之间在发音上并不是像中国人想象的那样一个辅音遇到一个元音就融为一体,变成一个新的,与两者不同的音。确切地说,印-欧语言的学者一直认为发音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口部动作或者说是线性排列的linear。根据印-欧语言学家的观点,更应该称为列音语言或者排音语言,因为他们发音时原则上认为是将每一个字母按照时间顺序一个一个地发出来,仅仅是时 间间隔长短不同而已,比较satseatlle这两个单词就认为sat中的as的时间间隔短而与t的时间间隔长,不像中国人那样,认为sa是融为一体的,在seattle中则认为是at的时间间隔短而与e的时间间隔长。正是由于先有了线性的成见,所以,他们只能够想到这仅仅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不是发音上质的变化。 
    从两千年来发音学的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出,印-欧语言的语言学之所以文献较多,并不是由于这种语言的先进性而造成的。实在来说是它的不先进性或者是漏洞百出而造成的,相比之下,汉语的语言学大大的落后于印-欧语言,其原因是:道,无可道,常道也。我们不能未赋新诗强说愁。这一点很像进化论的产生。达尔文在进化论中大量使用了中国长期来对于金鱼及牡丹的改造。但是作为中国人却对此习以为常。正是这种习惯的感觉使中国人不能提出进化论。所以爱茵斯坦认为:提出问题的人,有时比解决问题的人更伟大。不过,语言中的确蕴藏着很深的学问,如果仅从汉语的角度来看问题,中国人也许永远看不到问题的实质。有效的研究方法是从印--欧语系入手由浅及深循序渐进、相互对比。

      二十世纪初,人们认为音素字母是可以国际通用的,所以产生了所谓的国际音标。但是,国际音标中没有声调的表示法,而且似乎(至少)对汉语不起作用。此后对于发音的认识是俄国的Baudowin用两组最少的发双音的词汇来比较出,只要改变双音中两个音里的一个就可以区分这两个单词比如patpad,和pin

panBaudowin是圣彼得堡语音试验室的负责人,他能够说出这句话是要经过大量的研究得出的结论。从此,我们可以看出,西方人认清单音是多么的困难。由于当时西方语言学界还是认为Phoneme是一种符号上或心理上将声音切割成的一个个单体。所以,俄国的Sčerba在讨论phoneme时,进一步提出(1880

1944)如果音素phoneme在名义上使发音一个个地连接起来,那么它们必定在物理或实际上有语音的区别。此外,在西方发音中,一个音的出现往往被视为与其周围环境连成一片的,不可分的。针对这个问题Sčerba提出:如果能够用微分法无限切割下去,是能够找到发音单体的。它是不受环境的改变而变化的。这种最小的单体被 Sčerba 称为基异basicfundament variant后来的语言学家Daniel Jonrs称为主元principal member但是语音有其特殊性,当它分割到耳 朵听不见的时候就没有意义了。

        ELLP3030 Daniel Jonrs认为音素是属于同一家族的,可以发出(或听得到)的声音。在某个特定的语言中,要达到实用上的一致性或者说,每当使用这个家庭的一个成员时都与前后其他成员所给出的环境有关;反过来,每个成员也不会在不适合自己的情况下出现。这里强调同一家族是要说明它们可以互相区别彼此,不至于混淆。ELL的举例是keep中的kcall中的k发音不同。这依然说明在作者的头脑中,每个字母提供的声音,不是像汉语那样由声母和韵母拼出一个与二者都不相同的声音,而是将辅音和元音排列着读出来。从而证明了,将西方语言翻译成拼音文字是不恰当的。我们也看出,由于环境的条件,英语的发音在组合时的概率将比理想状态小得多,也就是说,根据数学组合,每个单词要比理想状态的长度更长。所以我认为,某些西方语言需要改造的不仅是增加声调而且还应该使音素从单词的发音中游离出来以便自由组合。为了说明英语对于辅音和元音利用率不足的问题,我们将它们列成表来比较:      

       351

      

i

i:

e

æ

α:

כ

p

pit

pee

pet

pat

path

pot

b

bit

bee

bet

bat

bath

bob

t

tip

tea

tell

tap

tar

top

d

dip

deep

deck

dab

dark

dot

k

kit

keep

ken

can

car

cop

g

gig

geese

get

gap

gasp

got

m

mid

meat

met

mat

mark

mob

n

nib

need

net

nap

nasty

nod

l

lid

leek

let

lap

lard

lob

f

fib

feed

fed

fat

far

for

v

visit

veal

vet

vacuum

vast

volt

θ

theatre

theme

them

thank

 

thong

ð

the

thee

then

than

 

 

s

sit

see

set

sag

sardine

sop

z

zip

zeal

zest

zap

zaftig

zombie

ship

sheep

shed

shack

shark

shock

dз

gerundive

gee

gem

jab

jar

jog

r

rib

reed

red

rat

rasp

rot

h

hit

heed

head

hat

harp

hop

t

chip

cheek

check

chat

chart

chock

з

 

 

 

 

 

 

w

 

weak

wet

wag

waft

wan

hw

whip

wheat

whelm

whack

whaup

whop

ŋ

 

 

 

 

 

 

j

yippee

yield

yes

yak

yard

 

  

 

ei

ai

ou

au

ju:

p

percent

pay

pie

poach

pound

puma

b

beriberi

base

bike

beau

bough

bureau

t

terrific

turf

tie

toe

tower

tunny

d

 

day

dice

dough

down

due

k

 

case

kind

coat

cow

cue

g

 

gay

 

go

gown

 

m

 

may

might

moat

mow

mule

n

 

nay

nigh

note

now

nutria

ŋ

 

 

 

 

 

 

l

 

lay

lie

low

lower

lucre

f

 

favor

find

foe

fowl

few

v

 

veil

vital

vote

vow

view

θ

 

thane

 

 

thou

thew

ð

 

they

 

though

thou

 

s

sir

say

side

soul

sow

sue

z

 

zany

ziram

zone

 

 

 

shake

shy

shoal

shout

 

з

 

 

 

 

 

 

r

 

rate

rite

roe

row

 

h

 

hay

hike

hoe

how

hue

t

 

change

chine

choke

chow

 

d3

 

jade

jibe

joke

jowl

 

w

 

weigh

wide

wont

wound

 

hw

 

whale

while

 

 

 

j

 

yager

 

yoke

yowl

youth

 

ei

ai

ou

au

ju:

  

 

כ:

u

Λ

u:

:

p

port

put

puff

pool

perch

b

boar

book

but

boot

bird

t

torn

took

tub

too

turn

d

door

durra

dull

doodle

dirt

k

core

cook

cut

cool

curt

g

gore

good

gull

goof

gird

m

more

 

mutt

moon

merdge

n

nor

nook

nut

noon

nurse

l

lord

look

luck

loop

learn

f

force

full

fun

food

firm

v

vortex

 

vulture

voussoir

virtu

θ

thaw

 

thumb

 

therm

ð

 

 

thus

 

 

s

sore

soot

supper

soon

search

z

 

 

 

zoo

 

shore

shook

shuck

shoe

shirt

dз

jaw

jewry

judge

jewel

German

r

rorty

ruin

run

route

 

h

horse

hook

hug

hoop

hurt

t

chortle

 

chuck

choose

church

з

 

 

 

 

 

w

war

wool

 

woof

were

hw

 

 

 

whoosh

whir

ŋ

 

 

 

 

 

j

yaw

 

young

you

yearling

 

כ:

u

Λ

u:

:

      从表中看出,绝大多数的辅音都能够与任何一个元音结合,但是当它们结合成CV结以后,再与另一个辅音结合的时候就非常困难,比如,虽然可与二十几个辅音中的lkbdfgklmnpsvz和∫等十三个辅音联接,到了hw:的时候仅能够和rl两个辅音结合组成可以区别的双音vu:voussoir是法语。而r:是不能够相容的。此外з 从来不在字头中出现,而它的后面也不带元音。ŋ一般跟在元音的后面,汉语中按照韵母处理,比如:ingangong等考虑,否则的话分不出来哪个是ŋ哪个是IaoZai的后面仅能跟

      这些情况说明了英语单词中仅仅第一个CV结对于各种辅、元音的利用非常好,但是,对于紧接着它的辅音利用率却很不好,这使得英语单词的尺寸大大加长了;我们可以从后面的讨论中知道,由于各种现代的语言所需要的单词量在十万左右,所以,无论是英语的声音还是汉语的声音,都必须使用两个声音的组合来达到这个数值。任何没有利用的声音都会使单词的长度增加。

      此外,ELLP3037也特别强调了西方语言发音的线性linearity。从这里,我们更可以看出西方人无法认清汉语拼音的本质。该文作者举的例子是这样的can’tcat中的元音(或者我们可以称为韵母)是有区别的,如果把an看作是一个音an就违反了发音线性关系的原则而不被语言学家所接受。汉语中大量存在着这种声母,它们的发音可以不拖泥带水地被称为是一个单独的音。但在英语里,至少目前从理论上讲还必须把an发成an。汉语利用了声母和韵母联想出一个与二者都不相同的声音来。这一原则,大大的拓展了发音的领域。这种使用了几千年的方法,正是目前西方音学中争论的焦点--为什么元音,辅音在使用时往往与原来的单个发音都不一样phonetic taxonomic

      ELLP30301926年一群学者似乎看到了语言学的一个新的方向,于是他们在布拉格聚集。他们之中大多数来自捷克,但是在经常参加的人当中,有两名俄国的王子土伯兹柯Trubetzkoy与杰克伯森Jakobson 。这些人称自己为布拉格语言学圈,后来人们称他们布拉格学派,此后的12年中,他们在Saussure的结构主义思想基础上,打造了一种全新和有影响的音位学理论。1930年国际音位学大会在布拉格举行,两年以后成立了国际音位学协会。在30年代中,土伯兹柯Trubetzkoy与杰克伯森Jakobson发展并完善了他们的音位学表达系统。 

      他的音位学描述原则的介绍(指土伯兹柯)1935年出版。1938年,在他去世前不久,他的音位学原则的第一卷出版了。它成为布拉格学派音位学理论的标准叙述。在准备这本书的时候,为了拓展他的语言学思路,土伯兹柯研究了200种音位学系统。我们现在所说的音素的概念就是根据土伯兹柯提出的。上边讲过,二十世纪初,为了使世界语言迈向统一,人们还建立了一个国际性的组织国际音标协会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收集了大量 区别列出了所谓的国际音标。还是由于发音无法按照符号切开的原因,直到今天,英语,这个被人研究的最多的语言中有多少音素很难说清例如:ELLP4232美国英语中有16个元音,24个辅音。Thomas Nelson出版社1966年出版的LanguageP64中认为英语有21元音,24辅音。Andre Deutsch出版社1975年出版的Changing English P15中认为英语有22元音,22辅音。 AngusRobertson1975年版的 Survey of Language中则认为是 24辅音,20元音。大概再换一本书还有不同的数据。不过由于我们认为有些组合不能成立,且为了计 算方便,只好约等于 20个元音,20个辅音。

      从以上一些语言学家,语音学家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出,西方学者的潜意识中一直认为微小的声音差别可以引起意思上的变化,反过来,希望改变意思的冲动也会引起声音上的变化。由于这种变化实在太复杂了,所以,只能够用相互影响来解释。而所有的变化都需要学而后知,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拼音文字比一音,一字,一义的汉字学起来更加困难。人的接受能力应该是一个点,或者接受一条线比接受一个点更加困难。

    双辅音的情况应该根据什么来衡量还有待研究,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太多,从下表中看,仅有很少的辅音能够结合,而且,两个辅音的先后顺序是一定的:

      352

 

p

b

t

d

k

g

m

n

ŋ

l

f

v

p

 

 

 

 

 

 

 

 

 

 

 

b